当前位置: 首页 > 趣闻 > 正文

易经可以用来破解比特币 ?

作者:常拜不败

汝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汝看此花时,此花一时鲜活起来 ——王阳明

看完《比特币终结者》一文,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再也不用为“万一别人碰撞出我的比特币私匙怎么办”这样的小白问题担心了。文中指出,即使是集中全网算力去遍历举穷1933phfhK3ZgFQNLGSDXvqCn32k2buXY8a这样的“宝藏”需要的时间是 47515528679349475857年。而随机生成并命中的概率是2的160次方分之一,相当于连续5次命中双色球一等奖。

尼奥的二进制世界

假设你是黑客帝国里的“尼奥”,从“太极”出发要推开“两仪”中“1门”或“0门”其中一扇,然后再推开“四象”中“00门”,“01门”,“10门”,“11门”中的一扇,直到走完160次整个路径,才有可能得见先知,从而“恢复自己的本来面目”。

1

斯密斯的量子碰撞

2

斯密斯也许参与过挖矿,拥有大量的算力和控制全网的超常能力,但即使如此,要想分析走了160多步的尼奥的具体路径,需要的时间是47515528679349475857年。等他成功举穷出来,黄花菜都凉了。 也许曾经是做过物理课代表的缘故,他居然想出双缝试验来运算尼奥的路径。首先他在双缝前架设一台电子枪,然后在左缝和右缝上分别安装了探测器,例如“左缝1” “右缝0”。然后斯密斯依次发出一个个电子,高中物理我们都学过,如果对电子的路径进行观测,后面的干涉条纹就会消失,得到类似尼奥二叉树结构的比特信息。例如,斯密斯依次发射160个电子,就会得1010100010100101010001001010101010100101010101001010101001001011000001000010001111111111
100000001101010100011100001111000000001101010100001000100001000 这样一组比特。把这组比特套进周易算法表,就可以模拟出尼奥的路径。要问斯密斯为什么拥有控制波函数的能力?谁叫他是“母体”的代言人呢?也许他和“母体”之间有秘密api也不一定啊。有人也许会说,为什么一定要用量子随机呢?伪随机或者sha随机行不行呢?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原因很简单,伪随机和sha随机在计算前其实就已经锁定了结果。从而无法覆盖整个路径。

伪随机和量子随机的区别

函数随机数
这类随机数分可逆不可逆两种,可逆的比较简单,网上随便搜一大把,原理这里就不说了,SHA虽然叫不可逆但它只是是利用两个素数的乘机增大了破解的难度,因此虽然名字叫不可逆,其实也是可逆的。例如我们随便在素数表里找两个大素数相乘得到一个超级大的数字,虽然你自己知道密码,但黑客要破解你必须得进行因式分解才行,而对任意一个大数进行因式分解所需要的算力是可以计算出来的,因此加密着需要考虑这个数字必须大过破解人的计算能力才行。这也是为什么全球各大科研机构都在拼命找素数的原因。但SHA加密建立在素数没有普遍分布规律的基础上,一旦某个科学怪人找到了素数分布规律,呵呵。。。你懂的。。。

噪声类
噪音类随机看似高级,避免了怪叔叔的数学攻击,但逃不过物理大叔啊。什么分型,拓扑,混沌,不都是搞这个的嘛都是企图对看似无序的信息进行破解。看来科学家都是黑客啊。而且噪音的频率总是有一定区间吧,具体我就不分析了,傅里叶都没搞懂,继续蒙下去有压力啊。

量子类
量子类号称真正坚不可摧了,WHY ? 单个光子具体通过左边还是右边居然是意识决定的啊(哥本哈根派物理学家)可惜王阳明死得早,不然也整个诺贝尔没啥问题,还记得龙场悟道后的感慨吗?“汝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汝看此花是,此花一时鲜活起来” 整个一“王阳明的花啊”不知道早“薛定谔的猫”多少年。

那我们不仅要问,用这个办法来碰撞比特币如何?而无需遍历整个SHA路径, 只需要依次摇出160个比特就和全网算力需要的47515528679349475857年的效果差不多,更要命的是环保和省电啊!你甚至可以用160个硬币来完成。但前提是你必须和斯密斯一样成为“母体”的代言人啊。

附言:量子计算漫谈

量子计算原理之——-哥本哈根

哥本哈根派最后的大师,美国著名物理学家约翰惠勒说过:Everthing is bit(万物皆比特),因为根据该派理论,世界是由于观察者的观测行文而坍塌,是不是有点拗口?通俗的讲,就是整个宇宙在你未出生之前并不真正存在,知道你哇哇坠地对这个世界进行了一次探测(貌似应该是在母胎就开始了吧)之后而当下形成的。也许有人要问,那么过去呢?历史呢?波尔(哥本哈根派鼻祖)笑了,过去并不真正存在,因为说过去,过去已经消失,留下的都是过去的比特信息。那考古小白不仅要追问,那历史上留下来的文物呢?什么碳14鉴定,恐龙,三国,甚至我的祖母,祖父? 惠勒这时候自豪的站了起:“你应该去看看我的量子延迟试验”试验证明,现在的观测行为改变过去。也就是观测者才是历史的创造者,而非历史本身。那么说了这么多,编程侠站了出来,这到底在搞毛啊?和量子计算有关系吗?

D-WAVE和LMT的故事

这两年最火的量子团队就属加拿大的D-WAVE了吧,这伙人号称造出了世界上第一台商用量子计算机,并以2300万美刀卖给了洛克希罗马丁公司(LMT), 话说这台机器买回以后根本就没用,因为比特率太低了,估计连个10元钱买回来的计算器都不如,最多是有点象征意义,该设备据说一直闲置在某实验室里。LMT为啥要当这个冤大头,买回一堆坑爹的废铁呢?要谈这个问题,还是要从应用说起。例如高速导弹在飞行过程中需要不停的计算分析,并把这些数据及时传输回地面指挥中心。因此算力的比拼上就显得异常重要了,例如一台部署7处理器的飞毛腿和一台部署13处理器的导弹相遇,计算超出0.1秒,由于高速运动的原因,已经偏离几公里出去了,还打毛啊?但是你要是上ASIC,依赖提高硬件去赢得订单的话,但硬件提升的同时,耗电量也在提升啊,耗电提升,电池重量也要上升啊,一个工程师不可能既是算法工程师,又是ASIC硬件工程师,兼燃料,电路。。。。。导弹和火箭一样虽然都是上天的,但火箭貌似可以悠然自得的升级而不需考虑最优的匹配。导弹就不同了,简直就是各路算法的纠结啊。有著名硬件程序员说过,硬件和软件之间的最优匹配是无止境的。我看这句话可以作为LMT的企业文化。话说回来,LMT买回的量子计算机,虽然没啥用,但至少和D-WAVE建立了一个管道。为日后的战略合作打下基础。因为只有量子并行计算才能终结“硬软件纠结”的噩梦。

并行计算原理

关于并行计算,主要是区别现有计算机的。现代计算机也叫做遍历计算。遍历计算的特点就是要预先把整个路径写入内存(相当于布置好跑道)然后让一个电子跑完整个路径。如果把下图的八卦看做一个遍历计算机的路径,就只能运算2X4=8这样简单的运算。2X5=?就爆机了。

量子并行计算虽然也是上面这个图,但有着本质的区别。还记得尼奥吗?160道门,任何一步都不能错啊。感觉这就和去赌场压大小差不多,160次二选一,而且必须全对。假设正确的路径是 第三步走到1-1-1(乾)这个位置,那么就是1/8的概率。对于尼奥来说,每一次都是一个二选一的过程。那么怎样保证正确性呢? 好在尼奥有中国血统,听说过周文王是这个算法的鼻祖,因此他决定摇卦来处理这个问题,他中手中摸出一个硬币,第一次正面1,第二次正面1,第三次正面1,于是尼奥连续从1通过,顺利到达“乾”,后面的157步依旧如此,或者他直接一次性撒出160个硬币,得到一个160位的比特流,细心的读者或许已经发现,尼奥的每一次二选一就是一个并行计算,对一个8比特的计算,只需要三个比特啊,优势还不明显么?对于一个2的160次方的路径计算,只需要160个比特啊。也就是斯密斯连续发射160个电子就等于目前全网算力运行47515528679349475857年。那么计算过程呢?在哪里?斯密斯笑了,计算过程叫波函数,弥漫在整个宇宙啊,路径呢?路径已经脱离了硬件,只有遍历计算机才需要把路径写入计算机,并行计算不需要啊。如果并行计算也需要预先配置庞大的路径的话,还搞个毛的并行计算啊?

量子计算的两种框架

目前国际上几乎所有的量子计算小组如D-WAVE,IBM都企图把波函数控制在硬件里,也每每宣布获得获得成功,但这样搞出的量子计算机往往还不如一台普通10元计算器的算力。程序员都知道框架搭错的悲剧啊。后一种框架就是周文王框架,就是计算脱离硬件,宇宙作为内存(波函数不是弥漫在整个宇宙吗),硬件只作为结果的输出。这样我们只需要集中精力研究如何控制波函数的坍塌就好了,不必在无休止的硬件上浪费时间。哥本哈根派不是早已指出了么?每一次二选一,其实都是观测者自己的观测决定的。就连你的“肉体”,也是在于你自己进行了一次观察后,由一大堆波函数坍塌而成的啊。物质是波坍塌的结果。时间是一种错觉。生死根本就不存在。这些豪言壮语可以看做“歌派”的基本信条。

评论:呵呵,我不懂不说。玄学。

固定链接: 易经可以用来破解比特币 ?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bitman 于2014年04月09日发表在 趣闻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易经可以用来破解比特币 ? | 三个硬币

易经可以用来破解比特币 ?: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