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趣闻 > 正文

比特币的中国故事:矿工与炒家

核心提示:兴旺,还是消亡?摆在中国比特币玩家面前的,是一个“哈姆雷特”式的问题。

兴旺,还是消亡?摆在中国比特币玩家面前的,是一个“哈姆雷特”式的问题。

随着去年12月中国央行等有关部委明确强调比特币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流通,以及中国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停止支持比特币,过去一年间价格扶摇直上的 比特币行情遭重挫,单个比特币的市场价从最高位时近8000元(人民币,下同),猛跌至2700元左右,其后又缓慢回升至4000元左右。

政策层面发出的信息,似乎并未扑灭比特币“矿工”的热情。记者元旦当天在多个超过千人的比特币QQ群中发现,交流“挖矿”技术和招募“矿工”的对话此起彼伏,热闹依旧。

比特币由一种独特的算法生成,总数被限定在2100万个。所谓“挖矿”,就是指通过专用的“挖矿机”,从“矿池”中生成一个又一个比特币,做这件事的人被称作“矿工”。

成都的比特币玩家龙禹江是矿工中的“土豪”。有报道说,他是四川一家虚拟仿真飞行公司CEO,拥有60台“挖矿机”。按交易平台“比特币中国”2日当天4400元左右的成交价计算,他一个月可挖到价值数百万元的比特币。

不过,当中新社记者联系龙禹江时,他表示不方便多谈。龙禹江此前曾向媒体透露,打算把原定在国内开设的比特币交易网站放到海外,因为当前在中国做比特币前景不明朗。

“‘挖矿’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一位自称比特币散户的年轻人向记者表示,目前中国的比特币投资者基本都是纯买入卖出,鲜有涉足比特币生产环 节。这位年轻人供职于北京一家IT企业,从2012年开始接触比特币,迄今已尝试过多种比特币投资手段,甚至成立过一支私人的比特币基金,规模最高达到过 15万元。他表示,行情屡屡出现过山车式的大起大落,让比特币投资成为一件刺激到“吐血”的事情。

在中国投资比特币交易平台的光速资本合伙人曹大容表示,比特币的技术和思想可能是过去十年里互联网行业最大的创新。曹大容相信,尽管现在还是发展初期,但随着比特币相关应用的不断产生,它被大众接受和使用的程度会飞速发展。

对于比特币拥趸的热情,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日前撰文指出,比特币的繁荣只是“浮云”:“比特币过于依赖投机的狂热,因而无法实际当做货币使用。”

北京朝阳大悦城的一家餐馆曾于2013年底率先接受比特币支付。该餐馆前台负责人告诉记者说,他们迄今为止仍继续支持比特币支付,但几乎从未遇上过用它付款的客人,“我目前还没有收过比特币”。

一位长期关注比特币的金融界资深人士向记者指出,比特币的支付功能几乎可以忽略不记,理由显而易见,“大家都不想把它支付出去,而是想囤积着等待升值”。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宏观经济研究主管温彬表示,作为一种虚拟商品,只要有交易存在,比特币就具备投资功能,甚至还可能出现与之相关的衍生品交易。

评论:比特币就像海洋中的一只鬼魅船,所有象罗盘一样的理论指导都已失灵,没人知道它的下一站港湾。

转自:http://biz.21cbh.com/2014/1-3/yNMDA2NzVfMTAyNDkyNA.html

固定链接: 比特币的中国故事:矿工与炒家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bitman 于2014年07月16日发表在 趣闻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比特币的中国故事:矿工与炒家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比特币的中国故事:矿工与炒家: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