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下载 > 正文

诺奖得主席勒:比特币从一开始就找错了方向

新浪科技 导语:美国耶鲁大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席勒(Robert Shiller)在3月2日出版的美国《纽约时报》印刷版上撰写题为《寻找稳定的电子货币》(In Search of a Stable Electronic Currency)的评论文章称,比特币虽然已经成为泡沫,但它的发展也给我们带来了启迪:可以通过电子货币来应对因为通货膨胀产生的种种矛盾,进而改革整个货币体系。但前提是,必须要找对发展方向,而这恰恰是比特币的失误所在。   以下为文章全文:   作为一种全新的电子货币,比特币已经展现出很多投机泡沫的特征。事实上,早在比特币交易所Mt.Gox上周倒闭前,这一点就已经十分明显。   比特币的未来存在诸多疑问。但无论如何,它所引领的创新的确大有裨益——只不过,最终的结果可能与它或它的竞争对手现有的形式大不相同。我想到的并不是又一波的投机炒作。相反,我相信电子货币将给我们创造更好的定价、合同和风险管理机制。   比特币现象似乎很符合投机泡沫的基本定义——很多人争先恐后地持有一种资产,希望通过它的增值来获取财富。不仅如此,由于价格暴涨的消息不断传出,使得这个泡沫广为人知,新闻媒体甚至从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支撑这种超高估值的是各种令人鼓舞的故事,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高位买入。   具体到比特币,故事梗概如下:一个电脑天才发明了一种电子货币,以分布式电脑系统的方式参与到整个世界经济中去,而且不受任何政府的控制。   但按照目前的形态来看,比特币的核心问题在于,它既无法解决任何敏感的经济问题,也难以取代银行以及负责监管银行的政府机构。尽管存在种种缺陷,但银行和政府的效果都得到了合理的验证,不可能仅仅因为诞生了一种新颖的电子系统就将其彻底废弃。   不幸的是,比特币与生俱来隐含着不稳定的因素——由于这种电子货币的价格大幅波动,很多人从一开始就抱着一夜暴富的心理参与进来。比特币的币值不稳非但不是一种成功,反而是一种失败。这意味着任何使用比特币的企业都可能因为它(或它的竞争对手)的大幅波动而出现资产的剧烈增值或贬值。   但如果你回顾这种电子货币的发展,或许会发现,比特币从一开始就找错了方向,在各种经典货币职能中选择了两种不该选择的职能——交易媒介和保值手段。   比特币提供了一种“挖矿”模式,希望以此为人们提供可以代替现金和银行账户的电子货币。然而,这种需求其实并不存在。几十年来,货币在这些方面的表现一直都很好。如果能把重点转向另外一项经典货币职能,效果应该会更好,那就是“记账单位”(unit of account)——这是一种基本的经济计量标准。科学家花了很多时间来思考如何改善这种计量体系,商界人士也应该参与进来。   事实上,类似的事情已经发生。历史表明,货币的这种记账单位职能已经与另外两项职能分离,而且非常成功。例如,自从1967年以来,智利便开始广泛使用一种名为“发展单位”(以下简称“UF”)的通胀指数记账单位。该国的金融交易都会用比索完成,而UF与比索之间的换算比率则根据valoruf.cl网站上的数据确定。用UF定价乘以换算比率,便可以得出以比索计算的价值。通过这种方式,便可以非常容易地设定一个通胀指数价格。事实证明,智利在通胀指数方面的确比其他国家更有作为。   有租房为例。涨价或许对租客并不公平,所以他们可能需要对冲通胀。在智利,房东可以用UF设定租金,然后再也不必调整,从而降低了错误、拖延和误解等潜在问题发生的概率。“UF”这个名字重新塑造了人们的思维,使之可以直观而简单地了解真正的经济价值。   借助电子软件的支持,我们可以将智利的这一理念发扬光大,使之发挥更大的作用。首先,我们可以使用更加通俗的文字,而不必局限于晦涩难懂的术语。我建议把记账单位称作“篮子”,从而简化描述方式。按照最基本形式来看,这个篮子相当于各种普通消费品,就像构成CPI的基本元素一样。然后便可设定一个基准年份,这样一来,随着通货膨胀率的变化,以本币计算的篮子价格也会随之上涨。   第二项改进可以通过信用卡公司或PayPal及Square Cash等公司来实现:设定一种电子机制,方便人们将传统货币以“篮子”计价的方式汇给世界上的任何人。你可以随意指定支付资金的方式,可以是美元,可以是比索,也可以是欧元,甚至是“篮子”。如果你选择“篮子”,电脑会自动计算实时对应的本币金额,然后将资金汇出。   第三项改进不再局限于单一的“记账单位”,而是着眼于整个系统,使得我们可以拥有一系列针对不同目的开发的“篮子”。有朝一日,某些国家可以针对老年人开发“高级篮子”,也可以针对低收入群体开发“衣食篮子”,从而反映他们的不同需求。当然,还可以设计一种“日薪记账单位”,以便反映非技能型工种的平均日薪。   这些模式都是为了简化复杂的经济计算过程。但它们都是从行为经济学中借鉴而来的,这一学科告诉我们,我们使用的文字和采取的方式都会对我们的行为产生深刻影响。这同样借鉴了认知语言学的理论,该学科认为,经过改进的语言(例如为篮子或日薪等词汇赋予新的含义)都可以改变我们的思维方式。  还可以开发一种“万亿”单位。这是我和约克大学的马克·卡姆斯特拉(Mark Kamstra)共同倡导的,它等于一个国家或地区最新年度GDP预测值的万亿分之一。另外还可以设计一种随着人均日消费额而涨跌的单位。这种模式可以用于发放养老金或社保福利,以便在两代人之间共担风险。换言之,支付给老年人的养老保险会随着社会整体消费水平的变化而增减。由于具备各种各样的篮子,可以更为简单地确定价格,而且在签订长期合同时,也更容易达成一致。   我早在20年前就认为,我们不仅应当效仿智利的方式,还应当进一步发扬他们的理念。最近对电子货币的种种兴趣表明,是时候重新思考价值标准的基础了。   比特币已经成为泡沫,但比特币发展也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遗产,让我们意识到:应当逐步设计一套稳定的经济计量单位体系——这种体系可以借助复杂的电子支付机制来确立。(书聿)

评论:有水平,只是比特币的故事还没有结束,现在下结论为时尚早。

转自: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31478-772765.html

固定链接: 诺奖得主席勒:比特币从一开始就找错了方向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bitman 于2014年07月27日发表在 下载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诺奖得主席勒:比特币从一开始就找错了方向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诺奖得主席勒:比特币从一开始就找错了方向: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