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趣闻 > 正文

比特币的故事——游走于法律与道德之间

最近3年来什么东西升值最快?白银?古董?还是稀土?不,都不是,一种叫作“比特币”的虚拟货币,在3年的时间里,升值了上万倍,最高达到266美元/个。

1



  

  一周前,24岁的查理希瑞姆(CharlieShrem)坐飞机从荷兰回到美国,降落在肯尼迪国际机场。他刚刚在阿姆斯特丹结束了一次演讲,专门探讨比特币的各种问题。

  这趟行程进展顺利。希瑞姆的演讲登上了荷兰版《金融时报》的头版,他乘坐的冰岛航空公司的飞机可以上网,而即将与女友考特尼(Courtney)的团聚也令他激动不已。但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一下飞机就会被警方逮捕就在他走出机舱时,美国缉毒局和国税局的特工早已在门口等候多时。

  无论出了什么问题,肯定与比特币有关。

  希瑞姆从没蹲过班房,但第二天一早,法官就详细列出了多项针对他的重罪指控:一条是串谋洗钱,一条是未能提交可疑活动报告,还有一条是未经授权经营转账机构。数罪并罚后,他最多可能面临25年监禁,保释金高达100万美元。

  希瑞姆过去两年苦心经营的事业和传奇瞬间崩塌。

  希瑞姆其人

  希瑞姆身高165厘米,满脸胡须,精力充沛。他向来喜欢聚会,热衷组织各种活动,但每周五都会回父母家吃晚饭。他在布鲁克林学院读大四时就开始投资比特币: 那时每个比特币的价格只有三四美元(现在已经超过800美元),他一口气买了“好几千个”。不过,让他声名鹊起的并不是这些事后看来无比明智的投资,而是一家名叫BitInstant的比特币支付公司。他参与创办的这家企业几乎从创立第一天就开始盈利。

  Bitlnstant的诞生可以追溯到2011年6月13日, 那时,一个名叫加雷斯纳尔逊(GarethNelson)的兼职学生在Bitcointalk.org论坛上发布了一个帖子,阐述了如何创办一家快速支付公司的想法。彼时,通过MtGox这样的大型交易所买卖比特币最长可能要等待6天时间,主要是因为很多银行需要好几天时间才能处理转账。

  纳尔逊想,他可以预先垫付资金,然后收取一小笔费用。这样一来,即使客户使用的是现金,也可以在当天收到他们的比特币。由于比特币交易不可撤销,所以几乎没有风险。他需要的只是一笔启动资本。“给我多发一些信息,”希瑞姆回帖说,“我们可以合作。”

  彼时正值比特币淘金热的初期,遵纪守法这回事都被人抛在脑后。一位比特币用户提醒纳尔逊:“你最好先找个精通法律的人,因为如果这么做,你可能会被当做转账机构来对待。”

  纳尔逊之前曾经在一家虚拟货币公司积累了一些经验,所以他丝毫没有理会这些建议。“根据我了解的情况,根本就不需要执照。”他回复道,“我会重新查看规定,寻求适当的法律建议,了解究竟能不能这么做,但我真的认为没有问题。”

  希瑞姆从父母那里凑了1万美元,于2011年8月正式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但真正的资金却来自一位名叫罗杰维尔(RogerVer)的天使投资人。维尔是坚定的自由主义者,由于他投资了多家与比特币有关的创业公司,所以人送外号“比特币耶稣”。仅仅通过几封详细的电子邮件和一次20分钟的Skype通话,维尔就被这种全新的商业模式深深打动,给希瑞姆汇去了12.5万美元。

  Bitlnstant每月的资金处理量很快达到了数百万美元,但却仍然难以满足比特币玩家激增的需求。由于流量太大,导致他们的网站频繁宕机。很快,交易纷纷延迟,甚至有一些用户以虚假宣传为由向该公司发起了集团诉讼。网站也被迫关闭,理由是要部署一套更新、更快的后台。

  但这似乎已经无关紧要,希瑞姆早就成了各大虚拟货币活动的常客,经常去伦敦和南美演讲。他本人也搬出了父母的地下室,住进了曼哈顿中城的一套公寓,还在底层开了一间华丽的酒吧,取名EVR。《商业周刊》甚至将他列为“比特币百万富翁”之一。就在圣诞节前几天,他刚刚买下了一架私人飞机,还交了定金。

  “他当时是比特币最主要的代言人之一。”《美国银行家》杂志执行编辑马克霍奇斯坦(MarcHochstein)说,他曾经在纽约比特币社区见过希瑞姆, “他魅力十足,和蔼可亲。他有貌美如花的女友,有敢闯敢干的勇气。这个身材矮小的犹太人既懂电脑,还创办了公司,过着明星般的生活。直到几天前,他还是我嫉妒的对象。”

  事件来龙去脉

  这起案件源于希瑞姆与一个自称“BTCKing”的客户之间的几封邮件,后者用大笔现金从Bitlnstant上购买了比特币。BTCKing其实是一个中间商,他购买比特币后,再加价卖给别人。但他的客户却来自臭名昭著的丝路网站(SilkRoad),这个地下毒品交易市场只接受比特币付款。

  起诉书显示,2012年1月17日,BTCKing 试图在一天内向Bitlnstant存入4000美元现金。到那时,比特币圈内已经逐步意识到与转账法规有关的各种问题,纷纷提高了警惕。 Bitlnstant以转账机构的身份向美国联邦政府注册登记,这意味着超过3000美元的资金都必须及时上报。另外,根据Bitlnstant自己的规定,他们还会拒绝超过1000美元的存款,但有时也会打破这一规定。

  BTCKing之前就曾经超过限制,而Btlnstant的现金处理公司TrustCash这一次对此提出疑问。希瑞姆火冒三丈,抄送给TrustCashCEO一封言辞激烈的邮件,永远禁止BTCKing使用这项服务。“我们拥有你的所有存款记录,还有你在银行监控里的照片。”他在邮件中写道,“如果你还想尝试新的汇款,肯定会面临刑事诉讼。”结果,BTCKing只能主动退让,希望把自己的钱拿回了事。

  但 BTCKing是个大客户,每周的汇款都达到数千美元。对于Bitlnstant这样的小公司来说,很难眼睁睁看着这项业务溜走。所以,等到希瑞姆消气后,他私下里又给BTCKing发了一封邮件,这一次的语气缓和了很多。“没问题,但今后请你的客户尊重我们的1000美元限额。”他写道,“你的电子邮件地址已经被封了,但你可以换一个继续使用。”

  根据美国国税局的调查,BTCKing的真实身份是52岁的佛罗里达男子罗伯特法耶拉(RobertFaiella)。当然,法耶拉从未向任何金融主管部门注册登记。

  根据法耶拉与化名“恐怖海盗罗伯茨”(Dread PirateRoberts)的丝路网站运营者的沟通记录可以判断,他很清楚,一旦政府发现他的所作所为,他肯定会面临牢狱之灾。但种种迹象显示,希瑞姆似乎并不太重视法律问题。虽然他的创业伙伴纳尔逊现在已经改变了早期的观点,开始认真关注各种洗钱法规,但希瑞姆似乎不以为意。

  “他没有违法,丝路本身也不违法。”希瑞姆在发给创业伙伴的信中说,“我们也没有针对中间商制定任何禁令,他们给我们贡献了不少利润。”

  纳尔逊回复说:“没错,但他有太多的交易让人感觉像是欺诈或者洗钱。”

  “酷。”希瑞姆只回了这一个字。

  起诉书指控希瑞姆本人也从丝路网站上购买了毒品,事实上,他之前的确对记者吹嘘过自己的瘾君子生活方式。他对《纽约观察家》和《Vocativ》都说过同样的话:“除非我跟你一起喝过酒,或者跟你一起抽过大麻,否则我不会雇用你。这就是我的规矩。”2012年2月,他还给TheVerge记者发消息说,收到丝路发来的包裹让他十分兴奋。“哇,丝路还真行。”他写道,“我刚收到了一批布朗尼蛋糕。”(虽然丝路的确销售普通食品,但这些布朗尼蛋糕应该只是伪装。)

  调查显示,希瑞姆和法耶拉的公司都在同步增长。很快,法耶拉单周的汇款额就达到 2万、3万,甚至4万美元。希瑞姆再次向他保证:“我一直很关注你,我们知道哪笔订单是你的。”随着法耶拉购买的比特币越来越多,希瑞姆开始为他提供折扣。到2012年10月,法耶拉已经通过Bitlnstant累计购买了超过100万美元的比特币。

  但就在那一个月,TrustCash终于忍无可忍,决定与希瑞姆断绝关系,这导致Bitlnstant无法处理现金存款。当TrustCash离开后,法耶拉也不再使用Bitlnstant。他开始自己收取现金,让客户直接把钱存到他的银行账户。

  这是希瑞姆被捕前最后一次听说BTCKing的消息。希瑞姆在纽约受审,但法耶拉案却提交给佛罗里达的法院审理。

  影响深远

  对于第一批比特币玩家而言,这种虚拟货币就像是一种精英群体之间的秘密游戏。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世界,而且复杂度会与日俱增,但它却让人感觉与现实世界隔离开来,与受到监管的金融领域更是毫不相关。

  但今日不复以往:比特币已经成了金融系统的一部分。包括西联汇款在内,任何的汇款机构都需要向美国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注册,而且要安排专门的监察官,其唯一的职责就是发现洗钱嫌疑人。Bitlnstant也不例外。希瑞姆2012年注册为首席监察官,因此有义务将潜在的违法行为上报给政府。

  美国律师表示,他在这一问题上存在失职行为,但Bitlnstant面临的更大问题已经解决:经过政府与私有企业之间的一系列交锋,货币兑换已经合法。

  希瑞姆最终将面临何种处罚还难以确定。专门受理白领犯罪官司的纽约律师迈克尔巴赫纳(MichaelBachner)表示,他不太可能坐25年牢。如果他与警方合作,并在法耶拉的官司中提供帮助,甚至可能完全不用坐牢具体还要取决于法官的判决。

  比特币社区的一些人认为,检方之所以在此事上采取如此激进的做法,源于政府对这种虚拟货币的敌意。但巴赫纳表示,主要还是因为此事涉及毒品。“如果他只是通过税收或证券相关的洗钱行为获益,或者涉及其他白领犯罪,肯定不会像涉毒洗钱这么严重。”他说。

  不过,该案的影响范围已经不再局限于Bitlnstant和希瑞姆。就在希瑞姆被捕的同一周,纽约金融服务局举行了为期两天的听证会,向监管比特币转账机构迈出了第一步。政府仍在努力加强对比特币的管辖权,甚至有可能摧毁这种货币。所以,其他的比特币从业者肯定会尽可能地遵纪守法。

  此事一出,其他比特币公司很快与各种涉嫌洗钱的行为划清了界限。“我认为很多人都很敬重希瑞姆,”正在筹划中的支付公司CircleCEO杰里米阿莱尔 (JeremyAllaire)说,“但此事表明,如果你要在这个领域创办企业,就必须高度重视《银行保密法案》,以及与转账机构相关的法规。”

  Bitlnstant之前的竞争对手Coinbase也发布了一份类似的声明:“由于调查仍在进行中,所以我们不能直接对本案发表评论。不过,铲除不良分子对整个比特币社区都有好处,我们也很赞赏执法机构在这方面采取的行动。”曾经因为起诉Facebook而闻名天下的文克莱沃斯兄弟虽然曾经向希瑞姆投资了150万美元,但他们也很快站到了政府一边,表示对此事高度关切。

  相当于比特币行业官方组织的比特币基金会很快宣布,希瑞姆已经卸任该基金会的副主席一职。虽然在法庭判决前,希瑞姆仍然是无罪身份,但该基金会却认为有必要表明姿态,让外界知道他们“不会宽恕任何违法行为”。

  但比特币的很多坚定支持者却并不认可这种做法,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自由主义者。维尔就表示,虽然从实际情况考虑,尽力遵守与洗钱相关的监管规定是明智之举, 但他不相信存在任何犯罪行为。“洗钱不是犯罪,”维尔说,“只不过是某些手里有枪的家伙不喜欢其他人用自己的钱所作的事情,所以他们决定把这些人关进笼子。即使政府的所有指控属实,希瑞尔也没有做任何有违道德的事情。”

  事实上,希瑞姆并不缺少朋友。他的父母已经抵押了房产,把他保释出来。他还开始通过比特币募集捐款,以应诉这场官司,他之前的很多合作伙伴也都纷纷对他表示支持,其中甚至包括与他在生意上有过纠纷的人。

  霍奇斯坦回忆说,希瑞姆曾经向他解释过“FUD”的含义,这是恐惧(fear)、不确定(uncertainty)和怀疑(doubt)三个英文词的首字母缩写。他也记得Bitlnstant曾经的生机勃勃,该公司在曼哈顿Flatiron区的办公室一度是比特币用户的重要聚会地。

  “按照传统思维来看,它是一家典型的创业公司。我认为它很可爱。”他说,“但它却与我们的监管现实发生了冲突。通过这种方式来杀鸡儆猴,并对一个或许只是有点淘气、有点自大的人施以惩戒,似乎太残酷了。”

评论:不光是比特币,凡是跟钱联系在一起的,都少不了道德与法律的矛盾。

转自:http://www.ieforex.com/2014/mti_0207/72514.html

固定链接: 比特币的故事——游走于法律与道德之间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bitman 于2014年07月28日发表在 趣闻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比特币的故事——游走于法律与道德之间 | 三个硬币

比特币的故事——游走于法律与道德之间: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