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趣闻 > 正文

钱的六大别称 最奇怪的别名是“没奈何”

“钱”自诞生以来,就成为人类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有人以为“钱”这个字眼过于粗俗、生硬、刺耳,便琢磨出很多委婉含蓄的名字来称呼它;有人则与它称兄道弟。于是,“钱”逐渐拥有了很多有趣的别名。

邓通

邓通是人名。据《史记·佞幸列传》记载,邓通没什么本事,因善划船,当了个掌管船舶行驶的小吏,时称“黄头郎”。有一天,汉文帝做了个怪梦,梦见自己要上天,使尽力气也上不去,有个黄头郎推他上了天。醒来后,汉文帝暗暗寻访,恰好见到邓通,认为他就是梦中人,欢喜非常。汉文帝赐他亿万财产,封他为上大夫。一次,汉文帝派人给他相面。相面者说邓通“当贫饿死”,文帝当即把四川严道铜山赐给邓通,允许他自行开矿铸钱,自此“邓氏钱”流行天下。而“邓通”也成了钱的别称。

阿堵物

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规篇》记载了这样一则故事:西晋时,有个大臣叫王衍,崇尚玄学,自命清高,嫌他妻子贪财,始终不愿意说出“钱”字。但妻子偏要想办法逼着他说。一天晚上,王衍上床休息后,妻子命令脾女在床周围铺满钱币,使他无法下床行走。王衍早晨醒来,看见满地的钱币挡住去路,就叫来脾女,命令说:“举却阿堵物!”绝口不提“钱”字。“阿堵物”意为“这个阻挡的东西”。后来,“阿堵物”便成了钱的别名。

孔方兄

“孔方兄”始见于西晋鲁褒《钱神论》:“亲之如兄,字曰‘孔方’,失之则贫弱,得之则富昌。无翼而飞,无足而走。”把钱称为“孔方兄”,看作亲哥哥,此种人自然是重利轻义。南北朝时,知识分子自标风雅,认为直称“钱”俗气,便依据铜钱外形(多为外圆内方),以及“钱(钱)”的字形(右边为两个“戈”,“戈”谐音“哥”),称之为“孔方兄”。此后,文人墨客纷纷沿用此称呼。北宋黄庭坚《戏呈孔毅父》诗曰:“管城子(毛笔)无食肉相,孔方兄有绝交书。”说明不能吃肉,是因为孔方兄与其绝交,无钱能买,戏谑中颇有情趣。

青蚨

“青蚨”是南方一种昆虫,形状如蝉。据东晋干宝《搜神记》卷十三载:“南方有虫……名青蚨,形似蝉而稍大。味辛美,可食。生子必依草叶,大如蚕子。取其子,母即飞来,不以远近。虽潜取其子,母必知其处。以母血涂钱八十一文,以子血涂钱八十一文,每市物,或先用母钱,或先用子钱,皆复飞归,轮转无已。”当然,这是传说。后世商人以“青蚨”代称“钱”,取其“循环往复”、“用之不竭”、“财运亨通”之意。清光绪十九年(1893),山东商人孟洛川在北京大栅栏开办绸布店,据“青蚨”传说,取店名为“瑞蚨祥”。一些老银号和商家,春节贴对联,常用“青蚨飞入”字样,祝愿来年“财源广进”。晚清洛阳刺绣围腰荷包上,刺有“青蚨飞来”字样,亦取意于此。

上清童子

唐郑还古《博异志·岑文本》中记载了一件奇事:唐贞观年间,中书舍人岑文本,常到山中避暑。一天,有个自称“上清童子元宝”的人求见,两人谈得甚为投机。童子走时,岑文本起身相送。不料,刚走出山亭,童子忽然不见了。第二日,童子再次来访,岑文本派人暗中跟踪,童子在墙角处消失。岑文本十分诧异,当即命人掘地三尺,发现有一古墓,墓中了无余物,只有铜钱一枚。岑文本这才醒悟,原来“上清童子”是铜钱名,“元宝”乃钱文。后世据此称“钱”为“上清童子”。李时珍《本草纲目·金石一》亦载:“昔有钱精,自称上清童子。”

没奈何

钱最奇怪的别名便是“没奈何”,顾名思义,其义为“无可奈何”、“没有办法”。此名来源于南宋张俊。张俊与岳飞等人屡立战功,后来他为保全富贵,投靠秦桧,还多方聚敛钱财。他担心家中招贼,将每一千两白银熔成一个大球,称之为“没奈何”,意思是谁也奈何它不得,连窃贼都没法偷窃。(南宋洪迈《夷坚支志戊·张拱之银》)无怪乎有个演员讥笑他:“只有张郡王在钱眼内坐耳。”(见南宋罗点《闻见录》)于是,“没奈何”也一度成为钱的别名。

“钱”除了上述几个别名外,还有“盘缠”、“不动尊”等其他别名。民国初年,因发行的银币上有袁世凯像,钱被称为“袁大头”;新中国成立后,10元面额人民币面上印有“全国人民大团结”的图案,“钱”被称为“大团结”。如今,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钱”的别名仍在不断演变,例如陕西人将面值100元的钞票诙谐地称为“么洞洞”。(摘自2010年第9期《咬文嚼字》赵立涛/文)

固定链接: 钱的六大别称 最奇怪的别名是“没奈何”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goldcoin 于2015年09月24日发表在 趣闻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钱的六大别称 最奇怪的别名是“没奈何” | 三个硬币

钱的六大别称 最奇怪的别名是“没奈何”: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