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趣闻 > 正文

窥视北京“鼠族”的地下蜗居生活 (高清组图)

北京市民防局和北京市住建委的统计数据显示,在北京城区的地下空间中,住着近百万的流动人口。在一些非正式的语境里,他们被称为“鼠族”。新加坡华裔摄影师沈琦颖用5年拍摄了超过100位“鼠族。纪佳20岁,来自河北,是一家服装店的售货员。她和一位同事一起租住在这间地下室里。她说,这是她住过的“最恐怖的”一间地下室。“我都不敢去厕所,实在是太恶心了。”刚到这里时,纪佳觉得房间很棒,因为对两个人来说还是挺宽敞的。她本来只打算住一个月,没想到却一直住了下来。她一个月挣3500元,但她还需要买衣服、买好吃的。就在拍摄这张照片时,她刚刚买了一个新出的iPhone4S。“所以每到月底,我的钱都花光了。”她说。“北京是个让人激动的城市,但是我不会在这里待太久。”

白天,27岁的魏坤是一名保险销售员;晚上,他是一个住在地下的“鼠族”。他的“家”在一个大概28平米的地下室里,这里除了他还有他的9名室友。“我的同事们都住在地上,但我觉得那太安逸了。这个地方能促使我更努力地工作。”魏宽现在一个月能赚到3万块钱,比他最初一个月800块钱的工资已经高出了太多。他说,自己住在地下室是希望能把钱剩下来用在别的事情上。最近他刚请裁缝给自己订做了一件羊毛面料的西装,他希望将来攒够钱了能买辆车。

对 46岁的山西农妇徐俊萍而言,北京和这间地下室从像是她的庇护所。8年前,她来北京打工,她喜欢北京简单的生活,和地下安静的环境。她在这里来去自如,不必像在老家时那样担心左邻右舍或亲戚们怎么看。来北京后,她成了一个佛教徒,白天在拥挤的市场里卖佛经、香炉和护身符,晚上回地下室。徐俊萍的丈夫现在是北京某公司的保安,住在城市另一头的一间澡堂里。他会不定期地过来看看母子俩,带些从街边买的小吃。每次他过来,一家三口都要挤在一张双人床上睡。“我们挤在一起,要颠倒着睡,两个人头朝一边,另一人头朝另一边,这样才能睡下。好在我们都不胖。”

这个壁橱大小的房间只比一张单人床稍稍宽一点儿,但在过去一年里,这是美容师赵丹的家。一个月房租350元,是她收入的10分之一。她不是租不起地上的公寓,只是不愿意花那个钱,因为那样的话房租至少是现在的3倍以上。赵丹16岁从家乡包头来到北京,如今已经孤身一人闯荡了4年。住在地下室房租便宜,但也有不好:“非常吵,什么人都有——有人上白班,有人上夜班,还有人夜里两三点才回来。我总是被吵得睡不好。而且东西也时常会被偷。”

刘浩住的地下室上面是一个复式公寓,那里的人会去星巴克喝咖啡,在无印良品买东西。公寓后面有个小门,推开门就能进入刘浩的世界。他是个新生代作家/诗人/摄影师/导演。

阅读详情: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6/04/12/420560.html#ixzz45cPMK9SV

固定链接: 窥视北京“鼠族”的地下蜗居生活 (高清组图)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goldcoin 于2016年04月12日发表在 趣闻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窥视北京“鼠族”的地下蜗居生活 (高清组图)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窥视北京“鼠族”的地下蜗居生活 (高清组图):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