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趣闻 > 正文

今天轰动全球的抗癌新药到底是个啥?(图)

今天早上,美国波士顿(专题)边上的一个生物技术公司Tesaro火了,股票开市后翻了一倍还多,从$37瞬间飙到$77。这一切都因为公布了它抗癌新药Niraparib的三期临床实验数据,结果出人意料的好,肯定会不久上市。

这是生物制药圈的常态,高风险高回报。任何新药临床结果出来之前,谁都不敢打保票,如果失败,一文不值,如果成功,股价暴涨。在今天之前,Tesaro 股价一年之内其实已经跌了33%,一夜之间咸鱼翻身。不知会有多少“专家”跳出来说:“我早就让你们抄底吧,不听我的!”

谈钱伤感情,咱还是聊科学吧。

到底是个啥

这是个什么神药呢?

它名字叫Niraparib,是一个针对PARP基因的靶向药物,主要针对的是BRCA1/2基因突变的癌症,比如卵巢癌和乳腺癌。对了,它是口服药,所以病人按时在家里吃就好,不用去医院输液啥的。

它效果到底有多好?

今天公布的是针对晚期卵巢癌的三期临床数据,而且病人都是化疗后复发,没有别的好办法。结果显示对有BRCA基因突变的卵巢癌,每日口服Niraparib一次,“中位无进展生存时间”是21个月,而对照组(使用化疗)的病人,只有5.5个月。

“无进展生存”是癌症临床试验最常用的指标之一,描述的不是病人总生存时间,而是有效控制肿瘤的时间,这段时间内,肿瘤可能是缩小,也可能是没变,总之,没有恶化,病人生活状态会比较好,生活质量高。

21个月对5.5个月,几乎是4倍!

当然,病人的总生存时间一般会显著超过“无进展生存”,也就是说使用Niraparib的BRCA突变病人,平均都能存活远超21个月,对复发的晚期卵巢癌病人来说,这是很惊人的。

毫无疑问,一旦此药上市,医生和病人都会毫不犹豫选择,这就是这个药值钱,股票公司暴涨的根本原因。

黑社会最怕混乱

刚才说了,Niraparib是属于PARP抑制剂,这是一类针对PARP基因的靶向药物,它不是对任何癌症都有效,而是主要用于BRCA1/2基因突变的病人,这体现了现在常说的癌症“精准医疗”。

为什么PARP对BRCA突变癌细胞特别有效?

PARP和BRCA是细胞内负责修复DNA突变的两个主要基因,是守护我们细胞健康的“左右护法”。由于环境的影响,我们身体里随时随地都在发生DNA 突变,但由于这两个护法的存在,保证了DNA突变后,99.9999%以上都能被顺利修复,不然癌症发病率会比现在高得多。

但有些人由于先天或者后天原因,细胞BRCA基因本身就发生了突变,失去活性,因而他们的DNA突变后修复概率大大减弱,会快速积累更多的基因突变,这类人群产生癌症的概率也就大大增加。

由于还不完全清楚的原因,BRCA突变后主要影响女性,尤其会导致卵巢癌和乳腺癌提高。乳腺癌概率从不到10%,增加到55%到65%。卵巢癌概率从1%,最多增加到39%。

BRCA突变对癌细胞来说是双刃剑。

一方面,它是优势,因为它能更快地积累基因突变,进化得更快,更容易产生耐药性,等等。

但另一方面,它是劣势,因为已经没有BRCA的癌细胞,如果再没有了PARP,就彻底失去了修复DNA的能力,这会导致极度混乱,很快细胞就会死亡,即使癌细胞也不行。由于已经没有BRCA,癌细胞变得非常依赖PARP。一点混乱是优势,彻底混乱谁都受不了。

最强调组织纪律性的是谁?不是普通群众,而是黑社会。

癌细胞就像黑社会,他们喜欢通过BRCA突变来获得一些“不守规矩”的能力,平时很爽,但BRCA+PARP同时没有的话,就变成了“自杀性疯狂”。黑社会,卒。

使用PARP抑制剂,BRCA突变癌细胞会彻底无法修复DNA,因此崩溃,而正常细胞因为还有BRCA存在,没有PARP仍然能修复DNA,只是效果差一些,但能够存活。这就是PARP抑制剂作为靶向药物,选择性杀死BRCA突变癌细胞的原因。

Niraparib应该会是第二个上市的PARP抑制剂,去年阿斯利康已经上市了PARP抑制剂Olaparib(也叫Lynparza),它因为效果显著被批准用于BRCA突变的卵巢癌,销售峰值预计会达到每年20亿美元!

毫无疑问,这是个巨大的市场,因此后面还有好几个类似药物在追赶,光在美国就还有Rucaparib(Clovis公 司),Talazoparib(Medivation公司)。咱们中国也有,走在最前面的“百济神州”BGB-290,已经在澳洲(专题)临床试验中展现了疗效, 希望能尽快在中国开展临床试验,惠及患者。

这些药虽然在某些特性上有点不同,但机理大致相同,最后肯定都会抢同样的市场。站在公司商业角度来说,是挺大的挑战,但对病人来说,选择多肯定是好事,何况这样的竞争应该会导致药物价格下降,政府谈判的砝码增加,最终希望医保能承担,不然一个月上万中国多数人吃不起。

虽然PARP抑制剂主要针对人群是乳腺癌和卵巢癌病,但其它癌症中也有部分携带BRCA突变,或者别的DNA修复缺陷,它们理论上使用PARP靶向药物效果也会不错,包括部分前列腺癌,输卵管癌,胰腺癌,儿童急髓白血病等。针对它们的临床试验都在进行中,拭目以待。

年轻女性的福音

PARP抑制剂的成功对年轻女性患者尤其重要。

所有乳腺癌中大概只有1%是BRCA突变,但是在40岁以下年轻女性中的比例高得多。这不难理解,癌症发生需要多个基因突变,因此一般要很多年的积累,但如果BRCA突变,会导致基因突变加快,因此这些人年轻时候得癌症的几率更大。

姚贝娜,陈晓旭都是年轻乳腺癌患者,后来也都因此去世。从概率上讲,她们很可能携带BRCA基因突变,如果真是这样,使用现在的PARP抑制剂,或许会有非常不同的结果,很可惜,她们没有等到这样的机会。

最近38岁的滴滴总裁柳青也患上乳腺癌,我很佩服她公开的勇气,祝福她治疗顺利。她的这种情况也肯定应该做BRCA检测,无论结果如何,都能更好地针对性用药。

同时,如果年轻女性患者有子女,或者以后准备生育,这些基因突变的信息还能指导是否需要给子女做类似检测,以便了解风险。

今天这个新闻,心里情绪最复杂的可能是另一位年轻女性:好莱坞影星安吉丽娜. 朱莉。

这位世界“最性感的女人”,由于携带遗传性BRCA1基因突变,预测87%概率会在70岁之前得乳腺癌或者卵巢癌,于是她在事业巅峰期,37岁做了预防性双侧乳腺切除,39岁又做了卵巢切除,震惊世界。

她的举动唤起了全世界无数人对BRCA基因突变,遗传性癌症,癌症筛查的理解,拯救了很多人,绝对是功德无量。

但她自己,或者其他类似的突变携带者,如此“壮士断腕”是否是最佳选择,科学界一直是有很大争议的。

首先因为87%的概率不是100%,她不一定会得癌症,而做预防性切除对身体的损伤是100%。对于朱莉来说,她最大的愿望是“参加子女的大学毕业典礼”,因此她不愿意冒险。这是个人选择,无可厚非。

Niraparib这样突破性药物带来了另一个更难回答的问题:如果癌症不再是绝症,这样做是否还值得?

朱莉做决定的时候,她如果患病,面临的是手术,化疗,效果一般,复发率高。而现在,Niraparib 证明了靶向药物可以帮助BRCA突变的晚期卵巢癌病人,即使疾病复发后,平均还能高质量生活两年。后面还有PD1抑制剂等新型免疫药物,理论上也会对 BRCA1突变病人有非常不错的效果。新的靶向药物+免疫药物,或许不久大部分BRCA突变癌症就能被变成慢性病。

假设朱莉不做手术,60岁真的得了癌症,那已经是20年之后了,科学的进步很快,万一到时候有更大突破呢?

朱莉:如果能重来一次,你还会做同样的决定吗?

Carley Moon,癌症康复者

(乳腺癌)

固定链接: 今天轰动全球的抗癌新药到底是个啥?(图) | 三个硬币

【上一篇】
【下一篇】

该日志由 goldcoin 于2016年07月01日发表在 趣闻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今天轰动全球的抗癌新药到底是个啥?(图)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今天轰动全球的抗癌新药到底是个啥?(图):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