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趣闻 > 正文

马斯克火箭炸出神秘中国民企 曾想挖尼加拉瓜运河

SpaceX的猎鹰9号火箭(专题)9月1日的爆炸,不仅重挫了 “钢铁侠”马斯克的太空梦,让扎克伯格的通讯卫星计划陷入泥潭,更是把一家来自中国的神秘民企从幕后“炸”到了台前。让人感到意外的是,这家中国企业还可能因祸得福。这家中国企业的董事长王靖感兴趣的领域可以用“星辰大海”来形容,因为除了卫星外,他还曾一度想挖大运河——连通大西洋和太平洋。

猎鹰9号爆炸现场

SpaceX炸毁的卫星来自于以色列通信卫星运营商Space Communication。就在爆炸前一周,来自中国的信威集团刚刚披露,拟以2.85亿美元的交易对价收购SCC公司100%股份。受爆炸影响,SCC的市值也出现缩水,这意味着收购的代价有望进一步降低。

来自路透社的消息,绝境中的SCC公司已对SpaceX发起索赔,要求其赔偿5000万美金,或者以一次免费发射作为交换。SCC同时对Amos-6号卫星的建造商发起赔偿,要求其建造商IAI(Israel Aircraft industries,以色列航空航天工业公司)赔偿预付的2.05亿美元。

在爆炸发生后的第二天,信威集团立即向上交所申请紧急停牌,并在9月5日旋即复牌。复牌后,信威集团的股价在9月5日微跌,但在9月6日又实现了小幅上扬,涨幅为2.45%。

爆炸事件是否会影响收购?信威集团投资者关系部门相关人士告诉澎湃新闻具体信息将在不久后再发公告,目前可以公开的消息是交易尚未交割,且由于兼并协议中对 Amos-6卫星的发射情况进行了约定,所以这次发射损失并没有影响到信威集团的财务状况。

Facebook和信威为何同时看上SCC?拥有稀缺的卫星轨位资源

在爆炸发生前一周的8月24日,中国信威集团发布公告称,拟通过其旗下的全资子公司卢森堡空天通信公司在以色列设立大鸟项目有限公司,并将以2.85亿美元的交易对价收购SCC公司100%股份。

信威集团总部位于北京,是一家目前总市值五百多亿的中国民营科技企业,以研发通信技术标准起家。信威集团成立于1995 年11 月,原为大唐集团旗下核心资产,先后创造了SCDMA、TD-SCDMA和McWiLL三大国家和国际无线通信技术标准。其基于SCDMA研发的“大灵通”系统,曾帮助固网运营商推出了移动通信业务。

2007年至2009年信威集团连续亏损。2010年公司进行股权重组,大唐集团减持退出,当还不到四十岁的神秘富豪王靖豪掷数亿接盘,至此,信威集团由国有控股企业转身为民营控股企业。目前,信威集团注册资本22.67 亿元人民币(专题),旗下企业四十多家。

2013年,信威集团第一次走入全球公众视野。当时信威集团董事长王靖宣布,他旗下的HKND公司(香港(专题)尼加拉瓜运河开发投资有限公司)要在中美洲中部尼加拉瓜开凿尼加拉瓜大运河,这条运河连接大西洋和太平洋,全长276公里,是另一条连接大西洋和太平洋的巴拿马运河长度的三倍。运河建成之后,HKND集团将拥有100年经营权。

然而,2015年11月,HKND集团却突然宣布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的开工将被推迟。

除了连接海洋的事业,王靖对“天空”的兴趣来得更早。2010年,信威集团在改制重组完成后就低调地启动了空天信息战略,致力于打造低轨卫星星座系统。 2014年,通过借壳中创信测,信威成功登陆A股市场,同年还成功发射了自己的首颗试验卫星。两年后,信威又拿下了尼加拉瓜通信卫星项目,迈出了卫星技术商用化第一步。

此次如果能顺利收购SCC,信威运营的卫星将覆盖95%的世界主要人口分布区域,成为为数不多的几乎覆盖全球的卫星运营商。

同信威一样,Facebook对空天信息领域的介入也由来已久。扎克伯格的Internet.org计划需要借助SCC公司的Amos-6号卫星,来拓展其在互联网基础设施落后的非洲地区的业务。除了看中SCC所能提供的Ka频段的宽带卫星通信技术可以使连接带宽成本极大降低之外,与SCC合作更吸引人的地方在于它所拥有的稀缺的轨道资源,这也是SCC同时得到Facebook和信威青睐的主要原因。

卫星轨道资源是一种有限的、不可再生的自然资源。由于卫星在运行过程中必须使用外层空间的某个轨道位置,故随着空间技术的发展和卫星应用的大量增加,卫星频轨资源日益紧张。卫星运行的轨道位置有位于赤道上空、距地面高度为35786公里的地球静止轨道(GEO),也有距地面几百到1000公里左右的低轨道位置(LEO)和距地面10000公里左右的中轨道位置(MEO)。不管是地球静止轨道位置还是其他轨道位置,资源都是有限的。

截止2012年的1046颗在轨卫星

其中,轨道位置资源的稀缺性尤其以地球静止轨道位置为甚。地球静止轨道是一个很特殊的轨道,轨道高度必须是35786公里,轨道周期与地球自转相同,轨道倾角为0,对地静止。一颗静止卫星可以覆盖地球表面约40%的区域,且地球站天线容易跟踪,信号稳定。因此,大多数通信卫星、广播卫星、气象卫星都选用静止轨道位置。

在地球静止轨道上的通信卫星分布图,仅是Ku频段的卫星

但受天线接收能力限制,同一频段、覆盖区域相同或部分重叠的对地静止卫星只有间隔一定的距离(即从地面看要间隔一定的角度),地球站才能区分开不同卫星的信号实现正常的工作。两颗卫星之间需要在经度上间隔不小于2度,因此,在整个对地静止轨道上的同频段卫星通常不会超过150个。

作为一家全球静止卫星运营商,SCC公司现有的几颗卫星均在地球静止轨道运行,并拥有4W、65E、17E轨位的使用权。主要覆盖的范围包括中东、中欧、东欧、亚洲及非洲等区域,均为卫星通信服务需求增长较快的国家和地区。其中,亚太地区是全球卫星运营服务行业的主要收入贡献地区,中东地区是全球卫星运营服务行业收入增长最快的区域之一。

SCC公司的卫星覆盖区域图

上图为SCC卫星覆盖区域图。SCC运营的Amos系列卫星目前包括Amos-2、Amos-3、Amos-4号卫星,以及夭折的Amos-6号卫星,上述卫星分别座落于西经4度“热点”轨位、东经65度轨位,覆盖北美、欧洲、中东、亚洲(包括中国)、俄罗斯、非洲,可以辐射整个“一带一路”经济区。

卫星爆炸,让SCC价值缩水

SCC成立于1989年,是一家全球知名的卫星运营商,也是以色列唯一一家从事卫星运营、市场、销售、贸易、安装及卫星服务的综合性卫星运营商。到目前为止,SCC公司提供的服务主要覆盖中东、中欧、东欧、亚洲及非洲等区域,均为卫星通信服务需求增长较快的国家和地区。

SCC拥有Amos-2号、Amos-3号、Amos-4号卫星,通过卫星提供通信服务。具体的业务包括:为专业卫星电视广播提供通信服务平台,如直播到户、BDS多频广播运营服务;也为互联网、电信公司和基础建设、能源开发提供数据传输服务。

实际上,SCC原本应该还拥有Amos-5号卫星,不过,这颗卫星在2011年12月发射成功后,在2015年11月22日突然失去了联络,Amos-5 号所有服务停止后,SCC获得了1.58亿美元的保险。同时依然拥有Amos-5号所在的17E轨道位置15年的运营权,并有续订15年的优先续订权(共计30年)。

在SCC拥有的剩下的三颗卫星里,Amos-2号于2004年4月1日开始运营,将在今年9月到期并停止服务,所以SCC从IAI购买了Amos-6号卫星,打算替换掉Amos-2号。

原计划于上周六发射的Amos-6号卫星,重约5.5吨,据以色列航空航天工业公司称,这是目前世界民用卫星中最大最现代化最先进的卫星之一。Amos- 6号的主要作用,是承接服役到期的Amos-2号卫星的客户,除了SCC公司与法国卫星运营商Eutelsat Communications SA新签订的合同,Amos-6 号卫星的客户将全部从现役的 Amos-2 号卫星的客户转移而来。

而新客户Eutelsat则在去年10月份宣布了一项与Facebook的合作协议:两家公司以9500万美元的价格租用了Amos-6基于Ka频段的卫星转发器长达5年的使用权限,共同拓展其在非洲的互联网通信业务。

同Eutelsat的合作是扎克伯格Internet.org项目的第一部分,这也是此次爆炸事件祸及Facebook的缘由。

令人遗憾的是,在9月1号发生的爆炸中,承载了扎克伯格的世界无线网梦想的Amos-6号和马斯克的猎鹰9号一道,在发射台发生的剧烈爆炸中灰飞烟灭。

目前关于猎鹰9号爆炸的具体原因还没有明确说法。据马斯克在Twitter上的发言,猎鹰9号火箭的爆炸是在推进剂填充操作时发生的事故,起因是火箭上层级(upper stage)的氧气罐出现了故障,但更细致的原因尚未公布。

马斯克的Twitter截图

尽管关于事故发生的原因目前只有一些比较含糊的解释,但Amos-6的损毁对SCC造成的巨大冲击却是清晰可感的,其股价在爆炸发生的当天下跌了9%,更在9月4日暴跌34%。SCC在一个公开的电话会议中表示,由于爆炸事件造成Amos-6损失带来的巨大影响,预计公司股权价值将损失3000万美元下滑到1.23亿美元。

此外,据路透社报道,因为Amos-6号非常先进,研发6号卫星的替代品至少需要三年的时间,此次爆炸甚至对以色列的航空工业未来都将产生难以估量的负面影响。

SCC公司股权价值下跌最直接的后果就是让其原本可以被中国信威集团收购的计划一时变得扑朔迷离。

是福是祸?信威集团的收购计划能否继续?

在此次的爆炸事件中,信威集团通过风控策略避险。信威集团方面称,由于兼并尚未交割,且兼并协议对 Amos-6卫星的发射进行了相关约定,因此本次Amos-6卫星的发射损失不会对信威集团财务状况产生影响。

信威集团复牌公告中也提到:根据兼并协议的约定,SCC公司成功发射 Amos-6卫星并完成其在轨测试系本次兼并交易的交割条件之一,若该交割条件不能被满足或豁免,信威集团有权利选择终止协议。双方也可以就兼并对价和其他交易条款的调整另行展开谈判。

短期来看,即使获得高额赔偿或SpaceX免费发射的补偿机会,对SCC来说,Amos-6的夭折仍是一记重创。SCC公司为Amos-6投保了15年的超长期保险,而对即将退役的Amos-2没有续保。在Amos-6灰飞烟灭的情况下,SCC是继续依靠无保险“裸奔的”Amos-2超期服役,还是寻找其他能匹配的卫星承载过渡性服务?不论哪一种选择,对SCC的现金能力来说都是一种极大的考验。

但据以色列财经媒体环球报报道,如果本次发射成功,SCC能从Facebook公司获利1亿美元,从以色列政府获利1.64美元,这些曾经近在咫尺的收益因为Amos-6的夭折成为泡影。此外,尽管SCC为这颗卫星买了3.3亿美元保额,但同时也发行了约10亿谢克尔(2.655亿美元)的债券来资助这个项目,目前公司开支可能面临“现金短缺”的难题。

如果SCC能熬过这一关,从长远来看,它所拥有的能覆盖非洲、亚洲地区的轨道资源稀缺性依然优势明显。

目前已成定局的是此次爆炸事件导致SCC股权价值大挫。但就信威集团而言,或许隐藏着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机会。在今天上午东吴证券发布的研报中,依然对信威集团维持买入评级,从复牌后9月6日的盘面表现来看,信威集团股价略有小有涨,以2.45%的涨幅收盘,似乎可以暗示几分市场对此次爆炸事件于信威集团的影响呈乐观态度。

对信威集团来说,协商后如果能继续完成收购协议,是花钱买了个烫手山芋,还是压价做了个好买卖?现在得出结论或许还为时尚早。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信威集团充分掌握了此次交易的主动权。如同前置协议使得卫星发射损失不会对信威的财务状况产生影响一样,信威充满自信立即复牌的举动似乎能够说明,不论最终能否将 SCC收入囊中,其进军星辰大海的脚步不会停下。

固定链接: 马斯克火箭炸出神秘中国民企 曾想挖尼加拉瓜运河 | 三个硬币

【上一篇】
【下一篇】

该日志由 goldcoin 于2016年09月07日发表在 趣闻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马斯克火箭炸出神秘中国民企 曾想挖尼加拉瓜运河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马斯克火箭炸出神秘中国民企 曾想挖尼加拉瓜运河: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