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趣闻 > 正文

只有一位居民的美国小镇:镇长自己向自己交税(图)

她是莫诺维镇的最后一个居民,身兼小镇莫诺维的镇长丶财务部长,她自己向自己交税,给旅客做三明治,她用丈夫的名字建了一家图书馆??

莫诺维镇(Monowi)位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北部,1930年代是莫诺维镇的黄金岁月,有上百人生活在这里。90年代起,莫诺维的常住人口再没突破过两位数;进入到21世纪,Rudy夫妇成了这座镇子的主人。如今就只剩 Elsie 一个人。

莫诺维镇位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北部。作者提供

唯一的居民

85岁的 Elsie Eiler 是一间小酒馆的女主人。除此之外,她还身兼小镇莫诺维的镇长、财务部长和图书管理员。

Elsie 自己向自己交税,让政府给镇上的四座路灯拨款;给旅客做三明治,往后院的猫食盆里添水。

她是莫诺维镇的最后一个居民。

小镇莫诺维唯一居民85岁的 Elsie Eiler 。作者提供

莫诺维镇位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北部州界上的博伊德县(Boyd County),跨过北边的密苏里河,就是南达科他州。19世纪后半叶,新兴的铁路如生命线般在中西部的原野上蔓延开来,卸下满车的拓荒者,任他们在这里生根发芽。

莫诺维(Monowi)在印第安语里指“山上的雪”,是一种花的名字。1902年,山上的雪开花结果——小镇莫诺维成立了。

地处内州北部的莫诺维镇,不算是黑色风暴的直接受害者;但阴晴不定的气候和汽车工业的起步,还是让靠农业与铁路起家的博伊德县难逃一劫。

1930年代是莫诺维镇的黄金岁月,有上百人生活在这里。同样是在1930年代,巨型沙暴“黑色风暴”席卷了美国中部,肥沃的土地被连根拔起,农民们蜷在用板子钉死窗户的木屋里祈祷。地处内州北部的莫诺维镇,不算是黑色风暴的直接受害者;但阴晴不定的气候和汽车工业的起步,还是让靠农业与铁路起家的博伊德县难逃一劫。

是铁路公司给了这里生与死;火车改道以后,小镇的兴盛像被拔了塞子的浴缸般衰败了下去。90年代起,莫诺维的常住人口再没突破过两位数;进入到21世纪,Rudy夫妇成了这座镇子的主人。等过完2004年的第一个月,就只剩 Elsie 一个人在厨房里煎鸡蛋了。

酒馆里的一句标语。“Elsie 欢迎你来到举世闻名的莫诺维酒馆,这里有全镇最冰的啤酒!”作者提供

慕名前往

我和朋友从内州首府林肯驱车前往莫诺维。4个小时以后,标着地名和人口总数“1”的路牌映入眼帘。Elsie 的小酒馆就在路牌前方的不远处,门外挂着醒目的广告牌:

“欢迎来到举世闻名的莫诺维小酒馆”

酒馆后面,有只正在吃饭的大黄猫;看到我们几个不速之客,魂飞魄散的大黄猫像老虎一样蹿进了草丛深处。

我们甚至都不是第一批前来拜访的中国人;Elsie拿来留言簿与标满访客来源的地球仪,大洋彼岸的“广州”被插了一枚大头针。

我们看了看手里的iPhone:这里没有手机信号,也没有无线网络。

进到酒馆,Elsie正在和一个农民小伙儿聊天。我们表明来意,Elsie早已见怪不怪;她在这里接受过英国记者的采访,也给印尼的背包客炸过薯条——这世上有太多和我们一样的好奇灵魂。

我们甚至都不是第一批前来拜访的中国人;Elsie拿来留言簿与标满访客来源的地球仪,大洋彼岸的“广州”被插了一枚大头针。

平静又喧哗

和我想象中的那种有些怪异的孤僻老太截然相反,现实生活中的Elsie平静而健谈。

自前几年罹患直肠癌以来,Elsie每周一休息一天。除此之外,每天早上9点,Elsie都会把标着“营业”的牌子放到小酒馆的窗边,直到晚上最后一位顾客离开为止。

卡车司机会按时给酒馆送货,有时Elsie也会去附近的“大城市”连治镇(Lynch)买点东西——一座同样在衰败中的、只剩230个居民的镇子。

酒馆打烊,Elsie步行回家,在一个人的房子里阅读、看肥皂剧、和子女煲电话粥。

“我的女儿在亚利桑那,孙子之前在德国留学,毕业以后去荷兰工作了。我前段时间才去荷兰看过他。”Elsie边说边给我们倒上咖啡。

聊到后院的猫,爱猫如命的我,被 Elsie 泼了盆冷水;“我不喜欢猫,我喜欢狗。可我要是养了狗,等我哪天不在了,狗怎么办?”

Elsie说:“我住在这儿是因为我愿意,这里就是我的家。”

“反正猫在野外也能独立生存。”Elsie说。至于猫食盆,她说自己不过是“顺便”喂喂牠们罢了。

谈话间隙,酒馆里不时有人进出;有的老主顾搬去了离莫诺维100公里远的地方,还是会带着咕咕叫的肚子来找Elsie叙旧。那些终其一生都在博伊德县种地的农民,在这里喝掉全镇最冰的啤酒。Elsie给他们煎汉堡,看着他们长大或变老。

我和朋友在酒馆里左顾右盼,又跑到没有其他居民的镇子里东张西望;这么一会儿工夫,就已经碰到了送货的卡车司机、来吃午饭的一大家子,还有从旧金山(专题)出发、骑自行车横穿美国的驴友。这位“孤僻老太”的社交生活,怕是比不少被包在钢筋水泥里的纽约(专题)客还多。

我们拍过照片,回到酒馆;和Elsie聊天的换成了一个留着浓密胡须的农民大叔。

同样和想象中行为粗鲁的“红脖子”相反,这里的农民友善而礼貌。当我们重新坐到桌前,准备和Elsie再攀谈几句的时候,农民大叔主动终止了谈话,安静地看着我们。像一只熊。

“我如果想离开,随时都可以离开。”Elsie说,“我住在这儿是因为我愿意,这里就是我的家。”

图书馆内40年代的林奇先锋报。作者提供

以他为名的图书馆

Elsie和丈夫 Rudy 都是本地人;他们早早相识,早早结婚,是标准的青梅竹马。二战期间,Rudy 为国出征;战争结束,国家把 Rudy 还给 Elsie。在尝试过几份不同的工作以后,1971年,他们买下了这间历史和镇子一样悠久的小酒馆。

和 Elsie 一样,Rudy 也是个书虫;他们白天打理酒吧,晚上回家看书。两口子在阅读上的偏好也很一致;推理小说,历史小说,和一切关于美国西部的故事。

Rudy 得到的每一本书,都被他细心保存了起来。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建立一个图书馆。

这个以 Rudy 名字命名的小图书馆,就在小酒馆的边上。

图书馆里最吸引我的,是40年代的林奇先锋报。下面摘录几条在头版占据了重要位置的当地新闻;

“玛丽小姐上周六早上回匹兹堡了。”

“来自诺福克镇的霍夫曼先生于周五到访了斯腾格先生的家。”

“马塞卢斯夫妇及维克特夫妇于本周启程前往西海岸,准备沿途参观黄石公园。”

我想,这些在外人看来毫无意义的琐事,都能在Elsie那里化身成一个故事。

Rudy拭目以待的图书馆,终究没能在他活着的时候照进现实。

结婚46年以后,图书馆成立4个月以前,Rudy被癌症带走了。

Rudy从莫诺维搬去了五公里外的阿尔弗德公墓,他在那里等Elsie。

不过,在图书馆落成的时候,Elsie还是在门边订了块牌子:

图书馆门边上的牌子。作者提供

Rudy圆梦了。

固定链接: 只有一位居民的美国小镇:镇长自己向自己交税(图)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goldcoin 于2016年09月10日发表在 趣闻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只有一位居民的美国小镇:镇长自己向自己交税(图)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只有一位居民的美国小镇:镇长自己向自己交税(图):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