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趣闻 > 正文

丧心病狂!麻省理工的那些天才疯子们…(图)

美国许多大学都有恶作剧的传统,和社会上的恶作剧不一样的是,美国大学生们玩的恶作剧通常有两个特点:第一,创意独特,充满奇思妙想;第二,执行起来难度很高,需要运用各种科学原理精准计算。

说到恶作剧,必须要提麻省理工学院,这个学校是恶作剧界的泰山北斗,在100多年的历史里留下了无数经典的恶作剧。如果恶作剧有名人堂的话,其中一大半应该都是MIT的学生,其他学校难以望其项背。

麻理学生对恶作剧的狂热简直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有多狂热呢?在MIT,恶作剧已经几乎发展成了一种亚文化,并且得到了校方的默许。在世界上其他的地方,hack这个词都是指入侵计算机系统的黑客,但是在MIT,人们用这个词来代表他们的恶作剧,做恶作剧的人自然被称为hacker。

MIT的校内博物馆曾经一度专设了一个展区,全部用来展示学生们的经典恶作剧。学校的官网上,搭建了一个二级域名的网站,hacks.mit.edu,汇总了历年来所有能收集到的恶作剧,从时间、地点、类型等各个方面进行分类,甚至还有最佳恶作剧排行。MIT的校规里,还有“我们理解并宽容学生们有创意的恶作剧”这样的话。

MIT隔壁的哈佛大学不幸地经常成为MIT学生恶作剧的对象。据说MIT的学生曾很多次把哈佛大学的好几道大门焊死,在开学的时候涂改路标让新生走错也是常有的事,他们还偷偷改过哈佛大学电子钟琴的程序,使其奏出令人啼笑皆非的摇滚乐。

哈佛还是MIT历史上最著名恶作剧的受害者。1982年,哈佛大学主办哈佛耶鲁的年度橄榄球对抗赛,正当哈佛和耶鲁的球员在赛场上拼得热火朝天的时候,球场中央突然冒出一个写着MIT字样的黑色气球,逐渐膨胀直到最后嘭的一声爆炸。

麻省理工的学生们用了几年的时间准备这个恶作剧,甚至有学生在毕业以后还跑回来参与。他们利用球场的草坪灌溉系统,精心设计制作了一个在地底下给气球自动打气的装置,并且八次趁半夜没有人的时候偷偷潜入球场安装。

当天《波士顿(专题)环球报》的新闻是这么写的:“今天这场比赛的胜利者既不是哈佛也不是耶鲁,而是麻省理工。”

1996年,同样是在哈佛耶鲁橄榄球对抗赛上,观众席上哈佛的校训“Veritas”(拉丁文,意思是真理)”被MIT学生偷偷改成了“Huge Ego”(超级自大狂),直到比赛结束哈佛的书呆子们才发现。

MIT另外一个喜欢捉弄的对象是位于西岸的加州理工学院(Caltech)。2005年,Caltech的一批学生混进MIT校园,给新生们发放免费T恤。这些T恤正面印着大大的MIT,可是打开后就会发现后面还有一句话,“because not everybody can go to Caltech”(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进Caltech)”。

第二年,MIT的学生开始了报复。他们利用春假跑到加州,骗过保安,偷走了加州理工的镇校之宝、一门具有历史意义的大炮。加州理工和波士顿距离4800公里,开车要七天,MIT的学生们愣是拖着这门重达两吨的大炮在高速上走了七天,历尽千辛万苦把大炮运回了麻省理工的校园,并且给大炮套上了一枚特制的MIT戒指。

加州理工一开始还以为是邻校的学生干的,直到4月6日,他们看到这张一群MIT女生穿着比基尼和大炮合影的照片。

几天以后,加州理工的学生潜进MIT校园,成功地偷回了这门大炮,算是挽回了一点颜面。

当然,最多的恶作剧还是发生在MIT的校园里,经常连老师都不放过。1990年10月,新校长Charles M. Vest第一天上任,却找不到自己办公室的门,因为前一天晚上学生们把门伪装成了布告栏。

1998年4月1日,学生们入侵学校官网首页,在上面发布了迪斯尼用69亿美元买下MIT的假消息,还警告快要失业的老师尽早另谋出路。

2005年11月,学生们把Building 9里所有的门牌都按照哈利波特的情节改成了9又3/4。

更多的恶作剧是改造校园里的建筑。2006年9月,校内MIT的不锈钢雕塑前,神不知鬼不觉地多出了两个字母,变成了VOMIT,意思是呕吐。

早在1926年,学生们就曾经把一辆福特车给挂在学校一栋楼的墙上。他们也多次把另一栋楼的外墙变成酷炫的俄罗斯方块。

这个大圆顶是MIT校园的标志性建筑,也是最受学生们欢迎的恶作剧地点。

1962年的万圣节,学生们把大圆顶变成了南瓜。 2006年4月,圆顶被蝙蝠侠占领。他们还曾经在1999年把圆顶改造成《星球大战》里的机器人R2-D2。

但最经典的还是在1994年的一天,学生们把学校巡警的警车放在了大圆顶上,这件事当时轰动了全美。

这个恶作剧其实也充满了技术含量。学生们先是卸下警车的外壳,然后用木头做成汽车的内部框架组装在一起。这个过程不仅需要精确计算每个模块的体积,还需要有极高的动手能力。

最后还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1958年,几个MIT学生突然想量一量学校附近的哈佛大桥有多长,可是他们没有尺。于是,他们说服了其中一个名字叫做Oliver Smoot的同学,让他躺在桥面上,用他的身体当尺子,其他人抬着他一点点地量完了整座桥。测量结果,桥的长度是364.4个Smoots,另外再加上他的一只耳朵。他们还用油漆在桥上作了许多标记。

Smoot这个独一无二的计量单位从此就这么流传了下来,时至今日仍然得到广泛的使用,比如当地的警察们常常会说,“在哈佛大桥多少多少Smoots的地方”,油漆标志褪色的时候波士顿政府还会专门派人去重新漆上。甚至连Google的度量衡换算工具和Google地图上都有Smoot这个选项。

麻省理工的这些天才疯子们,就是这么酷炫。

如果你问MIT学生他们的校训是什么,大多数人想也不用想就会说IHTFP。这个缩写到底是什么意思,有很多个解释,其中最被认可的有两个,一个是 I Hate This f***ing Place (我恨这个鬼地方),另一个是 Interesting Hacks To Fascinate People(让人着迷的有趣恶作剧)。

由于IHTFP这句意味无穷的话太深入人心,它已经成为MIT的半官方校训。

而MIT真正的校训则是拉丁文的Mens et Manus,意思是mind and hand,手脑并用,要做聪明使巧劲的工程师。其实很多恶作剧恰恰是这句校训的体现,动手又动脑。

很多MIT学生毕业以后也把这个理念带到了社会,他们不再热衷于策划恶作剧,而是把自己的聪明才智结合科学技术,想方设法让人类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

固定链接: 丧心病狂!麻省理工的那些天才疯子们…(图)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goldcoin 于2016年11月05日发表在 趣闻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丧心病狂!麻省理工的那些天才疯子们…(图)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丧心病狂!麻省理工的那些天才疯子们…(图):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