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趣闻 > 正文

硅谷精英大规模回流中国 预示新时代(图)

杭州梦想小镇互联网村,成为很多“回流”精英的创业热土。

海归(专题)博士研发的柔性传感透明键盘。

今年11月11日,位于杭州的阿里巴巴、支付宝大楼彻夜灯火通明,大屏幕上滚动的数字不断引起人群惊叹。这个全世界最大的电商购物狂欢节,在每一个时间段都刷新了之前由自己创造的世界纪录,仅在天猫,这一天的销售数字就飙升到了1207亿元。而支付宝每秒支付峰值则达到了惊人的12万笔——这同样是一个世界纪录。

在二十多年高速发展之后,中国互联网已经迎来全面开花的阶段,多项指标、多家公司走在世界前列。与此相吻合的是,在硅谷精英中占比很大的华人,开始出现大规模回流现象。中国这个发展快速而潜力巨大的市场,正吸引着越来越多游子归来。

过去许多年来,每一波海外归国潮,都与时代背景息息相关。这一波硅谷精英“回流”现象,同样代表并预示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来自世界顶尖企业的人才

总体来说,这些从硅谷归国的人才大都是精英。

在总部位于杭州的蚂蚁金服内部,有一个海归员工群,几乎每个星期都有新人进来。而这些新人自我介绍时,说出的前“东家”都是人们耳熟能详的名字,如Facebook、Google、Amazon、eBay、Microsoft。

这当然不意味着,此前从硅谷回国的人水平不高。反观中国互联网的发展道路,一直不乏放弃硅谷工作,将先进理念与技术带回国内后,使之在中国市场发展壮大的先驱。百度的李彦宏、搜狐的张朝阳等人,正是在感受到硅谷的互联网热潮之后,回国开拓了新的疆域。

但与此前有明显区别的是,这一波“回流”数量庞大,而且平均质量非常高。与当初中国互联网近乎“一穷二白”的场景不同,今天中国已经既有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也有已经遍地开花的创业公司。他们在硅谷获得的技术创新领先优势,回到国内有着很大的用武之地。

仅从几家巨头招揽的人才质量就可见一斑。百度已经将一大批顶尖硅谷技术专家招致麾下,如斯坦福大学副教授、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权威专家吴恩达,Facebook前资深科学家徐伟,美国新泽西(专题)州立大学统计学教授张潼,异构计算专家、AMD异构系统前首席软件架构师吴韧等。蚂蚁金服同样如此,首席数据科学家漆远是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前普渡大学计算机系终身教授,人工智能部总监盛子夏是卡内基美隆大学博士、曾就职于Discovered Card,研究员俞本权此前是谷歌高级主管工程师等。而在腾讯、华为、360等企业,来自硅谷的人才同样比比皆是。

在本报采访的国际猎头中,有不少人认为,对于硅谷精英来说,最近这几年的回国窗口期不容错过。中国互联网产业发展速度极快,很可能会“时间不等人”。

人才服务公司Global Career Path合伙人Timothy Li认为,硅谷技术海归的优势不会超过未来3至5年。在他看来,虽然中国之前一直在学习硅谷模式,然后进行微创新,但很快会迎来质变,并已在很多方面超越了硅谷,甚至硅谷也在学习很多来自中国的创新。“技术层面的改变,中国速度不是一般的快。”

而正是被国际猎头公司发现并回到国内的俞本权,于今年4月回到国内,到杭州正式报到。他告诉记者,这两年,几乎每位在硅谷工作的华人工程师,每周都会收到来自猎头公司的邮件甚至电话,开场白常常是这样——国内互联网发展势头很强劲,机会很多,要不要考虑一下?

中国能提供的选项

禾赛科技创始人李一帆发现,自己回国的决定很容易做出,也很容易就得到了周围人的理解。2014年,他辞掉了硅谷一家有名的公司的首席工程师职位,辞职回国创业。

他分析说,50年前回国的钱学森那一代人,是冒着生命危险回国的;20年前回国的那一代人,回来后面临的可能是100倍的收入落差;但回过头来看,他们都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从硅谷回到国内,既意味着打破之前按部就班的生活节奏,开始适应“太快、太忙、太累”的国内互联网行业节奏,同时对这些人才来说,收入各方面也很有保证。中国互联网行业为核心员工提供的薪资体系,早已开始和硅谷接轨,“现金+股票/期权”这样的待遇,越来越具有国际竞争力。

而他们愿意回到的,也不光是北上广这样的特大城市。杭州、成都、南京甚至一些二三线城市,都成为硅谷精英们愿意“淘金”之地。

以杭州为例,这个今年刚举办过G20峰会的城市,已经有了阿里巴巴及其旗下的蚂蚁金服等一众世界领先的企业,人工智能产业也已走在全国前列,早已成为中国科技创新的重镇。

来自杭州市统计局和人才办的数据显示,2014年至今,杭州累计引进具有海外留学及海外工作经历的人才共2.3万人。其中典型人物包括国际大数据专家涂子沛、云计算专家王坚、人工智能专家漆远、机器人专家李正刚等人才。落户杭州的海外精英94.1%集中于信息软件、生物医药、新能源、节能环保、金融服务等高端技术产业。

不少城市已然意识到这股潮流,并想尽办法吸引来自硅谷的人才到那里安家落户。例如,此前南京组织过专门的硅谷创业人才恳谈会,成都则专门设立了对接硅谷高端创新项目的高新孵化器。

人才服务公司Global Career Path创始人吴杰一直在帮助中国互联网企业前往硅谷招聘人才,在接触大量的中国企业和中美投资人后,他预计说,在不久的将来中国科技企业将大规模进入美国,这为硅谷工程师们提供了新的选择。

回国后“一天不是24小时”

即使对于硅谷精英而言,快速发展的中国市场,也有着不小的挑战。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盛子夏说起在美国时一个同事的“经典案例”。“他说我写代码,哪怕只要写一个分号,这段代码就写完了,就可以交差了,但这时候到五点了,我一定不写上那个分号就回家了。”

盛子夏坦言,听到这话后“我都傻了”。但这反映的就是在美国工作的真实状态。尽管很多时候遇到问题大家很有解决的激情,但日常工作中,每个人都是一颗螺丝钉,各自负责一摊事情,“钱多事儿少”。

这一点得到了芝麻信用资深数据挖掘专家赵星的共鸣。他告诉记者,如今的工作强度,是自己在美国著名个人消费信用评估公司FICO工作时的至少三倍。“回国最大的感受,是感觉一天不是24小时,而是48小时、72小时……”

与此相应的是,在国内做事更有成就感。大幅度增加的工作量,带来的结果是,产品推进速度是美国的十倍甚至百倍。他举例说,FICO每更新一个版本的信用评分需要五年,但在蚂蚁金服,数据模型迭代速度达到了平均每一两个月就有一次。

“这里是个全新的市场,没有历史包袱,没有以新换旧的纠结,因为这里什么都是新的。”赵星告诉记者。

而从硅谷带着51支创业团队回到中国的硅谷高科技创新创业高峰会创始人、执行主席雷虹,感慨说即使一到成都,她也“感觉整个城市都动起来了,远远超出想象”。这样的现象,在当下的中国绝非孤例,而是普遍的。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亚洲招聘公司Spring Professional上海总监Stephen Wu坦言,10年前留学生(专题)出去是不准备回来的,“但是现在你看看这些年轻的学生,他们希望回来,因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得很快。”

做国外“想做而没做到的事”

业内人士分析,这波以互联网精英为主的归国潮,开启于中国移动互联网及创业井喷初中期,也就是2013年、2014年左右,国内的互联网平台、服务、产品、场景,以及构建的生态、用户数量、商业机会等,迅速赶上甚至超过国际先进水平。中国互联网巨头公司的业务场景和用户不仅开始遍布全球,而且创下一个又一个世界第一。

在技术能力上,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中国自主研发的操作系统,开始打破IT核心技术长期被欧美垄断的局面,中国最前沿、最具创新、甚至国际输出能力的技术能力,集中出现在互联网公司。这为硅谷人才回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盛子夏分析说,以前我们总有一个惯性思维,要做什么事就先看看欧美、日韩是怎么做的,之后“Copy to China(复制到中国)”,如今我们已然成为被复制的对象。他举例说,支付宝实名用户4.5亿,全球第一;滴滴打车用户3亿,全球第一;腾讯社交平台总用户数,全球第一……

“以蚂蚁金服为例,我们做成了全球金融机构想做而没有做到的事情——把金融变得像可乐一样,无论贫富、国籍、城乡,都能享受同样的服务。”说起这些,盛子夏不无骄傲。

而关于中国互联网的未来可能性,还有诸多更为乐观的预计。

近两年,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发现,在跟哈佛、斯坦福等名校留学人员交流时,他们表达的回国创业意愿越来越强烈,其中大量硅谷人才甚至高管回国。“中国创业的黄金10年已强劲启动,经济在持续增长,留学人员回国创业面临广阔的市场,机会无限,未来可期。”

而早在2013年,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专题)就向硅谷华人发出呼吁,认为中国将带给海外人才更多的发展机遇。那时,正值这一波硅谷精英回国潮流开始启动。

“虽然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依然是美国的,但是中国的公司依旧具有强大的竞争力和创新能力。”百度CEO李彦宏的这个观点,早已得到许多人认可。最近,他在百度贴吧中发帖提问:“世界的创新中心会从硅谷转向中国?”

固定链接: 硅谷精英大规模回流中国 预示新时代(图)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goldcoin 于2016年11月17日发表在 趣闻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硅谷精英大规模回流中国 预示新时代(图)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硅谷精英大规模回流中国 预示新时代(图):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