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正文

鲁名泽:美元兑人民币料破7,中国经济怎破局?

鲁名泽:美元兑人民币料破7,中国经济怎破局?

 

上月底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最高涨至6.933,创出近八年的新高,彻底结束了人民币兑美元升值的十年大牛市。人民币从2014年高点时的汇改以来,一路持续贬值到现在,已经累记贬值了17%。人民币的贬值同时伴随着大量的资本流出,中国人民银行的外汇储备从2015年的四万亿美元左右快速缩水到现在的三万亿美元左右。

 

尽管中国政府及国内媒体一直在说,人民币没有持续贬值的基础,特别有市场分析人士认为,人民币汇率贬值只是相对美元是贬值,而对于一篮子货币来说则是稳定的。也就是说,按照这些逻辑,即使当前人民币汇率对美元贬值了,但是其贬值的风险不高。特别是有市场分析人士认为,无论是历史来看,还是从当前中国经济形势来看,中国作为世界最大贸易顺差国,经济增速远高于全球平均增速、世界外汇储备最多、金融资产收益率高于美国的国家,人民币汇率是不会贬值20-25%。

 

但仅从2015年8月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已经贬值超过13%了,如果再继续贬值很快就迈过人民币汇率对美元贬值20%的关口。还有,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贬值也超过了6%。特别是这次美元强势,更让人民币持续贬值12天,在11月22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稍为喘定后,11月23日和24日仍然延续之前连续12个交易日的跌势,中间价跌破6.933,离岸价更曾逼近6.96关口,再创历史新低。

 

在当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贬值的背景下,有不少国内企业及居民正在通过不同的方式让自己手中的货币不贬值,比如兑换美元、涌入香港买保险和房产、企业通过地下钱庄和虚假贸易转移资金等。政府也不得不采取各种严格的外汇管制防止资金外流,比如严厉打击地下钱庄和虚假贸易,以及禁止国内大陆民众使用银联卡购买香港保险、严格限制居民不正当的方式换汇等。

24941227.jpg

上周,在沙特阿拉伯的让步下,石油出口国组织在维也纳会议上达成了一致协议。OPEC会议主席萨达公布,OPEC于明年1月起将把每日石油总产量限制在3250万桶水平,即减产120万桶,为期6个月。主要非OPEC产油国也同意每日减产60万桶,俄罗斯愿意承担减产30万桶或其中一半。OPEC成员国中沙特阿拉伯减产幅度最大,达每日48.6万桶,占每日减产量的40%,并同意伊朗可增产至每日380万桶,伊朗几乎不受减产影响。伊拉克也同意每日减产约20万桶,其他OPEC成员国合计减产约每日30万桶。该会议的消息立即引发国际石油价格暴涨9%。布兰特和纽约期油都暴涨到一个月高位,前者高见每桶50.46美元,中段仍升8%;后者最高报52.42美元/桶,几天连续大涨近14%。

 

OPEC达成石油减产协议也让整个国际投资气氛高涨,美国道琼斯股票指数立即创新高,达到19225.29点,中段升67点;标准普尔指数最高报2214.1点,能源股大涨,大升4%。欧洲股市也在能源股带动下上涨。美元对其他货币普遍上升,兑换日元升势最为强劲,上涨超过了1.6%。美元兑换欧元也升了0.5%,报1.0594美元。美元汇率指数升0.69%,报101.63。而金价则下跌1.25%。整个国际市场十分震荡。

 

油价突然的大涨,对中国来说可以称得上是雪上加霜。中国经济近两年一直靠着央行宽松的货币政策来维持每年6.5%的GDP增长率。如果国际油价大涨,输入性的通货膨胀使中国的CPI大幅度上升,这无疑会大大压缩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的宽松空间。在人民币持续贬值和资本大量流出的背景下,中国的经济必将更加艰难。中国10月份的CPI同比增长为2.1%,通胀水平并不是很高,处在合理的范围之内。但中国政府年初的供给侧改革正在产生副作用,以焦煤、焦炭、铁矿石为代表的大宗商品价格正在快速上涨,逐渐走出了几年熊市的低谷,处于上升通道之中。这也将同国际油价一样影响中国未来几个月的CPI和PPI,很有可能把中国经济引入滞胀的漩涡之中,后果不敢想象。

 

中国经济在2016年前三个季度的GDP同比增幅都为6.7%,预计四季度仍将以该速度收官,而全年的经济增幅也将定格于此。整体经济增速保持平衡。

 

本轮经济短期回稳主要体现为库存周期,但目前下游地产、乘用车、家电,上游的煤炭库存均出现回升,意味着去库存已基本结束,如果地产销售、发电增速等继续下滑,未来或将较快由主动补库存转为被动补库存,这也意味着库存周期接近尾声。虽然近期食品和部分工业品价格见顶回落,但由于11月商品价格整体涨幅仍高,因而无论PPI还是CPI短期均趋于回升。近期人民币对美元跌破6.9,意味着资金仍在继续流出。而央行投放基本持平,净投放量比前一周明显下降,流动性维持紧平衡。通胀回升和房价高位均制约宽松货币政策,而货币利率中枢的抬升意味着货币政策短期偏紧。

 

展望2017年,虽然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等新增长动能会继续保持较快增长,但其在经济中的比重尚不足20%,难以替代房地产、汽车等传统产业的作用,经济增长会惯性下滑到6.3%左右。未来,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力增效,应适当扩大财政赤字和国债发行规模。稳健的货币政策要切实稳健,保持流动性和社会融资总量适度增长。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加强金融宏观审慎管理制度建设,完善房地产、汇市、债市风险处置预案和金融机构退出机制,支持银行核销处置不良贷款,实施债转股。

 

2017年外部压力骤增,我国经济面临内外部新挑战。一是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后,我国经济发展的外部不确定性增加,人民币汇率面临较大贬值压力;二是房地产业是2016年我国投资增速反弹的主要动力,但在楼市调控政策下,其未来可持续性存疑;三是消费意外下滑,8.8%的增速为近年低点,汽车消费下滑是主因;四是出口恢复不及预期。面对内外部新挑战,建议我国应聚焦于提升内功,并着力从三组供求关系入手,有效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是加快国有企业改革混合所有制改革,实现国企、民企共进步。二是大力推进金融改革,构建多层次、市场化、广覆盖新型金融体系,实现金融、实体良性循环;三是着力推进简政放权,充分发挥市场在配置资源中的决定性作用;四是实施积极有效财政政策,合理降低企业税费,保持中性适度货币政策,,营造良好的改革环境。

固定链接: 鲁名泽:美元兑人民币料破7,中国经济怎破局?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lumingze 于2016年12月07日发表在 财经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鲁名泽:美元兑人民币料破7,中国经济怎破局?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鲁名泽:美元兑人民币料破7,中国经济怎破局?: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