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正文

某投行从业者的亲身经历:女实习生 就是用来睡的

“投行”的图片搜索结果

这篇文章来自于某投行从业者的亲身经历。一经推出,引起了圈内的轰动。多位投行内部人士认为基本属实,也有部分投行人士认为无稽之谈。不管如何,你可以在其中看见投行的部分真实生态。

一、初出茅庐,陷入与上司的情网

超过半数的投行女青年,是从暑期实习做起的。我就读于北京某名校,大三上学期就开始疯狂投各种实习,我们院系一个内部推荐的面试名额,被我拿到了。大约两个星期以后,我居然拿到了某投行的实习 offer, 在上海代表处,薪水不低,而且是在销售部门而不是在苦逼的投行部。这让我很高兴!

说来惭愧,我社会经验极少。拿到实习 offer 的时候,只有一套职业套裙、两套白衬衫,而且还没穿过黑丝……接下来两个月除了学习,我几乎都在钻研各种职场着装、化妆、发型……

6月底,期末考试结束了。实习单位给我订了机票,并且安排了在上海两个月的住处。那是很不错的酒店式公寓,金融业果然就是有钱。我习惯上这种生活后,慢慢就无法自拔了,一点一点的陷进去。到后来,我觉得自己已经无法适应投行圈子之外的世界了。

实习不到一个月,我果不其然地陷入了跟自己上司的情网……

为什么说果不其然呢?因为在投行界,年轻男性上司(35岁以下都算年轻)和女性实习生之间发生什么,简直太司空见惯了。有些投行的风气特别坏,女实习生就是用来睡的(这是某VP的原话)。

某家美资大行的香港(专题)办公室发生过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一位40多岁的MD和20多岁的实习生在会议室里面乱搞,不幸的是被会议室的监控记录了下来,结果大行被迫给实习生赔偿,貌似还给她转正的offer了。至于那位MD当然是被开除,几个月之后去了另一家美资大行……

这件事情里面最诡异的是,为什么40多岁的MD居然没有意识到会议室有监控,这是不是实习生设下的阴谋,还有实习生是不是从头一手策划了这个狗血事件,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比较愚钝,因为在大学期间对男性心理学的研究不够,实习的前三个星期,根本没想到跟自己的上司发生点什么,没有主动放电。到了第一个月快结束的时候,听说今年的实习转正比例会很低,才开始打起上司的主意……纯属无奈!

下面说说我的上司。目测不到30岁(后来证实其实只有27岁),戴个无框眼镜(我喜欢那个眼镜),头衔是 Associate, 也就是经理,入行大约四五年。平心而论,还算有点帅,个子高高的,比较骨感,属于竹竿型的男人。

我的上司叫 Peter, 大陆人,不过在美国拿过一个MBA学位。Peter 说话的时候声音很好听,不那么大声说话,很斯文,而且觉得懂得东西很多。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很耐心地指导我怎么开展工作,聊了30分钟有余吧,我一点都不紧张了。

说实话,遇到 Peter 这样的导师算我的福气,有些投行 Associate 带实习生的时候,完全就是往死里整的,各种脏活累活丢出去,态度又恶劣,甚至明目张胆地要求女性实习生陪睡(没有拒绝的余地)。Peter 对我比较温和,说话都是细声细气的,偶尔我劳累或者情绪不好的时候还恩准我早点下班,真是模范上司啊。

Peter 在办公室里都是一丝不苟地穿西装打领带的。虽然我们有规定,上班必须穿正装,但是没说一定要打领带。他是那种典型的守规矩、注重形象的投行男。我没有问过他的家庭情况,但是手上没有戒指,应该是未婚。

在实习的前三周,我跟 Peter 就是平淡的上下级关系,偶尔加班之后会一起吃夜宵,也会在茶水间里面聊天,仅此而已。

之后的一天,我觉得事情有很大的转折。公司一个同事过生日聚餐,Peter 喝了不少,我就坐在他身边,看他喝酒的样子我就挺喜欢。就是他喉结动的时候,我觉得很性感,呵呵。我有点花痴了(我当时感情经历很少,对好男人没有抗拒能力)。

回去的时候因为是一路,就索性打的同一辆车,我也是想照顾一下他。但是上车之后,他反而问我喝酒了难受不,闷不闷,需不需要开车窗什么的。其实那天我只喝了一杯啤酒,也是各种推辞,怕给别人留下印象不好。

在车上,我们没怎么说话,只是我注意到他有时候会看我穿着黑丝的腿。奇怪的是我并不反感那种眼神,反而有些骄傲。就这样,他先送我到酒店楼下,然后自己走了。

虽然那天没发生什么了,但是我觉得很多东西都变了。 Peter 之后看我的眼神很直,而且有时说话会带着一些俏皮的挑逗口气,不明显,但是是真的,我能感觉到。

大概又过了一个星期后的一天晚上,我们也是一起加班。Peter 貌似已经做完工作了,在那微笑着看我。我做完刚要走得时候他说:一起去吃些东西吧?不叫外卖了。我说好啊!就跟着他下楼,他竟然去地库里开车。咦,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我很奇怪,这附近吃饭的地方很多,也没说去哪,都快十点了,他是要干嘛?我犹豫了下,还是上车了。结果到了一个大商厦的下面,跟着他走,一看竟然是 DQ 的牌子。我心都痒痒了,我超爱吃 DQ 的热狗和奥利奥。

我问,你也喜欢吃这个? Peter 说,没吃过。我:那你还带我来?他:我看你好像很喜欢吃。所以就带你来了。我:…..

这个时候我知道,Peter 应该是看到我 MSN Space 里的照片了。作为一个老板,居然看自己实习生的 Space, 而且还猜测她喜欢吃什么,这么大的恩情,我真是受不起啊。我很感动,真的,觉得他这对我来说是惊喜。

所谓惊喜,有两层含义。第一,我当时在发愁实习转正的事情,老板这么关心我、对我好,说明他肯定会帮助我转正的,这样饭碗就有保证了,我当时已经很现实了。

其次,虽然老板这是赤裸裸的要跟我好的节奏,但是好歹他懂得温情,还会玩点小浪漫,我已经很感激了。要是碰到那种直接叫我去他家的,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那个 DQ 店离我住的酒店式公寓是那么近,吃完 Peter 说送我回酒店。他的原话是:我就送你到楼下吧。没说送我回家,"楼下"两个字还是给人安全感的。

到这里为止,Peter 还是很 nice 的,他没有任何强迫我的打算。接下来,就完全是我自己的投怀送抱了。

到了酒店楼下,Peter 目送我下车,然后作势要开走。我问他:等等,你去哪里?

他说:回家。

我说:这么晚你自己回家不会很累吗?

他等了几秒,说,是很累啊。

我说:要不,你上来坐坐,我泡茶给你喝?

他说好,语气很淡定,但是呼吸貌似有点急促,我感觉到了。

上面这段对话,我至今都记得清清楚楚,因为那算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吧。在实习之前,我从来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对自己的上司投怀送抱。但是,想到崩溃的经济形势,想到苦逼的就业前景,再想到自己也并不讨厌 Peter, 我还是投怀送抱了。

我请 Peter 上楼的时候,心跳起码加速了一倍,竭尽全力才保持话音不颤抖。当年我才刚满21岁,这种主动诱惑老板的事情,我真的有点做不来……

附带说一下背景,我大一到大三基本在认真学习刷 GPA, 偶尔参加一下社团活动。男朋友虽然谈过两个,却都如同流星划过,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只是取了我的初吻而已。到那时,我甚至连边缘性的行为都没有过。

是的,在我半主动地对上司投怀送抱的时候,我还是如假包换的雏。多年以后,我回想起来,心情还是有点复杂。要是早知道会这样,还不如把第一次给前男友呢,哪个女生不希望自己第一次是给了男朋友啊。

幸亏当时我涉世未深,对男女之事到底是什么样子,没有多少概念。如果我一开始就知道男女之事的细节,估计早就吓倒了,宁可不要实习转正,也不敢主动邀请 Peter上楼……所以说,天然呆还是有好处的。我并没有想到一起去酒店房间之后到底会发展到什么地步。

我住的是一个小套间,一个卧室,外面还有小客厅。到了我的房间,我们先是在卧室里看电视,好像是什么综艺节目吧,很快就11点了。

我说我要换衣服,你去洗漱?

Peter 说好,就出去了。

我换上我的睡裙,坐在床上看电视。

过了一会儿,他敲门……

他走进来,看着我。眼神一直在颤抖。我记得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没穿衬衫的 Peter. 他穿的是酒店的睡衣,我从来不穿那个,很干净的。因为他个子比较高,睡衣下摆只能到他的大腿,露出修长的一截。他真的很瘦啊。

Peter坐 到我斜后面,很近,我能听到他呼吸。我装作继续看电视剧。我回头看他的眼睛,几秒后他的右手就抱着我的肩膀,慢慢抱倒。吻我的额头,鼻子,嘴唇。

接下来的细节不用再描述了吧,无非是男女之间的那些事情。我非常生涩,几乎不懂回应,Peter 还是照常的温文尔雅,吻遍我的全身。因为我表现的实在太紧张僵硬,Peter 可能早已察觉我是第一次,也没有煞风景地问我之前有没有经验。

我知道第一次会很疼,无论 Peter 怎么缓慢地进入我的身体,还是会有难忍的刺痛。当时我好像留下了眼泪,倒不是后悔,而是太疼。所以 Peter 也很体贴地,停留在我体内,让我慢慢适应。

女人的第一次应该不会有什么快感吧,我后来看到某些网络小说里面写什么第一次能让女人欲仙欲死,断定那绝对是男人的意淫。我的第一次除了疼就是疼,一点快感也没有。

大部分女孩子都希望自己第一次流血证明贞洁吧,我却打心眼里希望别流血……因为我对于自己把第一次给上司这种行为,内心深处是不能原谅的。所以我希望尽可能装作不是第一次,骗骗自己。

我当然骗不过 Peter, 而且也流了血。Peter 没说什么俗套的"啊,你是第一次"之类,他当然也不可能对我负责。完事之后,他让我一个人去洗澡。这算是体贴了,因为当时我的心理建设还没有达到能够跟 Peter 共浴的地步。

那天晚上 Peter 留下来跟我过夜了,我们心照不宣。虽然我觉得上司睡在自己身旁有点莫名其妙(甚至有点小害怕),但是当时我心理比较脆弱,负罪感、不安全感、紧张感和迷茫感一起涌上心头,身边有一个男人总是好的。

第二天早晨,我醒的很早,Peter 反而睡的很熟。我脸皮薄,害怕他醒来两人尴尬,就起来收拾东西、洗脸刷牙,结果把 Peter 弄醒了。至今我还记得他走到客厅里,微笑着看我的样子,好像一切都很自然。真是过来人啊。

当天我并没有坐 Peter 的车去上班,而是按照 Peter 的意思打车去。这显示了他的缜密与谨慎,如果被人看到他和实习生同车来上班,肯定会引起议论。虽然投行里面跟实习生勾搭不算什么新闻,被人看到了总是不好的。

晚上,Peter 照例留到很晚。那天好像大家都走的很早(似乎是周末?),很快就只剩我和 Peter 两个人。根本不用叮嘱或约定什么,Peter 起身离去的时候,看了我一眼,我马上就明白了。于是,我跑到洗手间,稍微整理了一下头发,补了一下妆,把高跟鞋换成了平底鞋,就到地库出口去等他了。

哎,短短两个月之前,我还是不谙世事、不懂打扮、不通风情的小女生,现在已经可以淡定地跟上司偷情,心照不宣了。果然是时势锻炼人啊。在实习开始之前,我总以为自己可以出淤泥而不染。没想到,不但染了,还是主动染的,一染就没法停下了。

实习剩下的一个多月,我们维持了这种关系,两个人白天是上下级,晚上默契地聊天、做爱、讲八卦。

那个周末,Peter 告诉我,不用为实习转正发愁了,他已经帮我搞定了。按照本单位的规定,第一年进入我们部门的实习生,都会去香港而不是上海,也就是说我毕业之后不会再被安排到 Peter 身边,这让我暗暗松了一口气——如果我转正了,还跟上司维持这种关系,那可就太危险了。

二、继续前行,出差偶遇艳遇

直到半年多以后,我才迎来了工作之后的第一段艳遇,是不是有点晚?

那是3月下旬的时候,我一个人出差去厦门。厦门不是我经常出差的地方,一般都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但是,那次确实有特殊情况需要去厦门,跟一个大客户有关,我就硬着头皮去了。

到了机场之后,我登录 MSN, 把签名档改成"2小时之后出发去厦门,真烦,各种不爽"(大致是这个意思,具体文字忘了)。当时我纯粹是想吐槽自己的苦逼生活。没想到,居然有个 MSN 好友对我说:"我也在厦门,要不要晚上一起喝茶?"

我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这个小哥是谁。我们是在两年前的一次投行暑期实习面试上认识的,他来自上海某著名高校,我们虽然是竞争对手但聊的很开心,交换了MSN。此后偶尔会在MSN上聊天,但是不多。自从毕业之后,就很少交流了。

那天厦门有点冷,比我想象的冷,我有点不适应。在出租车上,小哥就看出来了,果断脱下他的外套给我披上。就是这么一个小动作让我很感动,也为我们后来的事情埋下了伏笔。

我们在酒店里,渐渐到深夜了,我开始哈欠连天,小哥回头微笑着看我。气氛此时达到了今晚最暧昧,他说:你不去洗澡吗?

我此时有一百个理由赶走小哥,但是却鬼使神差地说:好吧,我先洗,你再洗(节操碎一地的节奏啊)。

出来的时候,他腰间缠了一个浴巾,腰部以上全部裸露,我竟然有些脸红。他是那种有一点肌肉的男人,看得出经常锻炼。我前面的男人都是清瘦的竹竿男,看见这种有肌肉的,不禁有些心动。

小哥轻轻从身后抱住我,然后慢慢解开我睡衣的纽扣,一个一个解开。我有一种在玩火的感觉,他的热情和欲望近在咫尺。等他解开最后两颗纽扣,手就很顺利地伸进了里面。

然后小哥一边双手揉捏着我的胸,一边说:没想到你这么瘦,居然还有C罩杯啊。我差点扑哧一声笑出来。接下来就不用矜持了吧。我主动转过身去,跟小哥面对面,我们开始激吻。他抓住我的睡裤往下脱,我怕他动作太大弄坏衣服,不停叮嘱他轻一点。至于他自己……身上早就只剩一条内裤了……

过了几天,我离开了厦门。后来虽然去过,但是再也找不到当初的心情。我跟小哥再见过两次,但都是公开场合,没有再独处过。如此纯粹而快乐的旅途艳遇,也成为了绝响。

三、深陷其中,沉迷酒店趴体

接下来要讲的是一个酒店趴体的故事,不过不是那种乱趴体,大家不要想歪了,发生在香港,就发生在我跟小哥的邂逅之后两个多月。

我在周末联谊活动的时候,认识了不少初到香港的韩国(专题)投行男。

韩国人给我留下的印象是:很会玩。那个周末,我认识的几个韩国哥们在中环开了间酒店总统套房,请了十几二十个朋友开趴,一半女一半男吧。那群人中大部分人我都不认识,就认识两三个哥们儿,女的一个都不认识。在香港,我的女性朋友不多,而且韩国妹子真心不讨喜。

正当我一个人在总统套房角落里无聊的时候,有个帅哥来找我搭讪。他那一张脸长的特别漂亮的那,颇有被包养的潜质。

我就跟帅哥聊起来了,他的英文名字叫Rick, 韩国人,但是母亲是新加坡华人,所以算是一半韩国一半华裔(专题)的混血。因为母亲是华人,所以汉语说的还不错,英语也很流利。我们很快聊了起来。

说到那晚酒店房间的事,开趴会干些啥大家应该都知道吧?玩游戏啊什么的,有时候玩猛一点。我那晚刚开始喝的不多,主要人都不怎么认识,一开始真心放不太开,不回应。

当大家都喝高了玩高了的时候,输了不止罚酒,啥玩意儿都出来了:什么舌吻,一男一女被关小黑要求互摸,男上女下做俯卧撑还得隔着张纸接吻,还有脱衣服啥的各种猛的都出来了。韩国人也真会玩,各种玩。

大家都喝HIGH了,我虽然没醉但也不是那么清醒了。所以身边男的各种勾着LZ的肩啊腰啊什么的也知道。说话离着特别近,耳朵痒痒的。

后来我在沙发上跟 Rick 聊天,已经忘记到底聊了什么了,反正就是越聊越起劲,越聊越开心,越聊越……

后来我们进了酒店电梯。Rick 几乎是架着我,一直往走廊里面走。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开始挣扎。正好走廊里面有一个沙发,Rick 就把我推到沙发上,开始强吻……

那么一瞬间,鬼使神差的,我居然开始回应 Rick 的接吻。然后 Rick 的手就很不规矩地在我的身上游走了。我穿的也不多,很容易就被摸到敏感部位。

虽然我绝不是什么清纯玉女,但是跟刚刚在趴体上认识的男人跑出来乱搞,是绝对没有过的啊。无论是 Peter 还是厦门小哥,都是跟我认识一段时间之后,才发生关系的。没想到,这次真的就像鬼使神差一样,那么轻易就举起了白旗……

四、周周转转,到底何去何从?

下面再播送一段插曲,这次也是如假包换的真实故事,绝非虚构,也没有任何添油加醋。

大约两年多以前,我有一个同事C,就职于IBD(你就把它理解为最苦最累但也很容易出人头地的部门就好了),参与了不少上市与并购项目。在一次失败的并购工作中,他认识了一家颇有前途的移动 APP 公司。该公司已经有不少免费客户,但是付费客户尚少,至于盈利更是遥遥无期。

C跟这家移动 APP 公司的高管很快混熟了,对方比他大不了几岁,而且是校友+同乡。C甚至还介绍我跟这家公司的高管在北京吃过饭,可见他们有多熟悉。酒酣耳热之际,我亲耳听到该公司高管(其实一点也不高大上,该公司总共才十几个人)邀请C到该公司来当财务总监,虽然工资不会太高,但是给股权,未来三年还有不断增加的期权。

当时C只是笑笑没有答应,后来他告诉我,该公司最终开出的条件,足以让他变成公司第三大股东,并且后续融资、资本运作都由他负责。可是,谁会抛弃自己百万年薪的现成工作,去选择前途未定的创业公司呢?两年多以前,那可是中国移动互联网界黎明前的黑暗,要找风投、要上市,可不容易。

记得有一次C亲口对我说,他之所以不走,是因为他留下来,再过两年,就可以升 VP 了,前途无量,还能跳槽去 PE,而且经济复苏之后投行还会是赚钱最多的,blabla…

你们猜现在那家移动 APP 公司的估值是多少?

现在,那家当年被C拒掉的移动 APP 公司在策划上市,按照现在互联网中概股一年上N家的速度,估计一两年之内就能上市了。刚刚完成的新一轮风投,具体估值多少我不知道,但是总而言之不会少于4-5亿美元这个量级。

当年C选择留在投行,却被证明大错特错。因为最近几年全球的投行生意基本上都很清淡,有个别时间点是好的,但是总体还是不行。大约在去年,C实在觉得混吃等死熬不下去了,主动跳槽去了某中资大型金融集团香港分公司,觉得凭自己的资历换到中资会风生水起。

没想到,换到中资之后根本没人鸟C, 因为他从来没在中资环境里工作过,思想过于西化,很快被上级疏远。那家中资集团从上到下又都是本土团队,显然不会给C什么施展空间。在那儿又熬了大半年,C终于痛定思痛,主动辞职离开了金融圈,去了另一家创业公司做VP。

转了一大圈还是回到了原点,我要是C, 肯定懊悔死了:绕来绕去,最后还是去创业了,还不如当初选择那个蒸蒸日上的创业公司呢。不过,我没什么可懊悔的,因为从来没有创业公司请我去当VP,更别说给股权了……

PS: 我和C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或许是红颜知己与蓝颜知己的关系,所以我经常能听到一些他发自内心的感慨,也算是我的老师吧。

五、告别新欢,旧爱重回身边

插播结束,话说回来,我跟 Rick 的关系持续了大约两个月。我们都知道,我们在一起的可能性是很低的,别的不说,Rick 家在韩国,只是暂时到香港工作。Rick和我都不喜欢香港,未来肯定会各自回国,天各一方。在这种情况下,好像也没法彼此给承诺吧。

就在我们享受着这种介于恋人和情人之间的关系时,我收到了一个非常惊人的消息:Peter 来香港工作了。

没错,就是两年前我的实习上司,也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我这辈子肯定都不会忘记Peter, 然而我以为实习结束我们就很难再见面。没想到,他再次被调到香港,据说是升职之前的准备。

我不是在公开邮件或通信录里发现这个变化的。Peter 给我的私人邮箱发了一封邮件,内容很简单,大致是:我将于X月X日到香港,住在XX地方,有空的话出来吃个饭吧。非常轻描淡写,可是我看了,为什么却心跳不已呢?

知道 Peter 到香港的事情之后,我三天没怎么睡着觉,吃安眠药都没用,心理既紧张又期待。

因为公司通讯录上有我在香港的手机号,Peter 很快就发来了短信:晚上八点在旺角XXXX餐厅见。

不管 Peter 怎么看待与我的重逢,我的准备还是很认真的。那天,我带了一个购物袋,里面放了一套适合约会穿的衣服。

而且,我在七点还跑去洗手间补妆。要知道,我跟 Rick 交往了这么久,都没有为他补妆过,而且我们约会的时候,我也不会特意换衣服。这说明 Peter 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比Rick重要太多了。我也是到了那个时候才知道。

因为不熟悉旺角的地形,我晚到了一会儿,刚进餐厅就看见 Peter 坐在离门不远的桌子上等着了。

我有点慌,快两年没见了嘛,坐下的时候又是一阵手忙脚乱,又掉包包、又掉钱包,Peter 坐在那儿微笑地看着我。我最受不了他的微笑,感觉能把我的心融化。虽然在 Peter 之后,我已经经历过三个男人了,此时却发现自己最喜欢的仍然是他好么。

Peter惋惜地表示,像我这个年纪的姑娘应该多出去约会、趴体。我有些醋意地说:你在上海,夜生活肯定很丰富吧,又祸害了多少妹子啊?

讲到这里,Peter 的手已经把我的手抓住了,然后我的心怦怦直跳。Peter 说:你比原先成熟了,也漂亮了,而且有气质了。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一感受到他的体温,就彻底丧失矜持了

然后 Peter 很自然地从桌子对面,搬到了我旁边,然后跟我接吻了。我完全瘫软在他怀里。这个男人真是我的克星,在他面前,我连半小时的矜持也维持不住,很快就放弃一切抵抗了……不知道为什么,在 Peter 的怀里,我总是睡的特别香。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就这样过了大约两个月,Peter 表示,他升职之后选择调回上海了。我居然有一种失恋的感觉。

我觉得跟 Peter 在一起的两个月是自己最幸福的时光,然而也是必须结束的。

而且,Peter 在香港期间,肯定还有别的女人。

Peter 离开香港前夕,我们躺在一起,好好地谈了一次心。我问他对我的整体感觉,他说:你是一个聪明、精明但是单纯的女孩,精明和单纯两种品质很少同时出现,所以你给男人的印象很不一般。他还说,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觉得这个女孩很紧张,做什么都小心翼翼,这种印象至今还没有消除。

当他终于离开的时候,我也松了一口气。要是他呆的时间再长一点,我真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一场梦总是要醒的,趁着我还能自我控制的时候,早点醒了算。

六、眼前一亮,所谓"正人君子"

有人问我,投行男有没有正人君子,我以亲身经历回答,有,肯定有,尽管我不知道他到底是正人君子还是 Gay。

我在北京有个朋友,投行男出身,年纪轻轻,经历丰富:中资外资都做过,买方卖方都做过,投行、研究、销售都做过,国内海外都做过。当然,每份工作做的时间都不算长,不过含金量是十足的。此人名叫 Issac, 一个很罕见、很装逼的名字。

Issac 跟我居然是在南锣鼓巷的酒吧认识的,可见此人有多文艺。我觉得,此人简直是投行女嫁人的绝佳对象:风度翩翩,知识渊博,健谈但是不饶舌,身体健康而且喜欢运动,毫无抽烟、酗酒、乱搞等不良嗜好;在工作之余还分别担任两个创业公司的二老板,人生赢家啊。 

当然,从头到尾,Issac 没有对我表现出什么兴趣,我也不是投怀送抱的女子,我们就一直以朋友的身份相处。后来有一次,那周正好出差来北京,周末干脆不回去了,在北京住着,发短信给 Issac: 我心情不好,出去唱K吧。那是周五晚上十点。

Issac 居然大半夜就打车出来找我了,然后去了雍和宫的钱柜。对了,Issac 的积蓄足够买几辆好车,但我从没见他开车,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在钱柜飙歌飙到次日凌晨两点,我嗓子都哑了。Issac 绝对是文艺唱将,从 Hotel California 到 We will rock you, 什么歌难度高就飙什么,而且嗓子颇好。说实话我心动了。

不知道为什么,唱K之后我反而更加郁闷,可能是唱的歌太苦情吧。那段时间我被三座大山同时压迫:感情不顺而且受到刺激,跳槽到新单位之后不适应,家里也出了一些问题。我感觉自己迫切需要减压。

从钱柜出来之后,我提议去喝酒。Issac说,都两点了,别去了吧。我倔强了,说你不陪我去我就自己去。于是 Issac 护送我到了旁边的五道营胡同,找到一家还没打烊的酒吧。我急于买醉,上来就要了三杯龙舌兰快饮,然后三分钟全干了。

然后我又要了鸡尾酒,一边喝一边想着自己苦逼的往事和乏善可陈的个人生活,热泪夺眶而出。Issac 好像有点惊讶,露出关(视频)心的表情,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抓住他的手臂说:你是我的好朋友,能说心里话的朋友,有你真好。大概是这样吧。

一般的投行男听到这话估计就直接吻上来了,但是 Issac 只是微笑,跟我很贴近,但又保持着安全距离。我越发感觉此人可靠,不由自主地向他靠拢,后来几乎是钻到他怀里。他只是微笑着,听我倾诉,偶尔伸手轻抚一下我,显得非常正经。

下面我说一个让自己觉得啼笑皆非的事情吧。这是插播。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两年以后,我跳槽到了另一家,同事里有一个比我略小的妹妹,在此称为小V吧。我们很快成了好朋友,这在金融职场是很少见的。

小V妹妹比我就小一岁,是那种可爱型的女生,肤色像陶瓷一样有光泽,我觉得像洋娃娃。我们经常一起吃饭、一起看演出,还一起去越南旅行过,是我在香港为数不多的好闺蜜之一。

有一次吃完饭谈人生,小V跟我感叹自己的感情经历,说当初入行的时候,接触过一位风度翩翩、会关心人、让她心暖的投行男,又说了一些这位投行男的个人细节,包括身高体重、着装风格以及约会时喜欢的地点……

小V一边说,我的心一边掉进了冰窖。我强打精神问她,这个投行男叫什么名字?小V扭扭捏捏地不肯说。我就说出了 Peter 的中文全名,小V大吃一惊。我则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很显然,Peter 对小V做的事情,跟他对我做的事情是一样的。小V也是那种天生比较单纯的女孩子,搞不好第一次也给了 Peter. 看样子,小V姑娘比楼主还要认真,甚至一口咬定那是一段感情,而不是逢场作戏。

得了吧,小妹妹,像你我这样的职场新人姑娘,人家不知道睡过几十个还是上百个了。谁没有年轻过,谁没有脑残过,时过境迁了还念念不忘,那就SB了。

固定链接: 某投行从业者的亲身经历:女实习生 就是用来睡的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goldcoin 于2016年12月20日发表在 财经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某投行从业者的亲身经历:女实习生 就是用来睡的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某投行从业者的亲身经历:女实习生 就是用来睡的: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