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正文

冯楚昊:药品回扣泛滥的根源:行政价格管制

一直以来,医患关系就是全民关注的话题,尤其是最近几年来,医生和患者之间出现的纠纷越来越多,当然不能一概而论说是哪一方的问题,毕竟每个人所站的角度不同。然而最近央视以8个月蹲守调查推出的16分钟专题报道“药品回扣泛滥”暗访,指出医生回扣占药价30%-40%,医药代表拿10%,将略为平复的医患关系推上了风口浪尖。

  药品回扣,持续时间久矣。医药代表一职,也不独中国有,西方也一样存在。其职能本也并非是发放回扣这样龌龊,而起的是医药互动、学术沟通和临床服务的作用。但镜头中的“医药代表”,举止鬼祟,公然行贿,严重偏离职业的正当合理性。而医生收取回扣的自然态度,让“医药代表”下个月赚回一部手机的“担保”,更让医生"白衣天使"的神圣形象再次崩坍。

 

其实,央视曝光的药材回扣内幕根本不是新闻,内幕也根本不是内幕,而是医药界人尽皆知的现象。比如无论是公立医院还是民营医院,“以药养医”都是普遍现象,多开药、开贵药只不过是“以药养医”的具体表现。药价虚高是相当普遍的现象,价格偏低或价格实在的药品,除非是非用不可的,在公立医院的使用量偏低。药价大约30%作为回扣,其实以各种方式流入医院,流向医生。

 

      到底这些现象出现的根源是什么呢?

 

其实央视每年都有关于这方面的报道,其矛头指向吃回扣的医生和送回扣的医药代表,然后楚昊看来这只是表面现象,属于外部原因,而根源问题应该反思一下相关的机制体制。

 

华商微盘正式上线了,只需要几秒钟就可以开户,迅速;手机随时随地可以操作,方便;门槛低资金要求小,安全;回本快最多只需6个点,高效。还在等什么,快来找楚昊了解详情吧。

 

      中国医药行业有三大体制因素,至关重要。

 

其一,按照卫生行政部门规定,所有医疗机构都对患者实行按项目收费。

 

按项目收费或按项目付费的游戏规则,自然会导致供方(医疗单位)诱导过度消费。供方为了增加收入,难免会使项目多一些,挑选有油水的项目。这里的供方行为,既有个人行为,也有机构行为。

 

遏制过度医疗的可行之道,在于推进医保支付制度改革,以打包付费代替按项目付费,以“一口价”取代“数明细”。世界上许多国家,既包括发达国家也包括发展中国家,在艰难推进了医保支付制度改革之后,过度医疗现象基本上得到了遏制。

 

其二,政府对医疗服务项目实施行政定价。

 

如果仅仅是按项目付费,医疗机构自然会过度医疗,但不大可能会以过多用药、以药养医、药价虚高和大吃回扣的方式过度医疗。以药养医的体制性根源在于政府对医疗服务实施的行政定价。政府定价,一来永远定不准,二来计划赶不上变化。

 

一般来说,凡是大宗的、普通的、定价者和老百姓都见过的项目,行政定价都偏低,这就是行政定价制度的初衷嘛!与此同时,定价者并没有多大积极性实时跟踪上万种项目的成本变化,也没有这种能力,因此行政定价的更新常常非常缓慢。

 

目前在全国公立医院正在执行的价格,很多都是在2000年制定的,有些在2006年或2012年有所调整,但也微不足道,远远赶不上CPI(消费价格指数)和人力成本上涨的幅度,更不要与大城市的房价相比了。

 

其三,政府对药品购销实施了三道管制,即最高零售限价、公立医院和民办非营利性医院的进货价管制、药品加价率管制。

 

既然大宗医疗服务价格偏低甚至畸低,医疗机构的运营只能靠卖药了。问题在于,政府又对药品施加了一道管制,即加价率管制,将医疗机构卖药用药的收益固化。如此一来,大量选用低价药品而获益的道路彻底被堵死了,医疗机构别无选择,只能选择买贵药。无论政府管制的加价率为15%还是0%,唯有药价高了,医疗机构和医生才会有获得收入的空间。

 

综合看来,楚昊认为并不能因为痛恨药品回扣就去抓医药代表,因为这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真正产生药品回扣的部分并不在医药代表,他们只是表现出来的看得见的部分,只是一个工具,一个表象,根源还是需要政府能够在药品体制方面做出改变。

 

获取更多实时资讯行情解析,请关注公众号——冯楚昊。

固定链接: 冯楚昊:药品回扣泛滥的根源:行政价格管制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冯楚昊 于2016年12月29日发表在 财经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冯楚昊:药品回扣泛滥的根源:行政价格管制 | 三个硬币

冯楚昊:药品回扣泛滥的根源:行政价格管制: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