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正文

实现“美国制造”,特朗普得先拿女儿的品牌开刀(组图)

实现“美国制造”,特朗普得先拿女儿的品牌开刀(组图)

Danny Ghiti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纽约萨克斯第五大道百货销售的伊万卡·特朗普品牌服饰。她公司服装系列的大部分产品都是在国外生产的。

在萨克斯第五大道百货(Saks Off Fifth),产自印度尼西亚的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品牌白色涤纶和氨纶衬衫从69美元(约合人民币480元)降价到了34.99美元。在几个架子之外,该品牌黑色和白色夹克产自越南,而在相隔几个街区的梅西百货公司,该品牌产自中国的短皮靴100多美元一双。

在第五大道的特朗普大厦,一款35美元蓝色棉帽子上绣着“特朗普国家高尔夫俱乐部”的字样,它产自孟加拉国。特朗普大厦的连帽衫产自巴基斯坦,卖给游客的价格是50美元。

如今大多数服装都不在美国生产。在这个本土自豪感和民族主义热情高涨的时代,那已经成为了一种政治责任。但在候任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和他女儿伊万卡拥有的服装品牌中,这种冲突显而易见。

特朗普把那些在中国和其他国家进行生产的公司视为经济叛徒,称他们带走了本该留在国内的工作机会。他指责这种体系,但也承认自己从构成这个体系的政策中受益。自当选美国总统之后,他继续抱怨全球力量,威胁要用高关税惩罚一些公司,除非它们把生产岗位转移到美国。

如果特朗普要兑现这样的承诺,那么他不仅要拿自己的品牌开刀,还有女儿的品牌。

特朗普不会损失太大。虽然他的货物主要是在海外制造,但在他的绝大多数零售店铺中,已经不大看得到特朗普伏特加和牛排。在他的酒店、高尔夫球场以及亚马逊上的独立卖家那里,你能找到的无非是一个垂死服装系列的残余,或者销售不畅的特朗普品牌的运动衫和帽子。

相比之下,伊万卡·特朗普的公司是特朗普真正要针对的那种类型。她大部分鞋子和衣服的零售价低于150美元。大衣差不多400美元一件。

影响定价的因素包括材料和生产成本,以及运费、关税、营销和广告费用。在海外生产产品价格便宜,这意味着伊万卡和她的鞋履、配饰及服装制造合作伙伴可以赚到更多钱,这些合作伙伴包括Marc Fisher鞋业、G-III服装集团,以及Mondani(伊万卡的公司,这是一家私人持有的企业,不披露财务数据)。

《纽约时报》看到的贸易数据库Panjiva和ImportGenius各自编制的货物运送信息显示,伊万卡几乎所有的产品都是在海外生产的。ImportGenius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截至12月5日与伊万卡有关的进口商品共有193批,主要是中国制造的鞋子和手袋。通过对数以百计的服装标签所做的一份评估报告和G-III服装集团提供的财务文件显示,她的衣服和衬衫产地在中国、印度尼西亚和越南。

这就是服装业所面临的严峻现实。

实现“美国制造”,特朗普得先拿女儿的品牌开刀(组图)

Danny Ghiti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伊万卡·特朗普品牌的鞋履每双不到150元。

零售业的利润率很低,所以在海外制造产品对公司的利润至关重要。美国服装与鞋业协会(American Apparel and Footwear Association)的数据显示,美国人在沃尔玛、梅西百货和塔吉特(Target)购买的大部分服饰——97%的服装和98%的鞋履,都是在国外生产的。

美国服装制造商追逐廉价劳动力有着悠久的历史,他们在20世纪80年代搬到中国生产产品,然后搬到亚洲其他地方。现在,中国鞋履制造商在非洲建了工厂,那里的工资每人每月约40美元,而在中国为400美元。

即使如此,开展海外战略也不一定就能生存下来,特朗普自己就有这样的经历。

在第五大道的特朗普大厦,特朗普商店(Trump Store)位于大堂楼下,夹在餐厅和冰淇淋店之间。你可以买到65美元一件的白色高尔夫球衫,产自南部非洲国家莱索托,但是这里看不到其他太多的特朗普品牌产品,比如在楼上陈列的产自越南的正装衬衫。

去年,梅西百货不再销售特朗普品牌的服装系列,原因是他对墨西哥移民做出了煽动性的评论。现在寻找该品牌领带、正装衬衫和配饰的最好地方是亚马逊网站——即使在那里也只是一堆大杂烩。

为特朗普品牌生产床罩和床单的公司Downlite说,该公司去年已经结束了与他的合作。由Dorya设计的特朗普品牌寝具也没有存货。该公司表示,他们接到订单后会在海外进行制造。

特朗普在竞选访谈中说,他也想在美国生产自己品牌的服装,但很难找到接单的公司。当ABC电视台的乔治·斯蒂芬诺普洛斯(George Stephanopoulos)请他进一步解释时,特朗普说,“他们根本不在这里生产服装。”

事实并非完全如此。

总部位于俄亥俄州阿凯纳姆的全美服装公司(All American Clothing Company)总裁B·J·尼科尔(B J Nickol)表示,他雇佣了15人剪裁、缝制和运送衬衫、牛仔裤和毛线衣,还在约20个州有自己的分包商。据他估计,全美公司制作一件马球衫的成本为10到15美金,包括材料和人工。他给它们设定的售价为28至38美元左右,大概为特朗普大厦售卖的马球衫价格的一半。

尽管这家公司主要是向个人销售衬衫,但尼科尔说他会欢迎特朗普这样的大客户。尼科尔表示,他亲眼见证了服装制造厂搬走对他所在社区的影响。“我们能想到的弥补那种影响唯一办法,就是保住这里的工作机会,”他说。

实现“美国制造”,特朗普得先拿女儿的品牌开刀(组图)

Alex Wroblewsk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位于曼哈顿特朗普大厦大堂的伊万卡-特朗普珠宝店。因为父亲针对少数族裔的煽动性言论和潜在利益冲突,伊万卡已经面临反弹。

尽管服装制造不太可能大规模重返美国,但特色产品或高端服装有可能做到。时装设计师托德·谢尔顿(Todd Shelton)就是在新泽西州东拉瑟福德的一家工厂加工自己的服装。他制作时髦的单品,在网上进行销售。

但这中间也存在权衡,也就是说价格。托德·谢尔顿的女式牛仔裤要200美元一条,牛津布衬衫则需180美元一件。

而且成本只是其中一个因素。还有一个是时尚。

最近,伊万卡试图在美国推出一款人字拖。据知情人士透露,她和主要的合伙人之一马克·费希尔(Marc Fisher)给零售商们提供了一款设计。但买家们不喜欢这个设计——它没能面世。

对于伊万卡-特朗普这个品牌,现在还出现了另一种变量:政治。

在竞选期间,伊万卡担当着为父亲传话的更为优雅的特使角色,现在她承受着将工作机会带回美国的压力。在选举结束后的时代,她精心塑造的公众形象——也是这个品牌的核心所在——面临风险。

她被指控在与一家公司达成一项许可权交易时,与日本首先安倍晋三(Shinzo Abe)进行会面,这家公司最大的股东是日本政府的全资子公司。被她父亲针对少数族裔的煽动性言论冒犯的消费者,持续抵制她的产品。

伊万卡承认,在父亲准备进入白宫之时,会存在一些利益冲突。她表示,如果被要求担任父亲及特朗普政府的顾问,她会辞掉自己同名品牌掌门人的职位。

“我会完全脱离自己的生意,”伊万卡说。她也在考虑暂时离开特朗普集团,她目前是该集团负责开发与收购业务的执行副总裁。特朗普的代表拒绝置评。

但这并不会使得其公司的战略发生巨大改变。她和她的团队不打算单单为了平息外界的批评而将生产环节搬回美国。

“说我们想这么做当然是好事,但我们也想做出负责任的商业决策,”伊万卡·特朗普品牌的总裁阿比盖尔·克莱姆(Abigail Klem)说。“从商业角度看,我们必须基业常青。”

转自:文学城

固定链接: 实现“美国制造”,特朗普得先拿女儿的品牌开刀(组图)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bitman 于2016年12月30日发表在 财经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实现“美国制造”,特朗普得先拿女儿的品牌开刀(组图)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实现“美国制造”,特朗普得先拿女儿的品牌开刀(组图):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