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正文

年内频现违约兑现 年末遭遇代持危机

编者按:2016年国内债市 烦就一个字,对于国内债市投资者而言,2016年债市所经历的一幕一幕,想必会永远记在他们的脑海里,终生难忘。


年内频现违约兑现 年末遭遇代持危机


就国内投资者而言,只要是提起投资债市这两个字,第一反应就是这是一项稳稳的投资。因为在投资者的心目中,买到手的债券无法兑现这种事是无法想象的,天啊,还会有这么糟糕的事情发生吗?


债市的低风险性使其拥有了众多投资者特别是基金投资者的喜爱。无论是货币型基金,还是混合型基金,甚至是偏股型基金,都会在自己的资金池中放入自己心爱的债券,以作为投资天平中的压舱石。


尽管投资债券的回报率并不高,但是考虑到债券投资的低风险和高流动性,都使其成为银行理财产品眼中的最爱。为了提高债券投资的回报率,一些机构投资者相继加大了债券投资中的杠杆比例,通过加大杠杆比例,以较少的资金拥有更多的债券,债券的投资回报率在高杠杆的推动下总体上涨。


在有心或者无心之人的推动之下,债券投资的高杠杆逐渐被大多数机构投资者所接受,虽然公募基金明确规定了债券投资的杠杆上限,但是在市场逐利大潮的推动下,债券投资的杠杆上限步步攀升,1比9的杠杆比例成为标准配置。而在银行存款利率逐步降低的大趋势下,收益回报率高于银行存款且风险较低的债券投资更是受到了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的青睐,使得这几年的债市投资呈现出少见的好光景。


哲学界有句老话:透过现象看本质。当大量的高杠杆资金聚集于债市大吃大嚼分享盛宴之际,其投资风险也就逐渐聚集,并在寻找爆发的窗口,而2016年投资理财市场上频频飞来的黑天鹅,彻底点燃了压在债市投资门口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实体经济增速下滑打破债券刚性兑付金身


2015年下半年以来,国内实体经济增速下滑,很多传统产业都呈现出产能过剩现象,尤其是钢铁业和煤炭业的去产能和去库存,已经被提到国家经济工作管理的重点。


实体经济增速的下滑,不可避免的影响到了债市。由于很多钢铁企业和煤炭企业在年景好时发行了大量的企业债以便扩大产能,而当去产能和去库存的大潮袭来之际,这些企业发行的企业债首先遭遇到了兑付危机。


2月14日,山东山水水泥集团有限公司超短期融资券“15山水SCP002”本息无法到期兑付,发行规模8亿元。


3月8日,淄博宏达矿业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债资金,短期融资券“15宏达CP001”不能按期足额偿付,涉及金额约为4.32亿元。


3月17日,南京雨润食品发行的短期融资券“15雨润CP001”因公司未能筹措足额资金兑付本息,无法按期偿付,涉及金额5亿元。


3月28日,东北特钢发行的8亿元短期融资券“15东特钢CP001”由于未能筹措到足够的偿债资金,不能按期足额偿付,已构成实质性违约,成为地方国企在公募债券市场上的首例违约。


4月7日,中煤集团山西华昱能源有限公司发行规模为6亿元的短期融资券“15华昱CP001”不能如期兑付,成为首家债券违约的煤炭央企。


4月11日,中国铁路物资股份有限公司申请公司相关债务融资工具于当日上午开始暂停交易,待相关事项确定并向投资人披露后,再申请恢复交易。


一系列的债券违约现象不断敲击着债市投资者的小心脏。据WIND资讯统计,截止2016年12月15日,共有88只债券发生违约,涉及到52家发行企业,违约规模496.94亿元。其中,交易所违约债券共29只,涉及发行人26家,违约规模53.00亿元;银行间违约债券共51只,涉及发行人22家,违约规模442.70亿元;地方股权交易所8只,涉及发行人4家,违约规模1.24亿元。


从违约债券类型来看,以违约期数而言,私募债违约最多,但违约规模上定向工具却最大。具体来看,企业债3只,规模31.00亿元;公开发行公司债3只,规模20.70亿元;中期票据10只,规模120.50亿元;短期融资券20只,规模122.50亿元;私募债33只,规模32.84亿元;定向工具18只,规模168.70亿元;证监会主管ABS1只,规模0.70亿元。


一个接着一个的债券违约现象不断在债市爆发,让身处债市的投资者头一下就懵了。然而,债券违约还不是债市投资者最感头痛的事情,2016年12月债市爆发的国海证券“萝卜章”事件把20多家券商和银行拖入其中,投资者脑袋“轰”地一声:这下子麻烦大了。


萝卜章事件浮出水面 债市麻烦大了


2015年以来的全国范围内的资产荒,加剧了各路资金向债市的流入,也使得为债券投资徒增隐形杠杆的“代持活动”在行业内形成新常态。某债券交易员坦言,“2014年以来的债券牛市,也使债市的隐形杠杆越来越高。”


不过,随着今年以来债券违约事件的频发,原本顺风顺水的债市如今也是风雨飘摇。


12月14日,市场曝出一个惊人的消息,国海证券一个债券团队负责人张扬出国失联,请廊坊银行代持的100亿债浮亏巨大,消息称张扬用“萝卜章”冒用国海证券名义进行交易。债券市场“代持”的巨大黑洞,在国海证券的“假章门”事件下展露无遗。


继12月15日召集部分涉事机构开会沟通后,12月19日,国海证券再发公告承认,正与相关机构进行沟通核实情况,并对其管理制度进行自查。而国海事件带给市场的另一影响,则是对债券代持交易监管升级的预期正在上升。由于代持这一杠杆活动在银行间债市中并不鲜见,对政策变化的担忧也有可能从情绪上对债市构成次生冲击。


在业内人士看来,一旦监管层对债券代持采取更加严厉的监管措施,隐形杠杆的承压将对债市带来次生冲击。


受到国海证券假章门事件的冲击,12月20日,国债期货开盘继续大跌,10年期国债期货主力合约T1703跌幅1.15%报93.5元。5年期国债期货主力合约TF1703跌幅0.76%报 96.98元,创上市以来新低。


中金公司固收研究团队指出,目前货币政策趋紧已成为市场共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到“货币政策要保持稳健中性,适应货币供应方式新变化,调节好货币闸门”,从历史上来看,当货币政策提到“闸门”或者“流动性闸门”都意味着处于收紧的基调上,这也意味着,号称投资理财市场上最后一块净土的债市在2016年已经是麻烦缠身。




 

转自:未名新闻

固定链接: 年内频现违约兑现 年末遭遇代持危机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freepublic 于2016年12月30日发表在 财经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年内频现违约兑现 年末遭遇代持危机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年内频现违约兑现 年末遭遇代持危机: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