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正文

乐视体育是如何断电的?贾跃亭再调查

编者按:贾跃亭和他所创立的乐视正在遭遇又一场事关存亡的危机。在蒙眼狂奔大兴“生态”的两年之后,资金链的缺口成为乐视当下最严重的问题。而覆巢之下的乐视体育,即便想要好好大干一场,也无法摆脱这种牵连。乐视的资金腾挪术砸懵了乐视体育,乐视体育无路可退。


乐视体育是如何断电的?贾跃亭再调查


对于乐视,很多人都有一个复杂的审视:它太过疯狂,又让人捉摸不透,冥冥之中期待它会是一个另类存在的“大家伙”,贾跃亭当然也这么想。但现在,一根棍棒打来,43岁的贾跃亭和他所创立的乐视集团,正在遭遇又一场事关存亡的“打击”。资金链的缺口无可避免地波及到了乐视的各个业务线,乐视体育自然也难以独善其身。而这种牵连并非直到最近才暴风骤雨般地显现。乐视体育已经深陷煎熬数日。


“钱荒”调查


资金危机始终是悬在乐视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据不完全统计,乐视是5家A股公司、13家新三板公司的前五大应收账款方,涉及金额约4.5亿元。


2016年半年报披露,乐视是电广传媒、慈文传媒、中科曙光3家A股公司,和力辰光、耀客传媒、顶峰影业等13家新三板公司的前五大应收账款方,涉及金额合计约4.3亿元。另外,虽然乐视没进入一些公司前5大应收账款方,但根据投资者互动平台消息,捷成股份、银禧科技对乐视也存在应收账款,其中捷成股份子公司华视网聚对乐视网的应收账款为2000万元左右。根据上述公开信息粗略统计,18家上市/挂牌公司对乐视的应收账款超4.5亿元。


虽然有些上市公司前5大应收账款方并未出现“乐视”,但也被投资者挖出、询问。比如,近日捷成股份子公司华视网聚对乐视网的应收账款获得投资者关注,其在互动平台上回应称,“截至10月底,华视网聚对乐视网的应收账款余额为2000万元左右,不会因市场传闻的乐视资金链问题而出现坏账计提金额较大并影响公司业绩的情况”。


近日,银禧科技在互动平台也遭到投资者有关乐视是否欠款的提问,其在互动平台回答,“乐视和子公司兴科电子的往来款都在合理信用范围内,目前乐视并没拖欠兴科的货款。”


在18家A股和新三板公司中,虽然大多数表示“合作照常”,但不少也按照正常的会计处理进行了小比例坏账计提,一般是1%~5%,只有电广传媒一家进行了全部计提。2016年中报显示,电广传媒对乐视网(天津)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为2220万元,计提坏账准备2220万元。据《21世纪经济报道》


未按时支付


约6成版权费


未按时支付


2014年3月20日,乐视成立了乐视体育子公司,聚拢了一大批体育行业的精英。在今年4月宣布B轮融资前,乐视体育已砸下巨额费用购买大量赛事转播版权,覆盖了绝大多数运动项目,B轮之后又先后采购了英超、NBA港澳地区等赛事版权。贾跃亭曾表示,“乐视体育用两年时间成为了绝对的行业老大,无论是用户数、收入规模还是价值创造上,都是行业遥遥领先的,而且体育对整个生态的反哺作用是非常大的。”但现在这个“绝对行业老大”也是状况频出。


作为英超在内地的版权方新英体育25日称,“如果乐视体育不能如期交付英超2016~2017赛季版权的3000万美元尾款,乐视体育的英超信号将在周一被掐断。按照合同规定,已逾期一周未支付,事实上20号是还款日期,双方仍在就此事进行沟通,还款期限定在26日6点,已经做好了断(直播)信号的准备。”按照新英体育给出的说法,这个过程中,新英虽多次与乐视沟通催款,但乐视体育的态度始终比较消极。之后的整个26日,双方进入到了焦灼的谈判阶段。


在此之前,新英体育已经通过一些方式在向乐视体育施压催款。比如,12月19日,本应播出的英超精华,最终并未在乐视体育如期播出,乐视体育英超评论员詹俊曾在当天发微博表示,“卫星信号接收原因(上传方出状况)本期英超精华无法录制,请各位球迷谅解。”但真实情况是,新英在12月19日把给乐视的英超精华断掉了。


最终双方在26日下午达成一份谅解备忘协议,乐视体育仅支付了“极少部分”尾款,新英体育首先同意英超在乐视体育平台上继续播出至12月27日。不过,新英体育方面对外并未透露乐视本次已支付的具体金额,但显然乐视体育肯定要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支付剩余尾款,而根据目前市场获得的信息可知,乐视体育支付的部分尾款只够乐视继续购买仅仅一个晚上的英超转播权。


此前,乐视体育已试图取消与ATP官方签下的ATP大师赛和ATP500赛事版权合同。按照合同规定,乐视体育必须提前全额支付每年的版权费用,也就是说,2017年的ATP系列赛事版权费用,乐视体育必须在今年9月30日的截止日之前支付完成,但实际上其并未履行合同。从今年10月的上海网球大师赛开始,ATP方面就中止了对乐视体育传送ATP系列赛事转播信号。在报道上海大师赛的过程中,乐视体育未能实现视频直播,使用的比赛集锦存在右上角用马赛克进行遮标处理,版权来源不明。


据悉,乐视体育现在有大约超过60%的版权费未按时支付。一位体育版权业内人士指出。“我们接下来的一些版权都不敢卖给乐视体育了”。


业务遇挫


赛事运营和智能化


业务遇挫


除了在版权合同上遭遇资金困境,乐视体育的其他项目亦存在状况频出的现象,这其中就包括其体育生态规划的四大板块下属的赛事运营和智能化业务。


今年7月25日下午,在距离国际冠军杯(ICC)北京站比赛开始不足5小时,赛事组委会和运营方乐视体育突然宣布比赛取消。两个月零9天后,国际汽联宣布:国际汽联和WRC(世界汽车拉力赛)取消原定于9月8日~11日在北京怀柔境内进行的WRC中国站比赛。如今这两项赛事也有了最新进展。2017年国际冠军杯中国赛,乐视体育将不再作为赛事运营合作伙伴参与,赛事IP所有方及推广方将自己办赛。同样取消的还有2017年WRC中国赛。


赛事上遇挫,让乐视体育赛事运营部门有点动摇。原乐视体育赛事中心总经理刘世杰已于8月22日加盟东方园林――原NBA中国副总裁、乐视体育副总裁邱志伟在此担任产业集团联席总裁、体育总裁。


不过,乐视体育目前留有运营的赛事仍包括重庆女子半程马拉松、女足超级联赛、Shake Run等。


智能化业务同样处于一个尴尬的处境。2015年12月16日,乐视体育宣布冠名华熙国际旗下五棵松体育馆为“乐视体育生态中心”,并且携手“将五棵松体育馆升级为全球领先的智能化场馆”。但双方在该项目上始终未有实质性推动。


钱去哪了?


乐视体育融资


钱去哪了?


10月21日,负责法拉第未来内华达工厂建设的项目主管向法拉第未来发出警告信,称其拖欠9月份共2100万美元工程款。贾跃亭正是法拉第的主要投资人。紧接着,国内媒体传出乐视拖欠供应商巨额款项的报道。然后是乐视网股价持续下跌,四天累计跌14.62%,市值蒸发超过128亿元。在今年7月的媒体采访中,贾跃亭曾经说过,汽车生态肯定是乐视七大生态里排第一的,这也是之前已获得大额融资的乐视体育为何至今会面临资金拮据的一个原因。


在乐视旗下的整个生态矩阵中,乐视体育有成型的产品和收入,又处于体育产业这一炙手可热的风口浪尖,其未来发展在业内比较受到认可,A(包括A+轮)、B两轮融到88亿元的巨额资金和超过200亿人民币的估值证明着这一点,但乐视体育获得的融资部分被用于乐视其他业务中。


乐视体育当初和国安俱乐部确实签订了20亿元的入股协议,根据协议去年12月便应支付的费用被一直拖到今年年中。到了7月左右,大股东乐视网抽调了乐视体育资金用于造车,导致经营压力太大,时任财务总监和投融资总监离职。乐视体育最终入股国安失败。


事实上,就现有资源而言,乐视体育已经在收入方面几乎已经做到了极致。据其官方数据,乐视体育会员数量已经突破300万,但需要注意的是,这背后包括乐视体育打包售卖或赠送出去了大量的电视、手机等产品,同时预支了未来的部分会员收入。在包括乐视体育的整个乐视生态中,面临的同一个挑战就是“杯子”太多,“盖子”太少。“魔性”的贾跃亭已经让乐视体育无路可退,他们需要一起启动一场最艰难的变革。



 

转自:未名新闻

固定链接: 乐视体育是如何断电的?贾跃亭再调查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freepublic 于2016年12月30日发表在 财经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乐视体育是如何断电的?贾跃亭再调查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乐视体育是如何断电的?贾跃亭再调查: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