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正文

学者:2017年美国很可能与中国开打贸易战

  主讲人:潘英丽(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

  主题:如何应对日益增长的不确定性

  时间:2016年12月28日

  主办:上海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上海市经济学会

  2016年美国经济企稳明显,而2017年特朗普(专题)上台则让美国经济和政策充满不确定性。2017年是否会如美联储预计的那样加息三次?美国与中国是否会展开贸易战?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潘英丽认为,美国明年加息三次可能性不大,但中美贸易战的可能性很大。潘英丽指出,强势美元对美国的出口、GDP的增长,包括对美国的债务负担都是不利的。按照“十年熊市五年牛市”的美元与黄金脱钩后的更替规律,2018年美元要走十年下坡路。

  对于2017年的中国来说,她认为,满足人口流入一线城市的刚性需求,一线城市应该多投放土地,把大城市包括周边配套的城市房地产做起来,同样可以拉动经济。

  以下是澎湃新闻对潘英丽发言的摘录:

  我对美国经济和美国政策谈点看法。刚才看了一下联合国前几天发的一个2017年预测报告。根据他们的报告,美国的增长速度是会略有上升。现在大家看下来,美国的经济企稳有一点复苏,这基本是明确的。不明确的是货币政策。加息三次还是加两次?是不是跟中国开打贸易战?

  从贸易的角度来看,三个对美国顺差比较大的国家是中国、日本和德国,其中最大的是中国,50%的逆差。拿中国开刀,这是特朗普既定的方针。货币恐怕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强劲,明年有两次加息已经是美国最好的表现了,三次的可能性不太有。但是从贸易模式角度看,“开打”的可能性非常大,这一点对我们更多的是负面效果。

  先谈一下背景,美元最差的时候美元指数70点,假如会破105点,那就是上升50%。而在1995年最低点是80左右,后来最高120点,也是上涨50%。其实已经有企业看空美元了,瑞银集团说要做空美元,它认为美元兑日本高估了30%。我的看法也是。当然美元后面能够往上窜到哪里还取决于全球环境。之前我们开过一个汇率方面的会议,专家从国际货币政策环境的角度得出一个结论:美元其实已经不反映美国经济有多强劲,而是已经变成全球的恐慌指数。全球经济越不稳定,美元窜得越高。美元到底能窜多高,还取决于后面有没有大的黑天鹅事件。

  美元指数涨得最高在1985年,那一波涨了100%左右。那时候美国的实际利率是16%,但现在和那个时候的情况完全不一样,现在基本不太可能突破120点,因为本世纪初或者上世纪末的120点是在美国“新经济”时期。当时是克林顿的第二个任期,美国还有财政盈余,但现在它的财政赤字是非常严重的。我认为不大可能突破120点,能够窜到110以上也很了不得,明年可能会是在110-120点之间。

  我认为2018年美元要走十年下坡路,就是美元可能会步入长期的贬值阶段。花旗集团有一个判断,从美元和黄金脱钩以后,美国的走势是十年熊市和五年牛市的更替。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美国必须有更长时间的贬值期,对它这样一个对外负债的国家,才体现了他的国家利益。升值债务成本上升,贬值才是降低债务负担的一种手段。从时间上看,2018年美元应该会往下走。

  第二个依据,美国的经济总量占全球比重在“新经济”以后是最高,达到全球三分之一,33%。这一波危机下来以后最低到21%,最近有很强的反弹,在25%以下。经济总量在全球占比是用美元计价,所以美元强劲,它的比例会相应夸大一些。从美国经济的国际地位来看,美元也很难突破上一次的高点。

  第三个看财政状况,它的财政状况是非常危险的。虽然现在债务占GDP的总量突破100%,实际上它的发展态势是非常令人担忧的。我看到一个数据,美国从建国1776年到里根上台1981年,只积累九千亿多一点的债务,里根到小布什下台后突破十万亿,奥巴马两任突破二十万亿,就是又增加了十万亿。现在大家预测,很可能在特朗普第一任的四年里,就是在2020年,就突破三十万亿。这种情况下,每年的利息要接近一万亿。特朗普接下来采取的是“里根政策”,但里根当年是九千多亿的国债,特朗普已经有了二十万亿国债,他很难和里根去攀比。第二个情况,美元升值对美国经济的伤害非常大。2016年,特别是第三季度、第四季度增长比较好的,投行的分析是拉美大豆出现欠收,美国大豆拉动了GDP0.6个百分点,扣掉这0.6个百分点就是2.6。所以它第三季度有3.2,大豆出口拉动作用很大。从这个角度讲,美联储去年年底有一个研究报告,假如美元升值10%,美国在未来的三年内GDP的增长减少1.5%,美元假如升值15%,GDP损失在未来三年是2.5%。

  从这个角度看,特朗普不是去全球化,他是跟中国学,重商主义。他也追求至少缩小一点点逆差,他希望重建制造业,把美国的产品出售到全世界。这样的话,强势美元对美国的出口、GDP的增长,包括对美国的债务负担都是不利的。所以后面打贸易战是肯定的,要求人民币(专题)升值也是肯定的。本世纪初,中国在美元指数里的权重占6.8%,现在已经占20%多。他说要让美元指数降下来的话,只有让其他国家货币往上顶,才能够相对贬值。所以美国加息,更高的利率、更强的美元、更多的升值对它一点好处都没有。从美国国家利益角度来讲,最好是不加息,然后大量资本回流,美国的金融资产价格就起来了。它的债券,国债收益率跌到最低,然后再跟价格涨高,股票指数涨高,上市公司通过借钱回购股份,利率一提高就要抛售,所以当外国来接盘就抛给你们。国内做战略研究的专家说美国股市的风险可能是蛮大。

  我们有两次经验可以总结。一个是2006年QDII出去,最后套在了2006年国际最高点(因为2007年就危机了),我们亏损很多。第二个,美国说美国次贷危机发生是亚洲储蓄回流美国,把它的泡沫吹起来。韩国(专题)人做研究说,实际上是大量的欧洲银行参与到美国市场。后来为什么欧洲发生银行危机,为什么政府救银行发生欧洲政府债务危机?里面有因果关系,是欧洲大量银行参与到美国市场后套在了最高点。现在美国的金融市场是不能再碰的。我们走出去,重在直接投资和并购,这个可以做。答辩金融市场不能碰,里面泡沫太大,而外面人搞不清楚。

  美国2017年美元会走到最高点,后面开始往下走。它有一个很重要的办法就是,压中国、日本和德国,通过一些贸易的政策对付这几个国家,同时会压人民币升值,从这个角度上讲,人民币是没有太多贬值空间的。我们给国家的建议是,趁特朗普没上台,应该先贬一贬,为后面升值保留出一点空间,对投资者来讲没有太多恐慌。这两天人民币走得很稳,而且没几天就过年了,今年不会突破七。这个是央行的策略考虑。这两天跌的话,马上五万块钱就好提了(个人购外汇额度5万美元),大家都要挤兑了。所以这段时间会稳定。但是我们指望明年上半年能够贬一贬,贬了以后,后面(美国)再要求人民币升上来。对投资者来讲,没有太多的必要“搬进搬出”。

  从外汇管制角度上讲,老百姓要换汇没有问题,可以买B股或者换成美元存款账户,没有离开我们的银行系统。企业要对外投资还是应该放,特别是有些新兴市场经济体汇率已经贬了30%、40%,资本回流以后正缺钱,我们倒是可以趁虚而入做一些投资。外汇管制对直接投资和并购还是要区别对待,就是说,不要炒外汇,炒外汇要限制,但是有真正投资背景的、有好的项目还是应该放。外汇储备就算是跌到2.5万亿,减到2万亿,都没有什么太大问题,关键是国内不稳定因素怎么消化掉,把国内自己的事情做好恐怕更重要。

  “如何应对日益增长的不确定性”这个题目非常好。明年要开十九大,中央的基调是什么?2017年就是稳。不希望出问题,十九大能够比较顺利的召开。关于经济增长速度,中央的态度是清晰的,接下来不太强调GDP增长的目标,有可能减掉0.2个百分点,减掉0.3个百分点,他认为对转型和对后面的发展没有太大的问题。

  现在比较大的问题是什么?我们的县,特别是中西部地区的县和地级市以及政府的财政非常困难,好多公务员工资已经发不出来。所以希望把一线城市压着不让炒,那么资金能回流到二三线城市,去帮他们减掉一点库存。当然市场不一定会按照你的意愿来做。满足人口流入的刚性需求,一线城市应该多投放土地,把一线大城市包括周边配套的城市房地产做起来,同样可以拉动经济。以满足刚需为基础,而不是把地价、房价炒得进一步高,这个地方确实有泡沫。(本文根据主办方速记和现场录音整理,未经演讲者审订。)

转自:倍可亲

固定链接: 学者:2017年美国很可能与中国开打贸易战 | 三个硬币

【上一篇】
【下一篇】

该日志由 freepublic 于2016年12月31日发表在 财经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学者:2017年美国很可能与中国开打贸易战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学者:2017年美国很可能与中国开打贸易战: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