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正文

冯楚昊:中产的焦虑,也是我们每个人的焦虑

谁是中国的中产阶层?有杂志曾定义中国中产阶级为家庭年收入在1.15万到4.3万美元之间的人。1.15万到4.3万美元,按照当前汇率换算为7.92万到29.62万人民币。相信大家看到这个数字都会呵呵一笑,面对如今高不可攀的房价,30万的年收入可能才勉强达到中国中产的门槛。​

  虽然很多人已经步入了中产阶层,但他们并没有因此而活得很快乐,反而还产生了严重的中产焦虑症。他们或许有房、有车、有体面的工作和稳定的收入,却依然整日忧心忡忡——担心资产贬值、担心子女教育、担心医疗和养老,一旦有风险事件发生,更是手足无措。

 

  追房价的人

 

有人调侃:“2016年涨得最快的是房价,跌得最快的是股票。”一边是部分城市房价尤其是学区住房节节攀高,购房经济压力随之加大;一边是居民理财渠道乏力,中等收入群体想要获得更多的财产性收入并不容易。

 

在中国一线城市,年入50万已经跨入了中产阶级,但是房价在过去10年涨了10倍,工资收入根本跑不过房价增幅。简单点说,在中国一线城市,如果你没房,中产就依旧是个梦想。

 

那么有房产的呢?一样不容易。如果你没有卖掉房产,这些增值只是纸上财富;如果你卖掉了房产,你需要花更高地代价才能再买一套。没房的绝望,有房的心慌。一旦踏错,几乎就失去了中产的资格。

 

  子女教育的压力

 

较高成本以及较长时间的教育投入,通常是中产人士自身掌握职业技能的主要途径。因此,中产人士往往也希望子女能够接受良好的教育,择校、补课、培养兴趣特长、出国留学等都需要投入不少花费与大量精力。与此同时,入托难、入园难、择校难,就连课外补习班也要靠抢…… “别人家的孩子”无疑成为了许多中产家长的又一焦虑来源。

 

然而,就在中产家长急于让子女“复制自己的人生轨迹”之时,社会却在发生着深刻的变革。高校的扩招、职场的多样化需求,让“批量生产”的大学生的综合竞争力逐渐降低。此外,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飞速发展,未来相当数量的工作将被机器所取代,让子女朝以往的“成功标准”努力,未必能让其在未来的竞争中占得先机。

 

      逃离北上广

 

曾经被视为“软条件”的环境也已成为引起中等收入人群焦虑的因素。他们坦言自己离开大城市,移居环境优美著称的地方生活,或是干脆移民国外的一大驱动因素就是环境。

 

更多的中等收入群体选择在一年中的一段时间从都市“逃离”,过上“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生活,暂时告别焦虑。有人背上行囊,避开污染和雾霾,去机场展开一次没有目的地的飞行,开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华商微盘正式上线了,只需要几秒钟就可以开户,迅速;手机随时随地可以操作,方便;门槛低资金要求小,安全;回本快最多只需6个点,高效。还在等什么,快来找楚昊了解详情吧。

 

    这也是我们每个人的焦虑

 

其实,中产面对的焦虑,也是我们每个人面对的焦虑,时代的洪荒从来没有放过任何人,只要你身处这样一个商业社会。

 

只是这些焦虑,在一群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群身上,体现得更为极致。一边是是受过良好的教育希望能有更体面的工作和前途,甚至希望能够对公共事务发声,但一边又因为仅仅是生存的原因就让自己疲于奔命。

 

对于大部分人来讲,当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只会为了生存疲于奔命的时候,不可能在更精神层面或者公共事务上有更大的作为,更多的只会顾着自己的小日子。哪怕他看到那些黑暗腐朽的东西在自己面前,他也束手无策只能噤若寒蝉,生怕影响了自己。

 

楚昊认为,人的焦虑,在于看清了问题,却又无可奈何。中产如此,我们每个人都如此。当中产在节节败退时,败退的又何尝不是我们每个人?又何尝不是整个社会呢?

 

获取更多实时资讯行情解析,请关注公众号——冯楚昊。

固定链接: 冯楚昊:中产的焦虑,也是我们每个人的焦虑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冯楚昊 于2017年01月06日发表在 财经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冯楚昊:中产的焦虑,也是我们每个人的焦虑 | 三个硬币

冯楚昊:中产的焦虑,也是我们每个人的焦虑: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