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正文

不堪重负!微软网络“鉴黄师”状告东家

编者按:他称自己出现睡眠障碍,被梦魇和焦虑所困,工作中看到的画面经常在他的脑海中浮现。随着病情的发展,索托进而开始出现幻觉、精神分裂和抑郁等症状。


不堪重负!微软网络“鉴黄师”状告东家


身为原告的两名员工名为亨利・索托和格雷格・布劳尔特。根据诉状,前者2008年进入微软公司网络安全团队,工作职责包括协助执法部门打击犯罪团伙和组织,进行网络监管,因此每天需要查看“成千上万”的网络暴力视频和图片。


“许多人无法想象,索托一天究竟要看多少可怕和残忍的东西,”索托的律师本・韦尔斯说,“光是看到儿童遭性侵犯的画面就够受了,但还有针对儿童的谋杀以及难以形容的暴行。”


出现心理问题的索托开始向精神科医生求助。他称自己出现睡眠障碍,被梦魇和焦虑所困,工作中看到的画面经常在他的脑海中浮现。随着病情的发展,索托进而开始出现幻觉、精神分裂和抑郁等症状。


“最大的刺激就是来自孩子……有时,他甚至不能看到自己的儿子,不能看到厨房的刀具和电脑,”韦尔斯说。


与索托类似,2012年成为微软公司全职员工的布劳尔特每天同样需要观看大量“儿童色情画面”。2013年,布劳尔特开始出现“失眠、焦虑”等症状。


微软回应


按媒体的说法,索托和布劳尔特以及两人家人去年12月对微软公司提起控告,这一事件本周遭到媒体曝光。


面对两名员工的控词,微软公司拒绝作具体评论。


不过,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强调,“对于从事审查、删除并向有关部门报告儿童性侵等网络画面的员工,其健康和安全是公司的重中之重”,公司每月会对这些员工提供适当的心理支持。


对于微软公司的回应,韦尔斯表示,即便该公司曾出台相关“员工健康方案”,但这种机制并不完善。例如,布劳尔特所在部门负责人曾建议他在工作期间“劳逸结合”,通过玩电子游戏等减缓因工作产生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


然而,企业监管者却在评估员工工作表现时以“缺乏工作产能、花大量时间玩电子游戏”为由,给了布劳尔特“差评”。


在韦尔斯看来,与微软类似的技术公司面临着同样的员工健康挑战。如果索托和布劳尔特最终胜诉,该案将对整个行业带来影响。


“微软和其他技术公司应当在保护员工方面做得更好,”韦尔斯说,“索托和布劳尔特等人从事的是英勇的工作,他们保护了(受侵犯的)儿童,配合执法机构将罪犯绳之以法。”


 

转自:未名新闻

固定链接: 不堪重负!微软网络“鉴黄师”状告东家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freepublic 于2017年01月13日发表在 财经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不堪重负!微软网络“鉴黄师”状告东家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不堪重负!微软网络“鉴黄师”状告东家: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