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趣闻 > 正文

硅谷公司裁员二三事

“硅谷”的图片搜索结果

    新年刚过,公司里就刮起了裁员风,先是谣言满天飞,吹吹小风热热身,然后就正式宣布——有几个项目外移到印度,跟这几个项目相关的员工遣散费拿好,请自谋出路好自为之。影响面不小,全美各地加起来有百十号人吧。新总统刚上台,正扯着嗓门在喊,“ American first” “Bring jobs back to America”,三把火刚烧出了几个火星子,这不是顶风作案吗?知道我们公司的CEO是一个坚定的反川派,但应该不至于拿自己的员工开刀来显示对川总统的不满吧,这时候,那几个没有投川普票的员工心里开始有点犯嘀咕了。当然,外移几个项目不是一天两天能做成的事情,要有长时间的策划和预谋,跟新总统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一旦涉及到自身的利益,心中的不满和怨气不免会让思维剑走偏锋。虽然这次裁员并没有波及到我,但平时相处的很好的同事眼看着一个个就要走了,心里还是很有些戚戚然。

我现在工作的公司是一家老牌儿的科技公司,有很多工程师大学毕业后第一份工作就在这儿,把公司当作初恋来爱,青春年华都贡献给了它,人到中年却面临着被裁员,就好像一心一意的要持子之手与之偕老,却在人老色衰的时候惨遭抛弃,心碎了一地不说,正处在房贷没还完、孩子的学费没着落的年纪,心中的压力和痛苦是可以想象的。这部分人,由于长期在同一家公司工作,舒服度日,身心怠懈,不免知识结构单一,技术老化,要再重回市场与年轻人竞争找工作,还是要有不小的勇气和决心。而另一部分人,本来就是人才市场里的常客,换工作如换衣,货比三家淘来的流行款,只有需求没有真爱。对这部分人来说,被裁员简直就是公司付钱为他们换工作,你情我愿,求之不得。

在我不短的职业生涯中,被裁员过一次。那家公司曾经如日中天、独霸一方,它的产品当年受追捧的程度不比现在的iPhone 弱。我在公司的R&D研究部门工作,刚进去的时候,公司正处鼎盛时期,财大气粗,花钱如流水,浪费极了。记得第一次出差,事先公司的秘书告诉我,会有一辆车到我家来接我去机场,早上出门的时候,看见外面停了一辆豪华limo,心里还是着实的吃了一惊。科技公司说垮就垮,公司做大了不免会故步自封,对新技术不敏感,转型太慢,没能即时赶上飞驰的互联网列车,“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裁员一轮接着又一轮,到最后,40几个人的实验室被裁被分的只剩下7个人,包括一个GM,一个Director,除了我,清一色的人高马大的白人,个个都是常青藤毕业的技术大拿。一年之后,公司卖楼卖地,我们每个人拿了六个月至一年工资不等的遣散费,马上又都找到了新的工作。

其实被裁员不是一件坏事情,刚开始的时候是有点郁闷,有点委屈,有点不甘。这年头,谁还会跟公司不离不弃生死相依?只是被抛弃的滋味不好受,咱工程师哪个不是身怀绝技心比天高,就这么一份鸡肋般的工作,我不甩你就不错了,还轮得到你来甩我?等找到了新工作回头一看,新公司更好了,工作更有意思了,职位更高了,工资又涨了,离家又近了,股票拿得多多的,还有大笔的sign-on bonus,才豁然有了谢当年不留之恩的感慨。

现在硅谷虽然工作遍地都是,但面试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过五关斩六将。最宽松的公司也至少需要二次phone interview和一次on-site面试。面试的问题,除了犄角旮旯、偏僻、刁钻的技术问题之外,还会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问题,我就曾经被问过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每一个早上上班的员工都往这间屋子里扔一个乒乓球,到中午的时候,屋子里的乒乓球会有多高?”,呵呵,这可不是一个单单的数学问题。所以面试之前要先磨刀,把久置不用的十八般武艺都重新拾起来,再找几个不那么钟情的公司练练手,到最后基本上是指哪儿打哪儿,好工作手到擒来。

在硅谷的工程师没有被裁员过的还真是不多,技术更新的日新月异,你唱罢来我登场,各领风骚三五年。公司为了跟上或者超越技术发展的速度,必须是各种项目轮番上阵,一旦项目被砍掉,项目组里的员工就得走人。被裁员的并不是因为能力不强,这一点大家都知道,所以被裁员在硅谷完全不是丢脸的事情,在面试的时候也不会被歧视,反而是新的机会、新的动力。没被裁过的工程师不是好工程师,虽然是一句玩笑话,但是,曾经有好几个人跟我说过,被裁员是他们一生中发生过的最好的事情,这就是硅谷文化。

固定链接: 硅谷公司裁员二三事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goldcoin 于2017年02月17日发表在 趣闻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硅谷公司裁员二三事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硅谷公司裁员二三事: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