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趣闻 > 正文

在非洲,优雅地吃上一桶泡面是身份和财富的象征

欢迎来到非洲。

在这片种什么长什么的肥沃土地上,如果不介意顺便吞进点猴子屎,随便找棵树下躺着张开嘴,等着树上掉果子都能吃到饱。

满地乱跑的斑马和水牛容易让人忽略掉这样一个事实:很多黑叔叔并不知道怎么填饱肚子——非洲是全世界最依赖粮食进口的地区之一,几乎所有的农产品都得靠进口才能满足。

你没看错,优越的农业条件让非洲蔬菜的产量可以达到其他地区的三倍,可非洲连西红柿都要靠进口。这么富饶的土地如果划给中国,只需要现有10%的面积就能喂饱全体非洲人民,顺便把剩下的90%用来开发房地产。

虽然可以去等树上掉下来的果子,老趴那不动也有被狮子吃掉的风险,非洲人民必须另辟蹊径。有一句不太合适的话叫懒人自有懒福,如今的非洲人民已经拥有了至爱的美食秘方——泡面。

“当我第一次见到泡面的时候,我还以为外国人要逼我们吃什么卷起来的虫子”,一位叫Aboki的摊主说道,"但我现在已经是本市最受尊敬的泡面大师"。

Aboki经营着一家远近闻名的快餐,这里提供的食物只有一种就是泡面。青椒胡萝卜和洋葱是Aboki大师的美食密方,再盖上一个煎鸡蛋,你就能品尝到著名的ABK泡面,尼日利亚迈杜古里(Maiduguri)飘香三十里的街头美食。

视频采访给了我们一个错觉,好像学会往泡面里加鸡蛋就能在非洲当厨神。但再一次欢迎你来到非洲,迈杜古里市北边不远,恐怖组织博科圣地和政府军打的不可开交,大规模的毒品走私正在蔓延。从罂粟大麻恰特草到K粉冰毒海洛因,谁也不知道Aboki的奇味泡面里有没有加什么让人上瘾(视频)的玩意儿,就像火锅店习惯偷偷摸摸在底料里加罂粟壳。

缺乏食品监管的地方什么都有可能,想让方便面好吃,用苏丹红地沟油还是摇头丸海洛因提味都不是问题。Aboki的顾客也不关心这档子,就像这位西装革履而又放荡不羁的知识分子说的那样,你们西方人需要的是爱与和平,但在我们战火不断的祖国,人民群众需要能同时填补心灵和肚子的良药,于是我们需要泡面。

能理解街头卖泡面卖成人生赢家的奇观,才会明白非洲人民对泡面究竟有多么狂热。

1996年,印尼泡面厂家营多(Indomie)把方便面带去了非洲。在这之前很多非洲群众甚至没有见过面条,无法理解为什么面粉会演变成这种密封在塑料袋里的,又硬又脆的贝塞尔曲线。是的,非洲同胞们最初对方面便的看法就和您对贝塞尔函数的理解差不多——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沧桑的酋长们开始诉说外国侵略者用各种阴谋挑动部落残杀的历史,只有一些胆大的年轻人先谨慎的泡了一面,并在这个瞬间发现泡面的美味已经超出了传统的非洲食物认知。

凡人啊,向泡面鞠躬,这是真正让全世界人民联合起来的伟大发明。泡面诞生之前,想喝冬荫功汤需要去泰国,想吃泡椒牛肉要去四川,想吃点辣白菜还要找个韩国(专题)餐馆。直到有了泡面,MAMA冬荫功面、康师傅泡椒牛肉面、辣白菜辛拉面,美食因为泡面而消融了国界,巴掌大的塑料袋之中浓缩了人类数百年来所有饮食文化的精髓。

泡面拉近了人和人之间的距离,成为了非洲人民认识世界的窗口。如今,泡面在非洲已经是每年近百亿美元的大生意。从风起沙扬的撒哈拉到万兽奔腾的东非草原,这种能遍尝百味的神奇食品横扫整个非洲,和足球一样成为了一种舶来的非洲象征。等待着汤汁滋润的泡面正如期盼雨水降临的热带草原,狂野的非洲精神在龟裂的大地和泡面的波浪中流淌不息。

Indomie公司在非洲推广泡面时采用了奸诈的营销手段。该公司宣称泡面是老少咸宜的营养食品,不自觉为泡面打上一种高端的标签。这件事发酵到最后的结果就是,泡面在非洲从屌丝填肚子文化转变为品味和时尚的象征。于是非洲人民又一次颠覆了大家的认知惯性,这里年轻人以炫耀自己的Indomie泡面为荣。

大型的泡面品牌甚至有自己的粉丝俱乐部,“营多郎(Indomie Boy)”则是本地最酷的Hip-Hop组合。这样的情景作为国人的确很难想像,在中国成立康师傅粉丝团恐怕会被看作屌丝加怪胎,哪只说唱组合敢叫“今麦郎”还不如自己趁早解散了罢。

非洲的一些地区,优雅地吃上一桶泡面是中产阶级的标志。对生活有品位的年轻人更是视泡面为时尚图腾,定期进行泡面品鉴活动是重要的社交手段。能在家里举办泡面聚会的女性是最成功的交际花,如果你的朋友开泡面派对却没有叫上你,很遗憾在他们的眼里你已经不是潮人。

在肯尼亚,品鉴泡面的美食博主大受欢迎,他们会向你介绍每一款泡面的奇妙滋味。如果因为经济原因没法选择高大上的盒装泡面,美食家会为您推荐超级屌的无产阶级包装,210克面饼制霸全球,泡开后重达一公斤,连大象都能吃到饱(此处略有夸张),一次性满足您对泡面的所有渴望。

非洲人民对泡面的热爱可不止如此。津巴布韦,就是那个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以空前绝后的231000000%通货膨胀率为经济学提供珍贵了样本的津巴布韦,如今可以用泡面来交换货物,因为等体积的钞票的价值早就不如等体积的泡面。

从委内瑞拉到津巴布韦,好像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经济都挺爱崩溃。人人都饿肚子的时候食品变成硬通货并不少见,几十年前我国也有一个白馒头就换套房子或者买个黄花大姑娘的历史。只是有史以来没有任何食品比泡面更适合作为货币使用,这种放上十年也能吃的玩意在津巴布韦已经成为了可以和美元比肩的硬通货。

津巴布韦的白领去相亲,根本不用回答什么有车有房的问题,只需要轻描淡讨论一下工作餐喜欢吃什么泡面就行。

有实力提供泡面的公司在津巴布韦的地位相当于于硅谷里的谷歌一句吃腻了公司的泡面,就是白领阶层最有实力的装逼。想让员工努力干活,许诺股权或者画上市大饼是非常低级的方式,每餐都提供泡面,员工就能为你做牛做马。

或许是这里人们真的崇尚大道至简的食品美学,美食频道不厌其烦的教你如何用泡面做大餐。就像印度的咖喱、韩国的辣酱以及川菜里的郫县豆瓣一样,泡面在非洲是一种基础食材,演化出了自成一派的菜系,蒸炒煎炸等烹饪方法一应俱全。

不同的泡面品牌也带来了不同滋味,除了先入为主的营多以外,日本日清和韩国农心拉面等国际泡面巨头也在努力开拓非洲市场。当然,想在非洲卖泡面,必须在品味上多下功夫。比如这道日清什锦鸡腿和风拌面,从色泽到口味都洋溢着怀旧伤感的小资产阶级气息,美好得让人忘记了亚丁湾上海盗船卷起的白浪,忘记了西部非洲人民还在吃草。

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看出,非洲的近代史就是一部被外国势力用尽各种方法瓜分的历史。当迟钝的人民群众还沉迷在外国泡面所带来美味幻觉中时,一些有识之士也意识到,一个大洲的饮食命脉被掌握在外国资本家手中是非常危险的信号。如果再不引起警觉,很可能又会走出退回半殖民地社会的那一步。

为了摆脱泡面市场受外国资本控制的局面,全非洲最著名的农业学府之一,JKUAT(肯尼亚乔莫肯雅塔农业技术大学)建立了专门的泡面产业孵化园,立志于让非洲泡面市场摆脱由资本主义瓜分的屈辱历史。

这几位肯尼亚官员正在视察JKUAT最新研发的联排烤肉(NYAMA CHOMA)味泡面,把肯尼亚国菜NYAMA CHOMA浓缩在一碗面条里不知花去了多少科研人员日夜奋战的心血。领导们围在小小的一杯泡面前表情严肃,他们注视的已经不再是泡面,而是承载着非洲人民自强不息精神的HAKUNA MATATA之歌。

现在,非洲的本土泡面品牌正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赞比亚,Java Foods飞速成长,这家泡面界的小米在中非市场里掀起了价格战。质优价廉的Java泡面来势汹汹,一副加价买黄牛面的派头。在尼日利亚,民族企业家Harkishin Aswani创立的MINIMIE也以“我最爱的泡面”为口号冲击着年轻人市场。在全面卡通化的宣传攻势面前,哪怕是国际品牌也必须承认,非洲真的走在泡面时尚界的前沿。

当然,传统的国际泡面巨头也没有坐以待毙。他们纷纷与本地企业合作推出了一系列合资泡面,上打高端进口、下踢本地草根,想方设法从非洲人民身上抢市场。

如今非洲已经是进口、自主与合资泡面三分天下的格局,基本上等同于我国的汽车市场。这之中,洋买办、国资、民营企业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就不是一两句话能说得清楚了。如果你去问一个尼日利亚或者赞比亚人,为啥好好的本地泡面厂忽然被外资低价收购?他们会告诉你,从小我们就被教育莫谈国是,莫谈国是,赶紧闭嘴吃面。

虽然本土厂家极力宣传自己的泡面如何赶超了国际先进水平,但非洲人民还是选择了用嘴投票。根据国际泡面组织WINA(一个听起来很无厘头,实际上致力于用泡面消除饥饿的正经组织)的统计,国外品牌的依然占据着70%以上的非洲泡面市场。

民族品牌的成长需要时间。非洲的泡面生产者知道,想要赢得市场,最需要做的是努力提升本国泡面的口味,而不是忽悠大家今天抵制日面、明天抵制韩面,或者狂打"不吃不是非洲人"的爱国主义牌。让我们祝福非洲的自主泡面能在腐败官员的收割和国外资本的绞杀下继续发展壮大。

事情就是这样,非洲是对泡面最狂热的地区没有之一。如果有不服气的,不如给大家说说你对泡面的热爱程度如何?

固定链接: 在非洲,优雅地吃上一桶泡面是身份和财富的象征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goldcoin 于2017年03月24日发表在 趣闻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在非洲,优雅地吃上一桶泡面是身份和财富的象征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在非洲,优雅地吃上一桶泡面是身份和财富的象征: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