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百家 > 正文

起底疯狂比特币:谁在买,谁在挖,谁是赢者

起底疯狂比特币:谁在买,谁在挖,谁是赢者

疯狂”——比特价格从去年12月的6000元人民币涨到今年6月破2万元,只能用这两个字来形容。

突如其来的,比特币6月15日这一天又遭遇暴跌。一度下跌19%,创造了2015年1月以来的最大跌幅。

比特币价格到头了?持有30多个比特币的刘洋并不这样认为,他是认为比特币日后会值十几万的那一派。“那点降幅我们都习惯了,没感觉。”刘洋在洛阳一家国企工作,这些年陆续通过买卖比特币赚了些钱。

尽管对比特币充满信心,今年这波行情也让他感到意外。“现在什么币都别买了,要等这一波过去了。你看平台上的交易额,等交易额降下来了,想怎么买怎么买,别被套在高位上。”

刘洋2013年在科技媒体上看到比特币这个概念,之后又看到报道说美国有人挖矿一天就赚不少,便激起了他的好奇心。“我看到的时候是100多元一个,第二天就涨了百分之几十。涨到300块时我已经觉得不可思议了,然后去跟人聊,加一些群。”

涨到600多元时,刘洋买了25个。2013年,比特币从1月的85元涨到11月的8500元。那一年比特币引发了媒体狂热,并进入了中国大众的视野。

更多投机者被吸引过来,但12月比特币直线下跌至3100元。

泡沫破了?一时间哀鸿遍野。还好在11月之前,因为要买房刘洋就把25个比特币卖了,小赚了一笔。当时看是幸运,不会被套,按现在的价格来看则不是这么回事。“之前那涨幅就把我吓跑了。”

2014年之后,比特币行情一直不太好,刘洋发了工资也陆续买点,到现在手上有30多个币,平均买入的价格在3000元以内。现在比特币一会破两万元,一会又暴跌,刘洋反而习惯了。

在过去的7年间,比特币价格翻了68万倍。

“越在乎涨跌,越容易被吓跑。手上钱多的,反而能放,现在很多人手上的币都有上千万了。就看你相不相信这技术,相不相信这技术值钱。”刘洋说。

比特币投资者说:比特币是价值投资,山寨币是投机

技术是比特币赖以生存的土壤。

比特币是一种全新的数字货币,它的诞生源于神秘人物中本聪2008年的论文《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现在德国、日本、加拿大和韩国都已经承认它的货币地位。在日本,就有5000多个商家接收比特币,包括零售巨头BicCamera和日本最大的廉价航空乐桃。

总数固定在2100万个,没有发行方,去中心化,谁都可以制造出货币,这些特性让比特币成为一种革命性货币。基于区块链技术,比特币的每个交易都经过全网广播,人人可见,可以查到任何交易历史,无法伪造、篡改交易记录。

在这背后起作用的,是区块链。区块链是一种特殊的链式数据存储结构,具有相对封闭、数据不可篡改等特点,可以用来存储各种对真实性、安全性要求很高的数据。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数字货币就需要区块链,存储交易数据。在这条“链”上的每个节点发生交易,其他节点都知道。

虽然已经在部分国家可以小范围的使用,但这样一种数字货币转要变成全球通用的货币,还有很长一段路。

起底疯狂比特币:谁在买,谁在挖,谁是赢者

图:2014年,深圳已有咖啡厅测试接受比特币支付来源:视觉中国

比特币诞生后,它最早在真实世界里的支付用在了披萨上。这是一个常被人们提起的故事。2010年5月22日,比特币问世一年,还不值钱,美国佛罗里达州的程序员拉斯罗·汗耶茨(Laszlo Hanyecz)用1万枚比特币从网友那里买了两份价值约25美元的大号披萨。

为了纪念这位悲催的程序员,5月22日被定为比特披萨节。

刘洋出于好玩,在2015年的某天用0.0522个比特币换了一份披萨套餐,当时价值不到80块,“就试试看有没有披萨商家愿意接受的,那个商家也是为了好玩而已。”后来比特币涨到8000多,刘洋就让这个商家把比特币卖了,“他当时还挺高兴的,不过现在涨到2万多……”

除了比特币,刘洋还买了山寨币。比特币火了后,类似的加密货币货币相继出现,被称为“山寨币”。莱特币、以太坊、瑞波币等纷纷从每枚几毛至几十元的低点起步,随价格暴涨开始进入大众视野。当莱特币价格还是几十元的时候,刘洋买了2000个。吸取了比特币的教训,这次他一直没抛,现在莱特币一个也超过300元。

“比特币是价值投资,山寨币是投机。”刘洋认为,山寨币货币属性、规模和成熟度还远远不及比特币,风险还是很高。

根据网站CoinMarketCap的数据,这类加密数字货币已超过800种。

这类加密货币风险大于比特币的原因在于一个叫“51%攻击”的漏洞。这种加密货币每一次交易都会全网传播,个人无法篡改交易记录,保证了它的安全性。但在一种情况下例外,那就是当某个这个节点有全网51%的算力,就能篡改交易,盗取其他节点上的比特币。

由于比特币规模大,节点多,几乎不可能哪个节点的算力超过51%。但是其他新出的山寨币则不一样。参与人数少,一个节点有更多机会将算力提到全网的51%,产生垄断。

在加密货币上赚了几十万的程璧,就被山寨币坑过。

程璧在北京从事社交媒体监测工作,2010年他就注意到了比特币,“当时也觉得是骗局。”对比特币研究一番后才相信这东西会升值。在2013年10月他买了几个比特币,但觉得波动太小,他就看上了狗狗币、羽毛币等其他加密货币,并加入了挖矿大军(挖矿是制造加密货币的方法,下文还有介绍)。

2014年年初,程璧开始挖冰岛币,当时每天能生产7-8个冰岛币。涨势还可以,就又陆续买了几个。但之后突然价格下跌,程璧没有及时抛出,后来瞬间崩盘。“蛮后悔的,跌了一点没扔,没及时换成比特币。”

程璧还自己开过一个加密货币的交易所,人们在这里进行货币存储或买卖。在他的交易所上,就有发生过新币遭到51%攻击,用户的真币都被盗走了的事,程璧因此赔了几千美元。“所有交易记录都显示币还在我们这,但用户钱包里的真币就是凭空消失了。”

 

这个交易所程璧研发了两个月多的时间,2013年年底开始做。没干太久就关了,主要是因为这个交易所是面向北美用户,基本睡不了觉。收取一些币做报酬,有时也收点手续费。“小交易所比较难做,因为有交易所跑路的。”程璧说,“大家还是信任大的交易所。”

不过,大的交易所也有收到黑客攻击的风险。去年比特币交易平台Bitfinex被黑客攻击,丢失了约12万个比特币,很多用户从年赚近10倍到血本无归。被攻击前Bitfinex是最大的美元比特币交易平台。Bitfinex让每个用户承担损失,削减36%的存款,同时给他们发放BFXCoin代币。比特币和代币今年价格上涨,才让平台和用户有可能从泥沼中脱身。

起底疯狂比特币:谁在买,谁在挖,谁是赢者

比特币投资者抗议交易所关闭比特币投资者抗议交易所关闭

总体上,程璧还是对加密货币有信心,并在不断地研究。比起比特币,他还是从山寨币上赚得多一些——“几年下来差不多有几十万。”现在他正在研发两种算法,用来预测比特币走势,他很有信心。“通过历史数据预测,很多机构都有。黑天鹅事件当然有,但不会总发生。”他说。

比特币能否被预测尚不可知,可以确定的是,它确实开创了一种新的货币形态,并可能对现有货币体系产生影响。

2015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金融学教授Bhagwan Chowdhry曾提名中本聪为2016年诺贝尔奖经济学家的候选人。

“比特币的发明简直可以说是革命性的。中本聪的贡献不仅将会彻底改变我们对金钱的思考方式,很可能会颠覆央行在货币政策方面所扮演的角色,并且将会破坏如西联这样高成本汇款的服务,彻底消除如Visa,MasterCard和PayPal他们收取2-4%的中间人交易税,消除费事且昂贵的公证和中介服务,事实上它将彻底改变法律合约的方式。” Bhagwan Chowdhry说。

不管比特币还是山寨币,赚钱是“矿工”的唯一目的

在所有比特币革命性的创新中,人人都能制造货币就是其中一个——通过俗称“挖矿”的方式。

去中心化的比特币每个节点是相互连接的,为了保证节点间数据的统一,中本聪利用区块(block)来同步交易,区块就是打包一段时间内的交易。打包是有奖励的,最开始的打包成一个区块奖励50比特币,之后每4年奖励减半一次,直到2140年奖励总和达到最初设定的2100万比特币。

打包交易可以通过让计算机进行哈希计算来实现,这个过程会消耗大量电力,和消耗挖矿设备换区黄金等矿产很像。加之比特币就那么多,产量会越来越少,和矿产一样,于是这种制造比特币的过程就被称之为“挖矿”。

起底疯狂比特币:谁在买,谁在挖,谁是赢者

比特币矿机比特币矿机

在北京一家创业公司做市场类工作的阿宁就在2013年年底加入了挖矿的行列。当时他之前买入的比特币已经涨到7000多元,一些不需要专业技术就能操作的矿机也推出了。最早出来的阿瓦隆矿机阿宁没有抢到,后来买了18500一台比特大陆出的矿机。按照这台矿机的算力,一天收益是0.14个比特币,按7000元来算一天收益近1000元。

阿宁想着不到20天就能回本。但实际上随着更多玩家的加入和矿机算力的提高,每个人每天挖出的比特币越来越少。

尽管如此,只要赚了钱阿宁就会买新一代的矿机。但他没想到自己会碰上矿难。

2013年年底,比特币价格曾破8000元。随后出现暴跌,到2015年1月初时曾不足800元。这一场“矿难”是矿工们始料未及的。

2015年,阿宁因为行情低迷把所有矿机都卖了,收回了一些成本。阿宁最多有过10台矿机,每台不大,放在家中,单独陪电源、拉网线,噪音、发热、电费都是问题。好在阿宁家有3块电表,单独拿出一块给矿机用,即使这样有时也会跳闸。

后来其他加密货币相继可以开挖,阿宁又开始挖其他加密货币以太坊和莱特币,都是出于试试手的想法。“我觉得要是行的话,可能再投入一点。我之前出手比特币矿机就是因为噪音,不是说收益不行了。”

他手上还剩下一些比特币,“我不打算把它清仓,其实已经没有成本在里面,都是利润,后市可期。今年的行情是前所未有的,我也没有压力,只是盈利多少的问题。”阿宁说,“比特币的价格一直在刷新你的三观。”

个人挖矿大军在那场矿难中“全军覆没”。行情好了之后,个人矿工面临电费、噪音、发热和矿机迭代、挖矿难度上升等难题,效率远远敌不过专业矿场挖比特币,挖矿变成了集中在少数大户搭建的厂房中的事。

和阿宁一样,随着其他加密货币陆续推出挖币的显卡,个人矿工都将目光从比特币转到了其他加密货币。

大昕也在那时放弃挖比特币,转向山寨币。

大昕在山东一所学校做网络运营工作,自由时间比较多。最多时有过600多片挖币用的显卡,组成120个显卡机器挖矿,借用了亲戚家的阁楼,也算是开了个小型的个人矿场。

大昕从2012年开始挖矿,那时挖矿的人还不多,3天就可以挖出一个比特币,一个300多元。在2013年10月比特币价格爆发时大昕卖了一部分赚回来一些钱。赚到了钱的他在2014年年初加大投入,但却选错了时机。

“那时矿难,都在出显卡,币价掉得离谱。”每天的电费已经比挖出来的比特币值钱,无奈大昕只能停掉机器,后来就把显卡都卖了。

之后,2015年8月,大昕买了一批中高端显卡挖以太坊,这是和比特币原理类似的另一种货币。

对以太坊大昕是“既爱又恨”。最多时大昕有4000多个以太坊,但都没屯住。部分原因是电费压力,一个月5000元电费,挖出的以太坊能价值10000元。价格涨涨跌跌,总体上也没赚多少钱。

折腾了三四年,大昕说他没赚回多少现金,倒是多了些显卡。比特币大部分贱卖了,以太坊也没留住,但是留住了他挖出来了110多个加密货币Zcash,6月18日Zcash的价格是2700元左右。

这么看兑换成现金也值不少钱,但这些比特币玩家在接受凤凰科技采访时几乎都表示:“没卖出去也不算赚钱了。” 

起底疯狂比特币:谁在买,谁在挖,谁是赢者

Zcash等加密货币崛起Zcash等加密货币崛起

有赚钱者也有赔钱者。比起直接买币挖矿的成本低一些,但也有矿工连成本都没有收回来。

在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做策划的老范在2013年年底就感慨,挖了大半年的矿也没能回本,现金炒币的朋友却赚了钱买了车。后来老范也加入炒币大军,但由于比较急躁,涨了就想买,跌了就想卖,老范亏了好几万。“赚钱的人就是死屯,很多赚钱的都是炒股方面的老手。”老范说。

现在老范转向挖另一种加密货币Zcash,币价2000多元,一天可以挖70、80元,每天电费4块钱。

他其实很看不起这些山寨币,曾经在2013年花500元买了一些“屌丝币”。后来那个团队突然说不做了,“一下币就不值钱了。”他也说,现在还是很多人买山寨币,毕竟价格低,涨了的话翻倍太多,自己也想试试。

原本是现金买币的向北也在2013年入手了矿机,但还没过年就把机器都卖了。

今年币价大涨,向北买了些山寨币,也考虑重新加入挖矿大军,“新一代货币只能用显卡来挖矿,整个显卡市场一卡难求,各种显卡也是大涨价,仿佛一切又回到了当年。”向北说。

在好奇和投机心理的驱动下,总有人不断涌进这个市场。

比特币价格暴涨,专业矿场却关闭了

即便没有矿难发生,个人矿工也只是造币大军中的一小部分,这个行业中最重要的力量来自于专业矿场。他们拥有专业矿机,为了挖到更多比特币,他们竞相升级硬件,比拼算力,中国在这场竞争中走在前面。根据《2014-2016全球比特币发展研究报告》,目前全球算力的75%以上集中在中国。此报告由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和火币网联合发布。

电费、租金、空间都是矿场选择需要考量的指标,地广人稀又有水电或风电优势的四川、新疆、内蒙古等地就成了专业矿场栖居地。

起底疯狂比特币:谁在买,谁在挖,谁是赢者

起底疯狂比特币:谁在买,谁在挖,谁是赢者

起底疯狂比特币:谁在买,谁在挖,谁是赢者

四川山中的比特币矿场日夜不停地挖币,耗电量巨大。

这些矿场的收益跟着比特币价格呈过山车式涨跌,最近一个月迎来了高峰。据《新京报》报道,在一家创业公司负责挖矿业务的工作人员表示,该公司在四川、新疆等地有四五处矿场,每天可以挖到100枚比特币,截至发稿,一枚比特币价格约为19000元。他们去年挖矿的利润达到200%以上。

但在四川深山处的一些矿场却关闭、搬迁,工作的矿工也都走了。今年2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探访四川马边的比特币矿场,上万台比特币矿机设在山区里的水电站旁,今年5月记者再去时已经“人去厂空”。在丰水期电费便宜,比特币又上涨的情况下这种现象很不合理。

有人认为矿场关闭是监管原因,或许是涉及非法用电。但据当地水电站经营者表示,矿场每月消耗的400-500万度电都是弃水电量,不用也会被浪费。矿场一搬,水电站每个月100多万元电费收入也打水漂了。国家电网四川电力公司新闻中心相关人士表示,矿厂是直接用水电站的电,不需要上国家电网的网络,电网公司无权管辖,这块业务确实属于空白地带。但这些矿场并未被发现有违规用电等情况。

比特币玩家刘洋的猜测是,这些矿场只想安安静静挖矿,被报道后给了他们很多监管上的压力。也有人说,搬迁并非完全被动,根据客户控制成本的要求,矿场也一直在寻找新地址。“我知道现在新疆有个大矿场正在土建,用的是过剩的风能和太阳能。”刘洋说。

每个人都关心的问题:是否有泡沫?

比特币吸引了一波又一波投资者,有人赚得盆满钵满,也有人血本无归遗憾离场。

比特币交易平台火币网创始人兼CEO李林曾表示,“如今主流投资者把比特币当作纯粹的长线投资产品,和投资股票、期货等行为差别不大。但其中不乏对比特币特性并不了解,仅是把比特币当做股票、黄金等投资品进行短线操作等行为。”

热衷投资的日本家庭主妇和中国大妈们都加入了买币的行列,为比特币贡献了很多交易量。他们也在担心,比特币泡沫会破吗?

关于比特币泡沫,担心者主要基于这几种原因:首先是政策。和承认比特币合法化的政府比起来,不认可比特币的机构或监管部门更多。在中国,央行就曾在今年1月一度关闭国内三大比特币交易平台的提现功能,使其价格大跳水。央行目前在制定两份关于比特币的监管政策,一份是有关反洗钱的规定,一份是有关比特币管理的相关条理。但这两份文件迟迟没有出台,一些投资人开始减少了比特币的持有数量。

其次在于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场景。其保密性和性能方面的限制,可能使其最适合面向企业而不是终端消费者。

另外,可能受到黑客利用。5月初爆发的WannaCry病毒就是这样,黑客通过锁定电脑文件来勒索用户交赎金,并且希望收取比特币——因为对黑客来说,收取比特币更加安全,而通过银行转账的话则容易被查出真实身份。

别忘了51%攻击。比特币玩家不太用担心这个,其他加密货币就很难说。一旦被垄断用户的这些货币可以被轻易取走,开过交易所的程璧就被坑过,也是一些玩家将山寨币成为“投机”的原因。

还有一些庄家有定价权。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多名投资人认为,这波下跌实际上是国内交易平台在重新开放场内交易后,为在期货市场做空,而在场内交易砸现货盘的结果。

尽管有种种因素可能戳破比特币泡沫,信任区块链的人仍相信比特币有无限未来。他们期待这种去中心化的货币能给现有货币体系带来更大影响。

至于那个用1万个比特币买了两块披萨的拉斯罗——程璧说,如果没有这个程序员,比特币作为一种货币的功能也许会来的更晚,比特币的交易也不会像今天这样繁荣。“这样想想也不用太后悔了。”

(应采访对象要求,刘洋、阿宁、大昕和向北均为化名)

转自:比特币之家

固定链接: 起底疯狂比特币:谁在买,谁在挖,谁是赢者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bitman 于2017年06月20日发表在 百家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起底疯狂比特币:谁在买,谁在挖,谁是赢者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起底疯狂比特币:谁在买,谁在挖,谁是赢者: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