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正文

“豆腐脑里打洞” 中国方案又攻克一“世界难题”

李白的诗中曾用“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来形容进川路险,如今,随着通往重庆和四川的公路和铁路一条一条修通,蜀道的艰险已被新中国的建设者征服。

19日,连接甘肃和重庆的兰渝铁路经过9年的建设,全线贯通。

兰渝铁路北起兰州枢纽,向南经甘肃定西、陇南、陕西宁强进入四川境内,过广元、南充接入重庆枢纽,途经三省一市22个县(区),正线全长855公里。

兰渝铁路建设历时将近9年,铁路沿线地质情况复杂。尤其是花了6年时间,19日贯通的“卡脖子”工程胡麻岭隧道,就曾经被国内外专家定性为“国内罕见、世界难题”的全路“头号重难点”工程。

功克“世界难题”胡麻岭隧道

广告

铁路行业内有一个很形象的比喻:如果说10多年前开通的青藏铁路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那昨天贯通的兰渝铁路就是一碗“豆腐脑”。

因为“天路”攻克的技术难题是冻土;而兰渝铁路因为全线存在着“第三系富水粉细砂”地层,土质偏软,因此“怕软不怕硬”的隧道施工就像在“豆腐脑”里打洞,不仅难度大,而且极其容易涌水涌沙。

胡麻岭隧道全长13.6公里,为双线单洞隧道,是兰渝铁路高风险隧道群中的典型代表。2011年8月,离贯通仅剩173米时,施工遇到了“第三系富水粉细砂”地层。施工人员介绍,当时,涌出的泥砂像泥石流一样淹没了已经修好的隧道。

△第三系富水粉细砂

胡麻岭隧道要通过3.5公里的“第三系富水粉细砂”地层,这套地层的水稳特性非常复杂,针对这套地层采取了特殊的设计措施,在施工的过程中,不断出现突水、流沙等现象,为工程的开挖施工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隧道中含水量丰富的泥沙

在这样的地层做隧道开凿就好比在“在豆腐脑里打洞”。过去5年半,胡麻岭隧道发生了四次大突涌,清理砂浆15万立方米,2015年,建设者研发出组合式的真空降水技术,在真空降水进行完之后再对作业面进行帷幕注浆加固,最后进行开挖作业,使开凿隧道速度大大加快。

地质情况复杂 施工风险高难度大

像这样的复杂地形不仅仅是这一条隧道,而是存在于整条线路。兰渝铁路穿越区域性大断裂10条、大断层87条。全线存在着第三系富水粉细砂层隧道群、高地应力软岩大变形隧道群、高瓦斯隧道群、岩溶突泥突水隧道群等四大高风险隧道群,施工难度极大,安全风险极高。

国内外院士、专家先后38批次来现场号脉会诊。截至目前,全线获得国家专利28项、攻克省部级以上科研项目21项。

下半年通车 运输能力大提高

历经9年,攻克了一系列世界级难题,随着19日胡麻岭隧道的贯通,兰渝铁路全线预计今年下半年通车。届时,与现有的渝黔铁路相连接,形成兰州至重庆至广州的南北铁路大干线,将成为与京广线、京沪线并列的三条南北铁路大动脉之一。

重庆和西南到新疆、欧洲的中欧班列将不再绕行,全程可缩短近700公里,运行时间节省约11个小时。

兰州与重庆的铁路运输距离将由现在的1466公里缩短至855公里,客车运行时间由现在的20.5小时缩短为6.5小时左右。

无论从运行的距离还是运行的时间尤其运行的成本都将大大的节约,兰渝铁路建成也将把海上丝绸之路和陆地丝绸之路更有效地连接在一起,它是西南西北的一条大通道。

固定链接: “豆腐脑里打洞” 中国方案又攻克一“世界难题”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goldcoin 于2017年06月20日发表在 新闻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豆腐脑里打洞” 中国方案又攻克一“世界难题”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豆腐脑里打洞” 中国方案又攻克一“世界难题”: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