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下载 > 正文

内地人从小学英语却说不流利 要怪死记硬背?

9月8日报道 香港(专题)《南华早报》9月7日刊登香港科技大学校长的前演讲稿撰写人菲利普·杨的文章,题目为《内地毕业生为什么不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怪教学方法》。

文章称,内地人对英语爱恨交加。英语被看成是“充满机会的语言”——它可以帮助获得梦寐以求的海外教育、待遇优厚的工作或外国国籍。

尽管大家都知道英语学习很重要,但内地的英语教育依旧令人惊讶。内地的学生们说,初中的三年才是学习英语最有效的时期,而上高中后,好像被高考绑架了,为了考试不断进行练习。

文章称,在内地的大学里,英语学习在头两年是强制性的。但是,这种语言的教学却很书面,缺乏实用的技能。大学毕业要求学生们需通过大学英语四级或六级考试。但雇主们抱怨说,很少有毕业生可以应付那些哪怕是简单的写作、回复英文电子邮件或接听商务电话的工作,更不用说与外国客户进行贸易谈判了。而有些地区,人们甚至讨论要把英语从规定的课程中删除。

出了什么问题?首先,缺少一种方法。那种记住个别词汇和令人费解的语法的学习方法是落后的。任何有效的方法都必须解决两个问题:第一,你为什么能理解英语句子中的每一个单词,却不能理解它的整体含义? 第二,在拥有了基本的熟练程度后,为什么在英语方面的进步变得更难,不管你学习有多么刻苦?许多在美国生活了几十年的中国学者也是如此。

文章称,只要英语教学被“死记硬背”的学习方法套住,学生就被剥夺了学习“如何学习”的机会,或者失去在“模式识别”中的敏感度训练,尤其是在发展写作技巧方面。有人说,与非母语人士不同,母语人士可以在潜意识中学习语言,但学生一旦获得“模式识别”能力,也可以进行“潜意识”学习。

文章称,每年有近50万内地学生出国留学。内地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印度(专题)人在世界500强企业或美国大学的人数却远远超过内地。内地缺乏英语交流的软实力。这个挑战不应该留给补习学校或辅导中心,因为学生作为一个被测试者,不可能将英语转化为能力。必须重新思考英语教学方法,以使学生为未来做好准备。(编译/王天僚)

资料图:孩子们在表演刚刚排练好的英语舞台剧《小蝌蚪找妈妈》。新华社记者 徐昱 摄

【延伸阅读】外教谈中国学生:更愿用英语说出心中秘密

参考消息网6月27日报道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6月15日刊登题为《中国学生喜欢用英语向不太熟悉的人说出心中的秘密或困扰》的文章,作者是在中国担任英文外教的马修·德巴茨。

文章写道,罗茜是北京外交学院大一的学生,她进入教师休息室参加英语口语考试。她戴着黑色的宽边眼镜,坐在了休息室一把橙色的扶手椅上。她把演讲稿从桌上递过来,上面写着“我的故事”。马修在期末考试标题上写上了她的名字。

“上中学时,同学们取笑我有一对‘白痴’父母,”或许是意识到要打分,她讲得轻柔而又从容不迫,“所以,在上高中时,我决定不再告诉任何人。现在,到了北京,我仍然没有告诉任何人。我的朋友们都不知道。”

在中国,与除亲密朋友以外的任何人讨论不幸福的家庭生活被普遍认为是个禁忌。但是,作者注意到,在他的许多学生中,罗茜在与他分享她的故事时没有一丝的犹豫。

她说,她的父母是聋哑人。面对社会歧视,他们无法找到工作,她的父母靠他们自己的父母提供经济上的支持。罗茜的父亲吸毒成瘾,还经常虐待她妈妈。她妈妈曾因盗窃蹲过监狱。罗茜的爸爸曾迫使她帮他买注射器。

文章称,这一口语考试从10分钟延长到了40分钟。午饭的铃声响了。其他教室的学生纷纷走出教学楼,穿过院子,前往食堂。罗茜则身体笔直地坐在橙色的椅子上,一动不动。马修的胳膊在打分表上晃了一下,却没有给出分数。

马修来到北京,成为中国大学里众多外国英语教师中的一员。为他提供资助的“普林斯顿在亚洲”项目已尽其所能让他了解他可能会面临的文化上的差异:抄袭、学生不愿意参与课堂讨论以及喜欢死记硬背等。但是,他们没有告诉马修,学生们愿意在英语课上分享个人经历。

文章称,罗茜并不是个案。许多中国学生在与外教交谈时,似乎很愿意讨论他们生命中那些特殊的时刻。有些人会利用私下时间,比如一对一的考试、办公时间和安静的课后讨论时间等。还有些人会在课堂上跟同学们讲述自己的故事。

坦白个人和家庭生活通常并不认为是中国人的特点。彼得·赫斯勒是一位获奖的美国作者,他自己也曾作为和平队的一员在中国教授英语。他写道:在他的经历中,中国人通常“非常害羞腼腆,他们不喜欢成为被关注的焦点”。他注意到,“通常要花几个月甚至是几年的时间才能让一个人畅所欲言”。中国人爱传闲话,发点小牢骚。但是,在大事上却很少跟陌生人谈及。这使得中国学生在英语课上的表现有些反常。

马修以前的一名学生告诉他:“说英语时,我感觉自己是另外一个人。”说中文时,他很恭敬、羞怯和拘谨。但是,在英语课上,他却非常大胆、开放和直率。讲英文时,他会去冒讲中文时不敢去冒的险。对中国人来说,英语可能像个面具,在讲真话与听者的反应之间构筑了一个缓冲区。学生关注的是如何去说,而不是在说什么。如果有什么误解,可以归咎于语言问题。

文章称,对罗茜来说,英语成为一种逃避——逃避她的父母、她的家乡以及她想抛却的那种生活。后来,据他所知,罗茜高中时上的是外语学校,重点学习英语。她的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作为保送生进入北京外交学院学习。现在,她生活在北京,远离她的家乡。每天晚上,她都会通过看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英国广播公司(BBC)的节目来学习英语,一学就是几个小时。

或许,只要是说外语,任何一种外语,都会让人更放松。芝加哥(专题)大学的研究发现,用外语对道德问题做出决定会产生更加有效,或者说“理性”的结果。作者表示,这一现象源于用非母语交流的“弱化的情感反应”。

文章称,对弱化的情感接触进行以观察为依据的证明当然很难获得,但是,这一结论似乎与许多中国学生的经历是一致的。外交学院毕业班学生爱德华在期末任务——创作一篇TED演讲——中讨论了他与低落情绪的斗争。他说,他讲英语时不是那么有感情。“或许在讲母语的时候,我会哽咽。或许我会因为情绪太过激动而无法讲述。但用英语讲时,我觉得可以更好地控制情绪。”

文章称,中国学生喜欢在英语课上吐露心声也许还因为外教有自己的圈子,他们往往处于大学的行政体制之外。在外交学院,在上第一周课前不久,马修应邀与学校的领导座谈。从那以后,他再也没跟中国老师说过话。学生们不用担心,哪句没说对的话会危及他们在学校的发展。外教在一个学校待的时间相对较短,通常也就是一两年。学生们知道他们自己的故事不会在校园里停留太久。

与此同时,外教的教学方法与中国老师截然不同。中国新疆石河子大学的美国教师克里斯·德拉塞说,他的课比中国同事的课更多地以讨论为基础,更有互动性而且不那么拘于形式。德拉塞说:“我总是试图与每一个学生交流,与他们进行目光接触,进行20秒的对话,来检查他们做得怎么样。”相比之下,他所在大学的中国教师在上课时往往更加等级化。同在石河子大学当外教的玛丽娜·鲍尔斯对此表示认同。“很多学生说,他们之前从未被问及他们的观点。”

文章称,中国学生向外教敞开心扉可能也是因为没有其他选择。在中国,心理治疗仍处于初级阶段。据专家估计,每1000到1500人就需要一名治疗专家,但是,截至2014年,中国只有2万名执业心理医生,这些医生仅能满足2000-3000万人的需求。在中国,人们对心理治疗似乎越来越感兴趣,但是,对精神疾病的歧视仍然很严重。据世界卫生组织的一项调查,中国有多达13%的成年人存在心理障碍,尽管如此,中国却很少谈及这一问题。据我了解,很多学生从未利用过学校的精神健康资源。好几个人甚至都不知道,学校里还有心理老师。在这一方面及一系列其他社会问题上,比如同性婚姻和婚前性行为方面,外教通常被认为更加自由和开放,而且用英语来讨论这些话题似乎让人感觉更舒服。(编译/许燕红)

资料图片:2013年3月25日,在安徽省含山县关镇小学,外教朱尼奥和学生们一起做游戏。新华社发(程千

(2016-06-27 00:19:00)

【延伸阅读】食堂小哥开学典礼上用英语发言,引来“哇”声一片

新华社重庆9月7日电(记者谷训)开学季,重庆一所中学的食堂小哥在网上“火了”。近日,在开学典礼上,这位代表食堂服务团队的小哥,用一口流利纯正的美式英语发言,引得在场师生们的欢呼和掌声,视频片段也在朋友圈流传开来。

这位小哥名叫史天昊,是重庆八中宏帆初级中学食堂的一名管理人员。他在开学典礼上,用英文介绍了食堂新学年计划,包括采用更加科学规范的管理方式为师生们提供更安全、更营养的食品,以及开办西餐烹饪社团等。

据了解,史天昊是个“海归(专题)”,曾留学美国。到这所中学食堂工作一年多以来,史天昊利用英语口语的特长,把食堂工作与学校“英语日”结合,开设了英语点餐窗口,用发放优惠券的形式鼓励学生们在生活中使用英语。在与同学们的日常交流中,史天昊也说英语,逐渐有了一群“粉丝”。

史天昊说,这是他第一次用英语做开学发言,目的是鼓励同学们学好英语。“同学们听到我用英语发言,反响还不错,希望这能帮助推动学校‘英语日’活动和计划开办的西餐文化社团。”史天昊说。

新入学的同学听到史天昊的英语发言都震惊了,而高年级同学则已习惯了学校里有一位戴厨师帽、操一口流利英语的小哥。

(2017-09-07 16:03:41)

【延伸阅读】全国大学英语四级考试首设盲文卷

新华社长春6月17日电(记者赵丹丹)17日,全国大学英语四级考试(CET)开考,教育部考试中心首次为报名的视障学生提供盲文试卷。作为全国唯一的考点,长春大学的5名视障学生首次使用盲文试卷答题。

教育部考试中心党委书记刘桔介绍,这是继高考之后又一个为盲生开放的考试,考试中心将与中国残联通力合作,残疾学生平等参加各类考试将不断制度化、常态化。

上午9点,英语试听结束,监考老师拆开密封的牛皮纸袋,将5份盲文试卷发放到考生手中,9:10分,监考老师说:“开始答题!”5名考生迅速使用双手摸题,进入考试状态。

据长春大学教学建设与评估中心主任李萌介绍,盲文考生相较普通考生增加50%的答题时间,共195分钟;明文大字号卷考生相较普通考生增加30%的答题时间,共169分钟,在答题时可使用电子放大镜、助视器、台灯等合理的便利设备。

5名考生以盲文形式在纸上作答,考试后所做盲文答案将由吉林省考试院专业教师翻译为英文答案,填写在答题卡上,再与普通考生统一阅卷。

李萌介绍,学校设立了两间单独的教室作为视障考生的考场,每个考场安排一名具有较高盲文水平的教师和一名普通教师监考。为方便考生,学校特意将考场定在一楼,并临时接出电线方便考生使用照明灯。

据长春大学特教学院刘海涵书记介绍,学校共有视障学生370多人,此次盲文试卷的使用,将激励更多学生在以后的四六级考试中积极参与。

据了解,教育部考试中心在2016年12月的CET考试中为18位视障考生提供了大字卷并延长考试时间,还曾为听障考生提供免听力考试试卷及分数转换。

(2017-06-17 17:18:01)

【延伸阅读】调查指:英语学习呈低龄化趋势 学以致用不明确

中新网北京11月11日电 (记者 马海燕)中国人有多重视学英语?一项11日发布的《中国少儿英语学习报告》显示,英语学习市场需求持续旺盛,且呈现低龄化趋势。

2016中国教育科技大会11日在北京开幕。会上发布的这一报告调查对象为1500个2岁至15岁的学生家长。他们中有600个在一线城市、600个在二线城市、300个在三四线及以下城市。

调查显示,中国孩子开始学英语的实际平均年龄,三四线及以下城市为6.2岁,二线城市为5.4岁,一线城市为5.0岁。

家长让孩子学习英语的原因占前几位的分别是:必备的语言工具、未来工作选择更多、升学或考试成绩更优秀、为出国留学/生活做准备、周围家长都让孩子学习。

在生活或工作中的沟通应用能力成为家长衡量学习效果的首要标准,占69.1%;其次是学校或升学考试成绩,占52.5%;然后是社会性英语水平比赛,占45.2%;国际标准考试(如剑桥、托福)等,占42.8%。可见考试仍是英语学习的主要检验标准。

参加英语学习机构是孩子学习英语的主要方式,占调查人群的63.9%;在家自己教孩子的占34.9%,家教上门辅导占18.9%,仅在学校学习的占17.2%,未接触英语的占2.2%。

伴随着英语学习的低龄化,出国留学也越来越低龄化。调查对象中,大学和高中有出国打算的占全部调查人群的90%。

但与此同时,留学生(专题)不再是市场上的香饽饽。以中国低龄留学生选择较多的英国为例,2015年,赴英留学的中国留学生接近12万人,占英国国际学生约四分之一。由跨境教育服务商学无国界旗下的英国教育签证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中国留学学生中,留学意向不明确的人群占73%,超55%的在英留学生表示自己其实并不喜欢如今所学的专业,2016年毕业的中国留学生中,超过40%的人表示回国后不知道要做什么。

从两岁开始学英语,中学出国,在国外几年练一口流利的英语后回国,英语占据了中国学生大量的学习时间,但却没有竞争力,这一现象已引起许多人注意。毕竟英语只是语言工具,学以致用才更重要。

固定链接: 内地人从小学英语却说不流利 要怪死记硬背?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goldcoin 于2017年09月09日发表在 下载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内地人从小学英语却说不流利 要怪死记硬背?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内地人从小学英语却说不流利 要怪死记硬背?: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