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百家 > 正文

全球最富的女人走了…然而她这晚年走的如此悲凉

  话说,

  昨天,化妆品巨头,欧莱雅的继承人(电视剧)Liliane Bettencourt去世了,享年94岁。

  

全球最富的女人走了...然而她这晚年走的如此悲凉

  Liliane是欧莱雅创始人Eugène Schueller的独生女。

  生前,她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女人,同时也是法国(专题)的首富,是欧莱雅最大的股东,占有33.1%的股份,坐拥395亿美元的资产净值(福布斯今年3月份的数据)。

  然而,

  虽然她拥有庞大的财富帝国,虽然她的钱几辈子都花不完,但她这一生依然过得不那么快乐,

  

  从小,Liliane就在缺爱的环境下长大…

  1904年,她爸爸Eugène Schueller毕业于如今的巴黎高等化学学校,1907年,他研发出了染发配方,他自己研发,自己生产,再卖给巴黎的理发师。

  1909年,他注册了自己的公司——Société Française de Teintures Inoffensives pour Cheveux,也就是日后的L’Oréal,专门从事美容产品的研发。

  

全球最富的女人走了...然而她这晚年走的如此悲凉

  Eugène忙于打拼事业,自然没有太多时间放在家庭和私人生活上,

  他40多岁的时候,才和妻子生下了Liliane。

  然而,Liliane出生5年之后,她妈妈就生病去世了。

  从此之后,Liliane没有了母爱,她说,母亲的去世在她心里留下了一个凹坑,永远没有东西可以填补。

  父亲又很忙,每天4点起床出去工作,而且对她管教特别严格。她由多米尼加的修女抚养长大。

  后来,父亲娶了她的英国家庭女教师…

  从小,Liliane就缺少父爱和母爱…

  她15岁进入欧莱雅做学徒,从搅拌化妆品,给化妆品贴标签开始… 小小年纪,就迈进了父亲打造的美容王国。

  在她20来岁时,她遇到了今后的丈夫André Bettencourt,同样,他也不是一般人,他是法国的政治家,1960年代-1970年代,一直是法国的内阁大臣。

  在外人看来,两人似乎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不仅门当户对,而且气质什么的也都很搭…

  

全球最富的女人走了...然而她这晚年走的如此悲凉

  1950年,他们俩结婚…

  同时,Liliane也被任命为欧莱雅的副主席。

  七年之后,父亲去世,Liliane继承了他的全部财产,也成了欧莱雅最大的股东。

  

全球最富的女人走了...然而她这晚年走的如此悲凉

  Liliane富可敌国,平时却很低调,

  她一般除了耳环不会佩戴其他太多首饰…

  

全球最富的女人走了...然而她这晚年走的如此悲凉

  平时穿的衣服也不是特别浮夸,

  

全球最富的女人走了...然而她这晚年走的如此悲凉

  不过,她特别爱她的狗,称它为自己美丽的孩子,它平时吃的是新鲜的鱼,喝的是Volvic矿泉水,戴的是爱马仕的银项圈。

  她有一个女儿,但是她跟女儿的关系一直很差。

  

全球最富的女人走了...然而她这晚年走的如此悲凉

  在跟朋友的信中,她会不断抱怨自己的女儿,说她从小就是个冷酷的孩子。她毫不吝啬得夸赞自己的狗狗,仿佛爱狗胜过爱女儿…

  而后来,

  母女俩的关系可以说是彻底决裂了…

  2007年12月,在Liliane的丈夫去世一个月后,她女儿就把母亲最亲密的朋友Banier告上了法庭….

  因为Liliane先后送给了这个朋友价值约13亿欧元的礼物,13亿!!

  

全球最富的女人走了...然而她这晚年走的如此悲凉

  Liliane女儿认为Banier趁她母亲精神状况不佳之时,从她那里骗走了巨额财富,而Banier则表示,这一切都是Liliane自愿的。

  而且,Liliane也表示,她是个自由人,她想咋样就咋样,女儿无权干涉…

  然后,这母女俩就杠上了,不仅杠上了法庭,最后还把前法国总统萨科齐都搅了进来,让这场母女矛盾成了震惊全法国的丑闻。

  虽然说Liliane跟女儿关系一直不好,但是有个人是激化这场矛盾的焦点,他就是Liliane的密友——Banier。

  

全球最富的女人走了...然而她这晚年走的如此悲凉

  Banier是一名艺术家、摄影师,他最早一次接触Liliane是在1987年,

  当时,他为法国杂志《Egoiste》去给Liliane拍照。

  因为这次拍摄,两人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

  当时Liliane的生活过得非常不开心,她很抑郁,也很无聊,

  周围大多的人只对她溜须拍马,挑她爱听的说。

  她每天的生活也极其枯燥,除了参加欧莱雅集团的会议,跟几个老朋友喝喝茶,跟重要的人物吃吃饭之外,她似乎没有别的生活了。

  她喜欢艺术,也喜欢文学,但是没有人能跟她交流。

  那时候,Liliane已经快被自己的财富淹死,她的生活无比枯燥。

  

全球最富的女人走了...然而她这晚年走的如此悲凉

  她女儿很内向,喜欢看书喜欢弹琴,并不喜欢父母的生活方式。

  她丈夫是个没有出柜的同性恋,每天用Liliane钱打拼自己的政治地位。

  Liliane就像一只养在黄金笼子中的金丝雀,生活无忧,却非常孤单。

  

全球最富的女人走了...然而她这晚年走的如此悲凉

  也就在这个时候,Banier出现了。

  他的性格也跟一般人不太一样…

  他第一次见到Liliane时,不像别人一样对她极尽奉承,而是非常的直率,直接让她换衣服,又让她换造型…

  他跟Liliane平时接触到的人都不太一样。

  这让她对他有了兴趣。

  而接下来的相处中,Banier为Liliane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他为她介绍艺术家,作家,演员,带她去看画展,逛博物馆,看话剧,参加房子的竞拍,

  

全球最富的女人走了...然而她这晚年走的如此悲凉

  他为赞美她,也会毫不顾忌得吐槽她的衣服,她的发型,甚至直接叫她绰号。

  两人的关系越来越亲近,

  2008年,她在一封写给Banier的信中表示:

  “跟你在一起,我感觉自己像个母亲,各种感觉从我身体中穿梭,这让我发抖”。

  但是他俩的关系还没那么简单…

  根据后来Banier在笔记本中的记录…

  Liliane一直想跟他有更亲密的肢体接触,并且表示想不通为什么他们连牵个手都不行。

  Liliane周围的朋友也把这一切看在眼里。

  Lucienne de Rozier是她的邻居,也是她交往了50年的朋友,她表示,在Banier身边时,Liliane就像一个着了迷的少女,她爱上了Banier,并且被他迷的神魂颠倒了。

  他俩经常给彼此写信,发传真,用各种爱称称呼彼此。

  Banier称Liliane是“小宝贝”,Liliane说想要“温柔的亲吻Banier”。

  

  然而,即便如此,大家都知道,Liliane和Banier不可能发生什么。

  因为Banier是一个同性恋,而且他已经有男票了…

  

全球最富的女人走了...然而她这晚年走的如此悲凉

  两人对彼此似乎一直是一种柏拉图式的依恋…

  也是在两人的交往中,Liliane给了Banier无数的礼物…

  其中包括:成为她巨额人寿保险中的受益人,送他毕加索、马蒂斯等大师的画作,超现实主义摄影师曼·雷的摄影作品,以及给他几百万现金和支票用于支持他的艺术事业。

  这些加起来,价值大约为13亿欧元!

  

全球最富的女人走了...然而她这晚年走的如此悲凉

  甚至,Liliane当时还曾打算把塞舌尔的d’Arros岛送给Banier..

  这个岛是Liliane夫妇于1997年以1800万美元的价格购入,另外又花了5000万欧元进行建设,

  两夫妻每年会去岛上3-4次,经常有Banier的陪同,而他们的女儿从来没有被邀请前往这个岛一起度假….

  她的律师表示:她从来没想过要把这个岛给自己的女儿,她想把它送给Banier。

  但是,Banier也曾经表示:他不喜欢那个岛,那里都是蚊子,很小,很潮湿,而且还有鲨鱼。。。

  总之,不管咋样,这个岛最后还是卖给了别的富豪。

  Liliane曾经表示,她给Banier这些钱都是处于自愿,而且在给他礼物的过程中,她自己获得了巨大的满足感。

  “我给他礼物是出于我对他的感激,他在情感上,精神上都给了我很大的支持,他帮我一起克服了那么多的难关,而且如果没有他,我根本无法收集到那么多的画作,更何况,他在生意上也帮了我不少忙”。

  然而,

  这些都还不算什么。。。

  后来,Liliane竟然一度把Banier设成了自己遗嘱的唯一继承人,把自己女儿给踢了出去。。

  所以,Liliane给Banier那么多礼物,究竟是不是出于自愿,当时她做决定的时候,头脑是否清醒?

  其实,Liliane在2006年就已经被诊断出患上了中重度老年痴呆症…

  对Liliane女儿来说,Banier就是趁着自己母亲神志不清的时候,从她那里骗走了那么多的礼物。

  于是她就把Banier告上了法庭。

  

全球最富的女人走了...然而她这晚年走的如此悲凉

  这个案子从2007年12月开始,一直拖到2010年,因为当时法庭需要Liliane精神状况的鉴定报告,但是Liliane一直拒绝提交。

  2010年秋天,案子突然又有了进展…

  因为Liliane的管家偷偷装了窃听器,录了21小时Liliane的私密对话,最后这段录音由Liliane的女儿交给警方。

  

全球最富的女人走了...然而她这晚年走的如此悲凉

  管家表示,之所以窃听Liliane,是想找出她被人欺骗,被人骗钱的证据…

  然而,这段窃听的录音最后搞出了大事…

  

  因为这段录音中,有Liliane和她理财经理的对话,其中涉及到她在瑞士和塞舌尔开设海外账户,偷税漏税的事情。。

  还有Liliane和法国前预算部长Éric Woerth的对话…

  

全球最富的女人走了...然而她这晚年走的如此悲凉

  Éric Woerth担任预算部长的时候,曾经组织过一场高调的抓富人偷税漏税的活动…

  然而,这段期间,Liliane反而收到了3000万欧元的退税。

  于此同时,Éric Woerth的老婆在这段时期又是Liliane的投资顾问。。。

  最后,这段录音把前法国总统萨科齐也搅了进来… 说他曾经从Liliane那里收受非法的政治献金。

  

全球最富的女人走了...然而她这晚年走的如此悲凉

  不过,对萨科齐的指控后来因为证据不足而被撤销了。。。

  但是对Liliane来说,这段录音对她的打击非常非常大。

  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在公众的心目中是个偷税漏税又玩政治手段的无良商人。。

  更让她心痛的,大概还因为,这段录音,是自己亲生女儿交给警察的。。

  

全球最富的女人走了...然而她这晚年走的如此悲凉

  这场官司轰轰烈烈得打了好几年,终于在2010年12月份,母女俩达成和解…

  然而,她俩的矛盾还没完。。

  2011年夏天,她们又有一次争吵。。

  Liliane对女儿说,她应该应该去看心理医生…

  女儿转身又去了法院…

  2011年6月,女儿向法院提出申请,她表示根据母亲的精神状况,她不再适合管理自己的财产,要求给她设立监护人。

  

全球最富的女人走了...然而她这晚年走的如此悲凉

  2011年12月,法庭作出决定…

  因为Liliane不断恶化的精神状况,她的女儿和两个外孙将代替她控制她的所有财产。其中一个外孙成为她的私人监护人。

  Liliane当时气疯了…

  在宣判的前一天接受采访时,她就曾经表示:如果她女儿赢了,她就搬到国外去。

  “我把她抚养长大,现在她却跟我作对”,“我要掐死她,就算我入土了我也要掐死她”,

  她称女儿是个讨厌鬼。并表示在她的保护下,自己快要窒息了。

  后来,女儿胜诉之后,她的律师表示,Liliane将会上诉,她已经做好要跟女儿打一场核战争的准备。

  不过,不管怎么样,最后女儿还是获得了母亲财产的控制权。

  2017年9月21日,Liliane在家中去世。

  她的女儿发表声明称,母亲走得很平静。

  

全球最富的女人走了...然而她这晚年走的如此悲凉

  然而,Liliane在最后时刻的内心究竟如何,又有谁能知道呢?

  尽管坐拥巨额财富,但是她的晚年却如此凄凉,跟女儿对簿公堂,被管家监听,被自己人出卖…

  在生命最后几年的一次采访中,她说了这么一句:

  我女儿本可以耐心得等待我死亡,但她却尽她所能在加速这件事的发生。

  

全球最富的女人走了...然而她这晚年走的如此悲凉

  她还曾说过:“我认为友谊,生活品味,知识,健康才是最珍贵的东西”。

  

全球最富的女人走了...然而她这晚年走的如此悲凉

  不论如何,

  欧莱雅的继承人,曾经的全球女首富,Liliane 94年的人生就这么结束了。她的人生充满了金钱,也充满了不幸。

转自:倍可亲


固定链接: 全球最富的女人走了…然而她这晚年走的如此悲凉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bitman 于2017年09月23日发表在 百家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全球最富的女人走了…然而她这晚年走的如此悲凉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全球最富的女人走了…然而她这晚年走的如此悲凉: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