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百家 > 正文

潘石屹:我不是中产阶级,我没焦虑,我是无产阶级

专题:潘石屹突成热点!正式起诉郭文贵

  近日,“房租猛涨、租不起房”的话题引发热议。

  17日上午,前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炮轰资本运作使房屋租金暴涨,点名批评自如、蛋壳等租房企业,拉开了这场“大战”的帷幕。

  随后,胡景晖辞职、北京住建委约谈住房租赁企业不得哄抬租金抢占房源、自如等主要住房租赁企业承诺拿出手中共计超过12万套的全部存量房源投向市场……关于租房的话题集中爆发。

  地产界意见领袖、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专题)也站出来说话了。20日他在微博表示,房租猛涨是因为租金回报率低,房子长期供不应求,就算租金再翻两番,房东也仍然亏本。被认为是“变相替房东哭穷”。

  发微博的第二天(21日),潘石屹在SOHO中国房源租赁竞拍上又出新语录:我不是中产阶级,我是无产阶级。

  当天,记者提问道:“关于中产阶级焦虑这个问题,因为现在房租又是一个热点讨论问题,伴随着房租而产生的一些案例也开始大面积涌现了,所以有人说,现在其实是中产阶级在贩卖焦虑。您怎么看这种观点?”

  潘石屹回答道:“我不是中产阶级,所以我没有这个焦虑。我是无产阶级。”

  

潘石屹:我不是中产阶级,我没焦虑,我是无产阶级

  

“梨视频”视频截图

  他在现场还表示,房租上涨不能一味地怪中介和开发商,最关键的还是尊重经济规律,经济规律释放出来的力量,才是巨大的。

  

潘石屹:我不是中产阶级,我没焦虑,我是无产阶级

  

图源:虎嗅

  前一天(20日),潘石屹在微博上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在租金回报率这么低的情况下,有一些中介和资本就开始囤积房子,商人的本质是逐利的,昨天租金低的时候租进来,今天租金高的时候再租出去,他们就可以赚到其中的差额,他们是在利用价值规律做生意。

  针对如何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房租上涨过快问题,潘石屹认为,一是让租金回报率回到一个合理稳定的状态。一个是让分子往上涨一些,分子是租金;二是让分母往下降一些,分母是房价。另一条路就是拖下去,压力积聚到一定程度,自己爆炸。

  

潘石屹:我不是中产阶级,我没焦虑,我是无产阶级

  

潘石屹:我不是中产阶级,我没焦虑,我是无产阶级

  

@潘石屹微博截图

  近来,中产阶级这个词很火,但是,“中产阶级”作为一个舶来词,其语义概念一直比较模糊,有时被误用。

  《北京晨报》在2015年援引学者周晓红在《中国中产阶级:现实抑或幻象》中的观点指出:中产阶级是舶来的概念,英文为Middle Class,在英文语境中,与“专业人士”常混用,只是译成中文或韩文后,才有了“中等财产”意味,故该词在韩国(专题)和中国台湾(专题),常被用来讨论收入状况,因而误导了大陆读者。

  从历史看,中产阶级也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学者罗伯茨·库克等人在《破碎的中产阶级结构》一书中,展示了调查结果:英国白领群体中,27%的人认为中产阶级是社会主体;19%的人认为中产阶级是很小的社会阶层;15%的人认为并不存在中产阶级;14%人的认为构成社会阶级的主体是工人阶级。

  可见,中产阶级本来就是一个虽直观却模糊、虽生动却粗疏的概念,不同时期、不同人,人们给出的定义完全不同。

转自:倍可亲

固定链接: 潘石屹:我不是中产阶级,我没焦虑,我是无产阶级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bitman 于2018年08月22日发表在 百家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潘石屹:我不是中产阶级,我没焦虑,我是无产阶级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潘石屹:我不是中产阶级,我没焦虑,我是无产阶级: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