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百家 > 正文

民众情绪过于悲观 中国学者:在经济竞争中7大优势

>>美国打折网,购物神价直播!

  美国特朗普(专题)(Donald Trump)对中国抡起贸易大棒后,中国经济结构暴露出一系列问题,热议的中兴事件反映了“龙之芯”受制于人的弊端,中国民众似乎从“厉害了我的国”中猛然醒悟,但面对逐轮推高的关税壁垒、震荡的股市及对减速的消费,这种醒悟似乎有些用力过猛,从自我审视的极度乐观急转直下,变为极度悲观,如何才称得上是对中国经济的客观评价?中国在国际竞争体系中又具有哪些优势?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李巍在一次公开活动中发表的主旨演讲中,梳理了中国国际经济环境发展的三大阶段,并表示不应对中国经济那么悲观,要客观的认清中国在国际竞争体系中所具有的优势。

  

民众情绪过于悲观 中国学者:在经济竞争中7大优势

  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经济取得了迅猛发展(图源:VCG)

  中国成为经济奇迹四大原因

  入世以来,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经济奇迹,为什么中国在过去40年取得了如此重要的经济发展的成绩?李巍认为有四个根本性的原因导致了中国经济的奇迹。第一,中国搭上了国际市场新一轮全球化的末班车,上世纪80年代中国进行改革开放,特别是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中国获得了巨大的市场,这就是美国批评中国搭便车的原因,搭上全球化的便车后,中国实现出口繁荣,出口甚至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三架马车当中最重要的一辆。

  第二,中国拥有人口增长的红利,并不是所有加入WTO的国家都像中国一样获得了巨大的经济增长,中国是世界人口第一大国,毛泽东时代以及改革开放时期中国几波人口增长高峰对中国经济增长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是中国创造GDP的主力军。

  第三,后发国家具有的技术引进优势。先发国家进行研发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而中国这种后发国家则可以比较廉价的占有成熟技术,这也是导致中国经济快速成长的重要原因,中国对此经常讳莫如深,但迄今为止中国大多数企业也没有将太多的资金用于研发上。

  第四,中国拥有地方自主的联邦体制条件,中国的地方政治有高度的自主权,地方政治之间围绕经济所展开的竞争,是保持中国经济增长很重要的原因,美国有学派研究为什么苏联体制崩溃,而中国的改革却成功了?他们认为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中国的地方政权。

  中国国际经济环境的三个阶段

  李巍认为可以将入世以来中国国际经济的环境分为三个阶段。

  国际经济环境之阶段一:2001年-2008年是中国经济增长的黄金期,遇到的外部挑战最少,这几年中国对外贸易实现“海量增长”,2001年中国的出口额及进口额分别增长18.3%和17.6%,远超世界同期的8.9%和9.1%,也远超中国GDP的增长速率,并于2013年超越美国成为货物贸易第一大国,中国的出口额已占到了全球出口的十分之一。据世贸组织2013年发布的数据,在159个世贸组织成员中,中国四107个成员的前三大进口来源地,是42个成员的前三大出口市场,是48个最不发达国家的最大出口市场。

  国际经济环境之阶段二:2009年-2017年中国的外部经济环境出现全面挑战,但与机遇并存。挑战便是美国从2009年开始出现“3T”战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跨大西洋贸易及投资伙伴协议》(TTIP)、《服务贸易协定》(TISA),中国未被纳入到“3T”中的任何一个,也就是说从2009年美国开始意识到中国入世后,对全球贸易格局产生了重大影响,彼时美国便已经放弃WTO以期建立一个新的朋友圈,只不过奥巴马没有办成功而已。

  在阶段二国际经济环境虽然吃紧,但中国也迎来了机遇——欧洲与美国的金融危机,这一机遇使中国凸显了自己的道路、模式及方案,中方自身面临的外部压力一下子就松弛了,在一批有为的技术官员主导下中国经济外交取得了卓越的成就,首先,中国国务院前副总理吴仪与美国前财政部长保尔森(Henry Paulson)建立了中美战略对话(后更名为战略与经济对话、全面经济对话),打通了中国与美国财金精英的对话通道,从“战略经济对话”到“战略以经济对话”,稳定了整个中美经贸关系大局,然而在升级贸易战的背景下,以往比较畅通的沟通机制现在已经处于停顿状态。其次,进行了有节制的“改制”行为,G20取代G7成为全球经济治理的精英俱乐部,提升了在世界银行和国币货币基金组织的话语权(尤其在份额权与人事权方面),人民币(专题)被纳入特别提款权,使得人民币成为经营货币中的一种。其三,进行了积极有为的“建制”行为,包括金砖机制及其新开发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建立,清迈倡议的多边化,打造中国的自贸区网络(中国-东盟、中韩、中澳)。

  

民众情绪过于悲观 中国学者:在经济竞争中7大优势

  马哈蒂尔上台后边叫停了“一带一路”在马来西亚(专题)的相关工程(图源:Reuters)

  国际经济环境之阶段三:2018年至今中国的对外经济环境显著恶化,一方面来自于发达国家对中国的防范(增加关税,关闭市场),另一方面则体现在发展中国家对中方的讹诈(要求更多的援助及支持)。发达国家所主导的新一代经贸规则的建立,特别是美欧日释放出建立零关税、零壁垒和零补贴的统一市场的信号,虽然远未成型,但这样的信号会给中国的市场开放带来更大的压力,在发展中国家“一带一路”倡议频繁的遭遇风险,其中包括 ”一带一路“样板国家的马来西亚及巴基斯坦,新政府上台便会提出新的要求。

  认清中国的优势

  李巍坦言最近去了一些基层地方,也去上海接触了一些金融界内的投资人士,总体感觉整个中国社会在过去的半年弥漫着比较浓重的悲观情绪。但是李巍表示不必那么悲观,需客观的认清中国所具有的优势。

  中国拥有巨大的潜在消费市场,在中国规模巨大的中产阶级(2006年中国中产阶级的人口只有1.3亿,2016年时达到3.4亿,而且根据中国国务院发改委的预测,到2020年可能达到5亿,所以中国没有必要过于担忧外贸出现的萎缩)及高速发展的城市化和城市群的助力下,中国的零售市场总额已经超过美国,这就是说中国具备成为相对独立的市场体系的潜力,与小国不同,中国本身就是巨型的经济体,且对外依存度非常之高,所以中国这么多年来一直在说扩大内需,其实只要真正的开发中国规模巨大的中产阶级以及把我们的高数的层次化和层次群消费的功能给激发出来,中国的力量没有人能比。

  中国已初步形成了完善的产业链条和产业集群,并在某些领域形成了技术积累。上个月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的贸易逆差进一步增加,而目前跨国公司都在讨论将产业从中国移除至其他国家,由此可见美国发动贸易战不是为了减少贸易逆差,其核心是为了把产业链条纳入到美国或是转移到其他国家,如越南、印度(专题)等,但实际上无论越南还是印度都不具备像中国这样完善的产业链条,所以跨国公司想要全面的转移出中国其实面临着很大的难度。

  中国仍然拥有高级人才红利。虽然中国新生人口大幅度下降,但是纯量人口巨大,不仅如此,高级人才的红利还很大,这个主要体现在大学扩招的一代(1999年全中国每年大学新生只有160万,2012年时为600多万,现在已经达到700万左右)及大量的留学人才正在成为社会的中间力量,所以中国在高级人才红利上面是比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是强很多,在这点上印度、越南同中国相比并不具有优势。

  中国的竞争环境比较缓和。如今的竞争环境不是比谁更好,而是比谁不那么糟,即逐底竞争。中国社会之所以弥漫悲观情绪,因为觉得自身经济没有以前好,与别国相比便会发现优势,俄罗斯正在承受资源诅咒,经济主要靠石油,石油价格下降俄罗斯便处于财政破产的边缘,且俄罗斯的产业结构比较单一,只有能源及高端军工产业。欧洲(除了德国)已经陷入福利国家的陷阱,日本则面临老龄化危机及创新乏力的风险,即便是给中国极大压力的美国其国内社会分裂非常严重。

  中国有幸站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门槛上。每一次打过的崛起都伴随着产业革命或技术革命,意大利和荷兰崛起源于航海技术的革命,法国路易十四的崛起源自于陆地军事技术的革命,英国的崛起是工业革命,德国的崛起电器的革命,日本来自于半导体革命,而在新一轮的基础革命的前沿,中国在人工智能、新能源这两个领域已经处于良好阶段了

  除此之外,中国还有具有基础设施建设的巨大红利及相对稳定有效的国家治理体制。

转自:倍可亲

固定链接: 民众情绪过于悲观 中国学者:在经济竞争中7大优势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bitman 于2018年09月11日发表在 百家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民众情绪过于悲观 中国学者:在经济竞争中7大优势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民众情绪过于悲观 中国学者:在经济竞争中7大优势: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