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百家 > 正文

纽时:我们离下一次全球经济大衰退有多远?

  上一场全球经济危机虽然有着各种复杂的细节,其原因却是巨大而简单的:美国和欧洲都出现了庞大的房地产和债务泡沫,泡沫破灭时就拖垮了世界经济。

  上一次较为温和的衰退发生在2001年,原因也很简单:科技股和投资泡沫的破裂(还记得Pets.com吗?)

  但在那之前,1990–91年的经济衰退则是一个更加混乱的故事。那是一场大杂烩式的衰退——其原因多种多样,从储蓄和贷款机构的困境到办公楼的供应过剩,再到冷战末期的军费开支下降。

  对于下一次经济低迷,很有可能也是这种多个麻烦的混合,而不是单一的一件大事。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们开始看到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经济衰退是否即将来临还不确定,但我们的一些担忧已经开始成为现实。

  现在,我看到世界经济面临四个明显的威胁。(我可能漏掉了其他一些。)

  中国: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长期以来一直在预言中国将面临一场危机,但这一直没有发生。中国经济严重失衡,投资过多,消费支出太少;但政府一次又一次地通过加大建设力度,并命令银行大肆放开信贷,从而摆脱危机。

  但是算总账的日子终于到来了吗?鉴于中国过去的适应能力,实在很难把话说死。不过最近中国制造业的相关数据看上去的确很不妙。

  中国的问题将会在世界范围内产生影响。我们往往认为中国只是一个出口大国,但它也是商品的大买家,尤其是大豆和石油等大宗商品;如果中国经济停滞,美国农民和能源生产商将会非常不高兴。

  欧洲:多年来,人口老龄化和德国对预算盈余的痴迷造成了欧洲潜在的经济疲软,然而它却被欧元危机后的复苏所掩盖。但好运似乎即将结束,围绕英国脱欧和意大利缓慢危机的不确定性正在削弱信心;与中国一样,它近期的数据也很糟糕。

  和中国一样,欧洲在世界经济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因此它的困境将波及所有国家,包括美国。

  贸易战:过去几十年里,老式的保护主义已经成为过去,基于这个信念,世界各地的企业进行了大量投资。但唐纳德·特朗普(专题)不仅征收高额关税,还表现出违背现有贸易协定——即便不是条文本身,至少也在违背精神——的意愿。就算不是教条的自由贸易主义者,也会相信这必然带来令人沮丧的经济影响。

  根据报道,企业领导人目前还认为事情不会失控,特别是美国和中国将达成协议。但如果企业意识到似乎依然是在由强硬派发号施令,这种情绪可能会突然转变。

  政府关门:不仅仅是联邦政府的工作人员得不到工资。还有政府的承包商,他们的损失永远得不到补偿;如果僵局持续下去,那些领取食品券的人也将被切断供应,此外还有更多的人。对政府关门成本的传统估计几乎肯定是过低的,因为它们没有考虑到不运转的政府对生活的方方面面造成的破坏。

  据报道,与贸易战一样,商界领袖相信政府关门问题很快就会得到解决。但是,如果美国企业界最终认为,特朗普把自己封闭起来,而且这种情况可能会持续好几个月,那么投资和用工情况将会发生什么变化呢?

  所以有很多事情出了问题,所有这些都威胁到经济。情况会有多糟?

  好消息是,即便把所有这些负面因素加在一起,也远不及2008年金融危机对世界经济造成的沉重打击。坏消息是,目前还看不出来,出现问题时,政策制定者能够或将会采取什么措施。

  货币政策——即美联储及其国外对等机构的降息举措——通常是抵御衰退的第一道防线。但美联储降息的空间非常有限,因为利率已经很低了,而在利率为负的欧洲,根本没有降息的空间。

  财政政策——临时增加政府支出和对弱势工人的援助——通常是货币宽松政策的补充。但是,一个为了修建毫无意义的高墙而把联邦政府的工作人员当作人质的总统,会愿意实施一项明智的刺激计划吗?而在欧洲,任何财政行动的提议都可能遭遇德国人一贯的拒绝。

  最后,有效应对任何形式的全球衰退都需要大量的国际合作。考虑到目前是谁在掌权,这一点有多可行?

  再次声明,我并不是说全球经济衰退必然会发生。但其风险显然在上升:出现这种暴跌的条件现在已经具备,而就在几个月前,它们还没有出现。

  保罗·克鲁格曼(PaulKrugman)自2000年以来一直是时报的专栏作家。他也是纽约(专题)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的杰出教授,因在国际贸易和经济地理方面的成就获得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转自:倍可亲

固定链接: 纽时:我们离下一次全球经济大衰退有多远?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bitman 于2019年01月28日发表在 百家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纽时:我们离下一次全球经济大衰退有多远?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纽时:我们离下一次全球经济大衰退有多远?: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