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百家 > 正文

暴露了翟博士的知网 又被区块链盯上了?

暴露了翟博士的知网 又被区块链盯上了?

公众质疑知网的核心在于,如若作为公共资源存在,知网应像图书馆等机构一样免费面向大众;倘若是纯粹的商业行为,那对于高校产出的论文,知网理应付费购买,如果不进行购买就以此盈利,那这何尝不是一种版权盗用的行为呢?

舆论有时像一把刀,会伤害无辜的人,有时又像一面照妖镜,美的丑的一览无余。这不,新年伊始,学术圈的一角就被舆论搅了个翻天覆地。

翟博士的这个新年犹如过山车,前脚在春节联欢晚会上还意气风发地扮演着一位打假的演员,后脚自己就因“不知知网为何物”被打假卫士拉下神坛,轰轰烈烈的霸占了接连几日的春节档微博头条,从论文到同学到导师到学校都被挖了个底朝天。

就连作为导火索的配角“知网”也没能幸免于难,被舆论拉出来重新抽打了一番。借此机会,不妨来深究一下,“知网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知网”的垄断生意经

“知网是啥?是一个下论文死贵死贵的地方。”

看到垄断两个字,可能有人会说除了知网,还有万方、维普,但后两者更小众一些,偏向工程技术、自然科学,知网融汇百家之长,在数据总量与专业期刊数量上可拔头筹,已成为中国最大的学术电子资源集成商,收录了95%以上正式出版的中文学术资源。

但近些年来,知网在学术界扩充疆域的同时,其敛财手段也已经变得明目张胆,这从2018年的一起纠纷案中可窥一二。

此前,知网曾被苏州大学法学院一名学生告上法庭,原因是其下载论文需付费7元,而知网充值中心设置的最低充值额度是50元,事后其想退出43元的余额,但知网方面称无法退还,在多次协商未果的情况下,这名学生将中国知网告上法庭。法院方面认为,知网上关于最低充值限额的规定侵犯了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知网在败诉后对充值方式进行调整,目前可通过短信支付选择0.5元、1元或2元的小金额。

这名学生只是中国亿万学子中的一员,其中大部分都在沉默地忍受知网的剥削,如果不是有人开始奋起反抗,知网连这小小的让步都不会给。

对于学生来说,金额尚小,愤愤然也就过去了,而对于学校来说,连年上涨的服务费可能就更加头疼了。

早在2016年,中国青年报就曾报道,北京大学在官网上贴出知网即将停用的通知,称由于数据库商(知网)涨价过高,图书馆正在全力与对方进行2016年的续订谈判,上一年度合同截至2016年3月31日,期满后数据库随时可能中断北大的访问服务。

无独有偶,同年一月,武汉理工大学发布知网停用通知,其上相关数据显示,2000年以来,知网对其报价每年价格涨幅均已超过10%,2012年涨幅竟高达24.36%,从2010到2016报价共涨幅132.86%,平均下来每年涨幅将近20%。

知网贪婪之心已有恃无恐,尽管高校开始反抗,但面对垄断着众多论文期刊独家版权和独家网络信息传播权的知网,面对学校里需要使用知网查找资料的莘莘学子,也不得不做出让步。最终,这两起高校“起义”都以恢复使用知网为结局。

因为垄断,知网涨价涨的有底气,因为没有选择的余地,校方和学生不得不吃下这个哑巴亏。

而对于众多学者来说,知网上所收录的文章,一部分是其购买版权的期刊,其余大部分则直接来自原作者,知网并不会向他们支付费用,学者们想要看自己的研究论文,还要花大价钱从知网上进行购买。

无偿奉献的知识成果却成为了他人的敛财工具,谁不愤懑?但知网俨然已成为庞然大物,又将如何撼动?

巨额毛利润撑不住巨亏的母公司

资料显示,中国知网的全称叫做中国国家知识基础设施(CNKI),由清华大学、清华同方于1999年6月发起,由同方股份(600100.SH)100%持股。值得一提的是,同方股份于1997年在上交所成功上市,自此成为校企第一股。

截至2017年底,中国知网拥有机构用户2万多家,个人注册用户2000多万人,全文下载量达20亿篇次/年,网站同时在线用户超过15万人。由于其极高的市场占有率,知网一直保持着高达60%左右的毛利率,如此高昂的利润,在各个行业都属于极其少见的情况。

暴露了翟博士的知网 又被区块链盯上了?

2017年知网财务数据

从数据上来看,知网2017年主营业务收入9.7亿元,毛利率61.2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1.96亿元。而2016年营收为8.34亿元,毛利率63.48%,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1.76亿元。由此可见,知网是同方股份旗下子公司中对其贡献最高的,而其盈利能力也呈稳步上升,然而,这么高的利润却仍然撑不起同方股份的巨亏。

在1月31日披露的2018年业绩预告中,同方股份称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亏损11.5-17.2亿元(下降幅度为1753.85%-1205.77%),扣非后净利润亏损14.5-20.2亿元。上年同期净利润为1.04亿元,扣非后的净利润亏损0.34亿元。

翻开同方股份所披露的财务数据,会讶然于其公司业绩从2012年至2015年期间仍处于稳步的上升态势,却从2016年开始出现了大幅波动。而从股价来看,自2015年8月开始,同方股份便呈下跌趋势,目前仍前景堪忧。

暴露了翟博士的知网 又被区块链盯上了?

2012-2017同房股份财务数据

如此看来,尽管近些年来知网赚钱手段愈发高明,但手握这颗摇钱树的母公司同方股份仍旧改变不了江河日下之势。网友调侃,妻子太能花,丈夫挣再多钱也撑不住。

当知网“区块链化”

除了期盼知网“幡然醒悟”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减少这种垄断所造成的费用升级呢?

从上文可知,知网目前存在的最严重的问题是收费过高,尤其是对高校的服务费,呈逐年递增趋势,多年经营使得知网已经具备较强的控制相关市场的能力。

作为中国最大的数字图书馆,知网汇聚了众多学者的海量著作,但在悄然间却从一个勤勤恳恳的知识搬运工蜕化为一个拿暴利说话的垄断者,这才是让舆论喧天、众多学者嗤之以鼻的原因。

笔者在这里要老话重提的还是区块链,尽管目前区块链在经历巨大泡沫破裂之后变得非常萧条,在大众感官中也尚不是一个成熟的技术,但它却无疑为解决这一问题提供了可能。

试想一下,运用区块链能制作出这样一条链,它具有开放透明、部分去中心化的特点,创作者可以自行将愿意分享的著作进行上传,供学术创作借鉴使用。整条链由代码和机器来自行运转,只需设置一些岗位进行作品的上传审核,极大的降低了中心节点的人为力量,逐利的私念自然不攻自破。

其次,依托这种技术可以进行作品溯源以及加盖时间戳,以跟踪作品所有权的形式进行版权确权。

展开来讲,区块链技术的信息不可篡改这一特质使得链上的稳定性和可靠性将会变得极高,上链之后所有涉及版权使用和交易的环节均可记录,并且整个过程不可逆转且不可篡改,这在本质上解决了作品确权和价值评估的问题。

除此之外,运用区块链技术所制成的哈希值+时间戳的数字证书能够证明文章存在的时间点,在此后的的转发中,插入其中的加密哈希值会一直存在,证明作者的所有权。

当然,这仅仅是笔者的一个设想,区块链技术目前发展并不成熟,但这个方向或许值得一试。

结语

知网知网,应是网罗天下知识,以飨天下学子,而不是织逐利之网,行谋取私利之举。

公众质疑知网的核心在于,如若作为公共资源存在,知网应像图书馆等机构一样免费面向大众;倘若是纯粹的商业行为,那对于高校产出的论文,知网理应付费购买,如果不进行购买就以此盈利,那这何尝不是一种版权盗用的行为呢?

由“不识知网”翟博士引发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学术圈,截至目前,这一幕极致荒唐的“开年大戏”暂时告一段落,但对于知网来说,这可能是引发一场变革的开始。(作者: 白芷)

转自:比特币中文网

固定链接: 暴露了翟博士的知网 又被区块链盯上了?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bitman 于2019年02月25日发表在 百家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暴露了翟博士的知网 又被区块链盯上了?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暴露了翟博士的知网 又被区块链盯上了?: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