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百家 > 正文

从女富豪到深陷诉讼,俏江南张兰究竟经历了什么?

  

从女富豪到深陷诉讼,俏江南张兰究竟经历了什么?

  资料图

  周三(3月13日),有港媒报道称,俏江南创始人张兰因藐视法庭被香港(专题)法院判处监禁一年。

  随后,一封由段和段(北京)律师事务所陈若剑管理合伙人(电视剧)和庞文爱律师发表的律师声明开始流传。该律师声明称,媒体相关报道中存在诸多不实信息,已经对张兰女士的名誉造成严重损害,张兰女士保留针对不实报道,追究相关人员人之法律责任的权利。

  随后,凤凰网财经针对该律师声明的真实性向陈若剑律师本人求证。陈若剑律师确认了该声明的真实性,并表示张兰女士现人在北京。

  以下稿件题为《俏江南融资悲剧:一个女强人被这样扫地出门!》,文章回顾了张兰创立俏江南及后来净身出户的过程,能帮助我们加深对张兰的了解。

  下文首发于公众号首席营销官,文章发表于2016年1月。         

  导读:虽然俏江南创始人张兰性格张扬,又有号称“京城四少”之一的儿子汪小菲以及知名艺人大S这样的儿媳妇,如此“吸睛”组合,也未能挽救有餐饮界“奢侈品”之称的俏江南。

  2015年7月14日,新浪微博上一个名为“@餐饮业那些事”的ID爆料称,张兰彻底出局俏江南。

  24年辛苦创业,最终落得从企业“净身出户”的下场,这便是俏江南创始人张兰的全部故事。如果没有和资本联姻,张兰或许没有机会去尝试实践其宏大的抱负,或许至今仅仅维持着小富即安的状态,但至少还能保全她对企业的控制。

  俏江南陨落的案例,映衬着张兰作为创业者与资本打交道时对游戏规则认知的不足,同时还夹杂着高估值预期下的进退维谷。

  六千万元的原始积累

  1988年,一如数年之后热播剧《北京人在纽约(专题)》中所描述的,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的张兰,放弃了分配的“铁饭碗”,成为潮涌般奔赴大洋彼岸洋插队者的一员,去了加拿大(专题)。在多伦多,张兰靠着刷盘子、扛牛肉、打黑工,进行着自己的原始积累。她的目标是攒够2万美元,然后回国投资做生意。终于,在1991年圣诞节前夕,张兰怀揣着打工挣来的2万美元和创业梦,乘上了回国的飞机。

  此时,张兰与日后“92派”(邓小平南方视察之后辞职下海的企业家)的代表性人物,诸如泰康人寿的陈东升、万通地产的冯仑、慧聪网的郭凡生等基本处于同一起跑线上。

  1992年初,北京东四大街一间102平方米的粮店,被张兰租下并改造成了“阿兰餐厅”。伴随南方而来的春风吹遍神州,阿兰餐厅的生意随之逐渐红火。之后,张兰又相继在广安门开了一家“阿兰烤鸭大酒店”,在亚运村开了一家“百鸟园花园鱼翅海鲜大酒楼”,生意蒸蒸日上。

  2000年4月,张兰毅然转让了所经营的三家大排档式酒楼,将创业近10年攒下的6000万元投资进军中高端餐饮业。在北京国贸的高档写字楼里,张兰的第一家以川剧变脸脸谱为Logo的“俏江南”餐厅应运而生。

  兰姐不缺钱

  张兰原本并没有想过与资本有什么瓜葛。

  俏江南作为知名餐饮企业,稳定的单店业绩可提供稳定的现金流,没有更多资金需求。张兰曾在某行业论坛上与几名投资人辩论:“我有钱,干吗要基金投资啊?我不用钱,为什么要上市啊?”口气强硬。另一方面,中式餐饮企业难以标准化,从业人员整体文化水平不高,现金流充足但挣的都是辛苦钱,难入资本“法眼”。

  转折来自2008年金融危机,很多金融机构和实业纷纷倒下,而餐饮业成了抗风险能力较强的行业之一。紧接着,全聚德与小肥羊先后成功上市,给中国内地餐饮业注入一剂兴奋剂。金融危机中带来另一个影响,是房价与租金都大幅下降。张兰重新与业主谈房租,使俏江南的租金降幅达到30%左右;农业、食品加工、调味品等实业因订单锐减,纷纷想办法刺激消费,因此俏江南的采购成本也下降了15%-20%。经营成本降低后,俏江南现金流一度高达1.5亿元。再加上俏江南中标奥运竞赛场馆餐饮供应服务商,又极大提升了它的品牌知名度。

  这是俏江南最为辉煌的时候,也是张兰个人传奇的巅峰。随着俏江南飞速发展,张兰的梦想也在升级。她斥资3亿元人民币(专题),打造了豪华会所“兰”。2006年的保利秋季拍卖会上,张兰以2200万元拍下了当代著名画家刘小东的巨幅油画《三峡新移民(专题)》,创下中国当代艺术品拍卖纪录。不要以为张兰这是单纯的暴发户行为,“奢华”背后,俏江南声名鹊起。2007年,俏江南销售额已高达10亿元左右。2009年,张兰首次荣登胡润餐饮富豪榜第三名,财富估值为25亿元。

  就是在这“巅峰时刻”,张兰改变了对资本的态度。

  资本噩梦不断

  一方面,俏江南开始实施多品牌战略,资金消耗量巨大;另一方面,随着企业规模扩大,张兰的管理遭遇了瓶颈。据一位当初有意投资俏江南的VC人士回忆,张兰“完全讲不清大举扩张之下的盈利来源,其财务报表也一塌糊涂。”张兰也意识到,想再上一个台阶,俏江南必须对软硬件进行提升。然而,张兰从与资本“触电”起,就开始了与资本之间一系列不愉快的合作。

  2008年,张兰引入了国内知名投资方鼎晖投资。鼎晖以2亿的价格换取了俏江南10%股权,并与张兰签署了对赌协议,如果俏江南不能在2012年实现上市,张兰则需要花高价从鼎晖投资手中回购股份。

  2011年3月,俏江南向中国证监会递交A股上市申请,而后在证监会披露的终止审查企业名单中,俏江南赫然在列。折戟A股之后,2012年4月,俏江南谋划在香港上市。为筹集资金,当年5月,俏江南将集团旗下的兰会所出售。但此后香港上市便再无消息,前途越来越一片迷茫。

  俏江南上市受挫后,鼎晖投资要求张兰按对赌协议高价回购股份,双方发生激烈矛盾冲突。2012年前员工因离职纠纷一纸诉状将张兰诉至法院,此时,更爆出身为政协委员、多次表白自己不会更改国籍的张兰已更换为加勒比岛国国籍,又引起一阵舆论波动。

  2013年,有媒体报道俏江南将出售股权给知名私募股权投资公司CVC。2014年公布的消息显示,CVC以3亿美元收购俏江南约83%股权后,张兰继续留任俏江南公司主席。谁知时间不到一年,张兰与CVC公司之间的矛盾突然爆发,这次不止于口水战,而是更加硝烟弥漫、措施强硬的法庭诉讼和资产查封。

  被迫净身出户

  与多数案例创始人因“对赌”失败而出局不同的是,俏江南从鼎晖融资之后,由于后续发展陷入不利形势,投资协议条款被多米诺式恶性触发:上市夭折触发了股份回购条款,无钱回购导致鼎晖启动领售权条款,公司的出售成为清算事件又触发了清算优先权条款。日益陷入被动的张兰最终被迫“净身出户”。很显然,张兰的所有困境来自融资,融资的目的是为了发展,但融资所带来的对赌,则像一把枷锁让张兰陷入了疲于奔命的境地。

  创业者从最初的抗拒、谈判,到如今不得不接受,对赌协议已经在投资界大行其道,成为投资协议的必备条款。但不管对赌协议是否有效,对于创业者和投资者来说都是存在一定风险的。可事实却是,大多数的创业者都无法做到对引入投资这条可以一步登天的捷径视而不见,即使是含有对赌条款的投资协议也毫不犹豫的签下。他们对自身能力和市场前景怀着巨大的信心,过分高估投资方的资源运作能力,侥幸的以为最坏的情况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然而,市场多变化,黑天鹅事件时有发生,最坏的情况到底会不会出现,任何人都不敢保证。别等到撞了南墙想要回头的时候,却发现被自己亲手斩断了来路。退无可退,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转自:倍可亲

固定链接: 从女富豪到深陷诉讼,俏江南张兰究竟经历了什么?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bitman 于2019年03月13日发表在 百家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从女富豪到深陷诉讼,俏江南张兰究竟经历了什么?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从女富豪到深陷诉讼,俏江南张兰究竟经历了什么?: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