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百家 > 正文

周小川“退休”后首次媒体会 释放了这些信号(图)

  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于3月26日至29日在中国海南博鳌举行,此次论坛主题为“共同命运共同行动共同发展”。各方代表围绕世界、区域治理以及创新驱动等话题热烈讨论。凤凰网财经全程报道。

  卸任央行行长职位一年后,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首次接受媒体采访,回应了汇率、WTO改革、金融危机等热点话题。此前,周小川对凤凰网财经表示,退休后一直在忙博鳌的事务。

  

周小川“退休”后首次媒体会 释放了这些信号(图)

  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

  回应WTO改革:正在出方案阶段 甚至可能考虑搞自由贸易圈

  在当前世界多边贸易体制下,世界各国和经济体共同构建了以规则为基础的全球化。这一规则对全球在过去几十年的经济、贸易、投资各方面的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支撑作用,然而,在现阶段,全球化正在遭遇波折,WTO的改革早已被提上日程,新一轮的WTO的改革重点领域和方向如何?WTO改革的原则和方向是什么?

  周小川此前在WTO改革分论坛上表示,尽管WTO早已达成协议,但过了这么多年,我们必须认识到WTO效率不够高,必须要改革,我们要有诚意去改革,改革必须真诚。大多数国家还是支持多边主义,这是改革的前提条件,如果一两个经济体还是支持单边主义的做法,签署很多双边贸易协定作为贸易组成部分,改革会遇到很多困难。如果WTO改革不理想,我们必须有第二套和三套计划支持全球自由贸易体系。

  周小川表示,WTO的改革正在出方案,这个阶段有些问题容易达成,有些问题分歧还是有点大。如果准备出一个方案,需要通过什么样的过程?个别国家不参加的情况下怎么办?甚至可能面临很大风险,比如不能达到全球性共识,不只是差一两个国家的问题,是差很多个国家的问题。有可能出现另外一种局面,也算是一种方案,可能在某些区域搞一个自由贸易圈,另一个区域再搞一个自由贸易圈,这些自由贸易圈内国家和地区的愿望希望搞自由贸易。同时,让这些自由贸易圈先工作起来,逐渐在自由贸易圈里达成新的共识,这个过程可能会长一些。

  周小川提到,“后备的方案也是需要研究的,如果不研究,可能会出现最理想的预期没有实现的情况,那就必须要考虑下一步怎么办。所以从这个角度讲,大家都在谈论,是不是要研究几种方案。”

  回应人民币(专题)汇率:有信心汇率形成机制更符合国际认可

  近年来,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加大。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完善汇率形成机制目标。分析认为,一方面,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将出现明显转向。在美国经济放缓及美联储即将停止QT操作的情况下,美元指数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人民币贬值压力减缓。另一方面,今年MSCI扩容及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指数等事将加强国外资金对国内股债资产的配置,也将增强人民币需求。

  对于记者提问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问题时,周小川说道,“我现在不再做人民银行行长了,我不知道您是否应该抓住易纲行长问这个问题。”

  周小川提到,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浮动汇率很早,从2003年就明确,以政治关系为基础,参照一揽子货币保持人民币的稳定。在90年代还开展过一轮汇改,大的方向很清楚。不管是中国经济还是全球经济,特别是新兴市场的资本流动是很复杂的,有时朝这个方向走,有时候朝另一个方向。在亚洲金融风波和全球金融危机两次危机中,我们都客服了危机,道路都是平坦的,有时候会曲折,但都是朝这个方向走的。总而言之,我们有信心,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更加市场化,更加符合国际上认可的方式,未来活动范围会更大,从而更有效地满足市场的供求关系。

  周小川认为,浮动汇率对经济达到更好平衡有帮助,对于私人配置、市场分配是有帮助的,对于国际上的认同,对于中国作为全球经济的重要部分,世界第一大贸易国和重要的投资国家,以及我们未来还要在“一带一路”中更好地发挥中国在全球经济、区域经济中的作用,所以汇率经济都要求我们朝这个方向努力。

  回应金融开放:有很大空间

  3月28日李克强(专题)总理在演讲中提到,中国将持续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水平。而上次博鳌论坛上,新上任央行行长的易纲宣布了金融开放的时间表。在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已经达到了什么水平?未来达到什么程度较为合理?

  对此,周小川回应称,相比各个产业全,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程度确实还不是太高。但是金融开放是很早的,从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就有很多外资机构进入中国,在中国设立分支机构。我们在九十年代末期遇到了亚洲金融风波,亚洲金融风波原因很复杂,各个国家原因也不完全一样,当时很多人迷惑,是不是金融开放会有可能导致危机的发生,刚好在那时,我们开始谈判中国加入WTO,在2001年中国正式加入WTO,在那种背景下,金融业对金融机构准入开放程度不太高。未来,应该说是有很大空间的。金融是一个竞争性服务业,通过竞争,引入竞争,参与国际市场竞争,对于改进服务、更好服务实体经济都有好处。因此,应该说有很大的空间。

  那么,金融开放会不会产生巨大的动荡或导致国内机构生存有困难?周小川表示,不会。“外资在整个中国商业银行中占多大百分比,保险业外资占多大百分比,看看投行或者电商类、基金类等看看占比情况,总的来说不是很大。中国市场确实非常大,中国金融机构在很多层面都已经站稳脚跟了,有很多机构在海外扩大运行,扩大速度较快。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金融机构在市场准入方面扩大了。扩大的同时还要允许这些金融机构做的业务范围扩大一些,金融机构的业务范围往往是它经营范围里有专项许可的,很多外资商业银行八十年代末就进入中国市场,但是他们可以做外汇业务,不能做储蓄业务,所以外资业务只能是外国人来做,不能是中国人,像这样的单项区分也要考虑,该放开的都放开,这方面也有很大的空间。”

  “最近中国有几个方面发展比较快,比如说公司债市场。公司债市场放开以后,希望外国机构就希望能做这项业务,特别是公司债的承销。我个人认为很赞成易纲行长的观点,开放对竞争有好处,同时不会对我们市场、不会对金融机构造成实质性的损害。”

转自:倍可亲

固定链接: 周小川“退休”后首次媒体会 释放了这些信号(图)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bitman 于2019年03月29日发表在 百家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周小川“退休”后首次媒体会 释放了这些信号(图)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周小川“退休”后首次媒体会 释放了这些信号(图):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