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百家 > 正文

热评:中国着手应对“一带一路”债务问题(图)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上周现身洛杉矶(专题)米尔肯研究院全球会议(Milken Institute Global  Conference)时,她参加的会议主题为“过渡时期”(Time of Transition)。

  

热评:中国着手应对“一带一路”债务问题(图)

  但她谈到的最引人注目的话题之一与IMF或其经济预测并无关联,而是出现在她被问及中国受到争议的全球基础设施计划——“一带一路”倡议(BRI)的时候。她出人意料地表现出了一丝乐观。

  拉加德对4000名金融界人士表示,IMF“已经连续数周与中方合作……解释债务可持续性的重要性”。她特别提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专题)在近期举行的“一带一路”峰会上承诺,将创建一个新的框架,使中方为“一带一路”项目提供的数千亿美元贷款在财政和环境方面都更具可持续性。

  “他们现已宣布(这一框架)……这令人鼓舞。”她充满热情地说。一家多边机构的高级官员对此表示赞同,私下称:“中方立场最近发生了变化——他们终于开始认真地与我们讨论(一带一路)债务。”

  一些金融家可能对此不屑一顾。中国政府善于围绕全球化作出表面承诺,而且有鉴于中国政府过去10年的表现,习近平似乎只是在空谈债务的可持续性。

  在贫穷国家,中国将大量资金投向了(通常)服务于自身利益的基础设施项目,其中一些项目造成了各种环境和社会问题。但真正令人震惊的,是这场债务狂潮的混乱和不透明程度,因为这些贷款是由相互竞争的中资机构和国有企业发放。

  这一现实打破了人们对中国人按计划行事的固有印象,使外界难以追踪这些贷款的规模和条款,以及易受影响的国家面临的真实债务负担。

  鉴于过去10年新兴市场报告的债务迅速膨胀的速度,中国在其中的作用令人担忧。一家多边机构的高级官员指出:“问题不只是IMF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不知晓这些债务的规模。中国人自己也不清楚。”

  显而易见的是这些债务负担造成的痛苦:西方分析人士估计,24个国家正在竭力偿还这些债务,8个国家——蒙古、黑山共和国、巴基斯坦、老挝、马尔代夫、吉布提、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接近或已经实际违约。

  以(我曾生活过的)塔吉克斯坦为例。该国过去依赖世行、IMF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BRD)的贷款。但据报道,过去10年,来自中国的贷款占到塔吉克斯坦外债增加额的五分之四。几乎没有当地人认为塔吉克斯坦会偿还,据报道,该国已将土地和矿产划给中国抵债。但由于形势如此不明朗,IMF和世行一直不愿介入。

  无怪乎,这种债务困境招致了拉加德以及美国支持的世行新任行长戴维•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的指责。但这也是拉加德上周的言论引发关注的原因。随着债务压力攀升,中国正面临来自马来西亚等国越来越多的公开批评(和尴尬)。中国同时也在蒙受亏损:荣鼎咨询(Rhodium)上周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近年来,至少38笔“一带一路”贷款——价值约500亿美元——进行了重组;16笔进行了债务勾销,11笔延长还款期限。

  到目前为止,这一过程一直通过临时安排的双边、秘密的方式进行。然而,西方多边机构的官员对我表示,中方在对埃塞俄比亚一笔铁路贷款进行重组以及与赞比亚进行谈判时,非正式地咨询了他们。外界越来越希望,这样的做法将为测算债务规模方面的合作铺平道路。他们还在讨论共同制定环境标准,以及可能利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为样板,改善“一带一路”贷款的治理。

  认为这些做法将很快带来真正透明度的想法是天真的;这些做法也不会促使中国接下来迈出一大步,加入由负责任债权国组成的巴黎俱乐部(Paris Club)。此外,尚不清楚白宫——以及马尔帕斯——将如何回应。

  但全世界应该为这些预示改变的迹象喝彩,并大力鼓励——尤其是在中国与西方的关系在其他很多方面恶化之际。毕竟,应对债务问题的第一步是测算问题有多大。但愿这能在全球信贷周期转向之前完成。

转自:倍可亲

固定链接: 热评:中国着手应对“一带一路”债务问题(图)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bitman 于2019年05月07日发表在 百家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热评:中国着手应对“一带一路”债务问题(图)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热评:中国着手应对“一带一路”债务问题(图):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