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百家 > 正文

中国分散美元储备投资 避免在美债一棵树上吊死

     据了解情况的银行家透露,中国可能正将其投资范围从美国公债扩大至评级最高的欧洲及其他政府机构发行的债券,使其得以将资金存放在美元资产中,同时还能获得一些额外的收益。

  

中国分散美元储备投资 避免在美债一棵树上吊死

  至少有四名负责公共部门债务的投资银行高管报告,中国对与政府有关联的借款人的兴趣激增,这些借款人可以发行作为美国公债替代选择的债券。

  其中最主要的是由欧盟国家支持的欧洲投资银行、德国政府担保的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以及总部位于北京的泛亚洲开发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简称亚投行)。

  尽管只能公开债券买家的地域或类别等身份信息,但银行家们估计,最近亚洲市场的债券购买行动主要由中国主导。

  “我们看到,中国对诸如欧洲投资银行和亚投行等机构发行的美元债有一些兴趣,你可以从亚洲买家的高购买规模占比中看出一些端倪,”一位为这类机构发行欧元和美元债券的银行家表示。他要求匿名,因无权谈论客户。

  “你还看到,这些债券与美国公债的收益率差因这些买兴而收窄,”他补充说。

  中国是美国最大的海外债权人,通过其中央银行和各类国有机构持有1.12万亿美元的美国公债。

  但随着中美贸易紧张局势不断升级,许多市场人士猜测中国可能将美国公债作为谈判的武器;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3月中国政府将美国公债持有规模削减至两年来最低水平。

  其他人则只是认为,鉴于近期美国公债收益率下滑,中国和许多其他投资者一样,正在寻找替代投资选择。今年美国10年期公债收益率下降了60个基点。

  尽管有迹象显示,中国购买的以欧元计价的债券较去年增加,但鉴于欧元区各自为政的市场缺乏最高评级的“避险”债券,中国可能很难将投资过多地分散到欧洲主权债。

  相反,中国投资者可能将从美国公债中从撤出的战术头寸,投入到欧洲投资银行和KfW等机构发行的以美元计价的超国家、次主权及机构债(SSA),一位债券资本市场银行家表示。

  “(中国政府)一直在选择性地购买评级最高的德国KfW和欧洲投资银行发行的债券,”另一位与中资银行打交道的银团高管告诉路透。

  这位银行家补充称,也有来自中国的银行的需求,它们一直在购买以美元、欧元和英镑计价的SSA债券,帮助其满足监管机构对高质量流动性资产的要求。

  中国采取的任何缓慢分散外汇储备投资的举措,都可能证明会给美国带来麻烦。美国今年有超过3万亿美元的债务到期,2020年还将有1.9万亿美元的债务到期。

  **来自亚洲的订单增加**

  鉴于银行家们对透露涉及中国的交易细节持谨慎态度,很难确定在近期的SSA发行交易中,中国投资者可能购买了多少。

  但在欧洲投资银行5月8日发行的30亿美元债券中,亚洲买家购买了其中的51%,而欧洲投资者和美国买家分别购买了其中35%和14%。

  国际金融评论的数据显示,这是今年以来的最高占比,而去年亚洲投资者在欧洲投资银行美元债发行交易中的购买规模占比为30%到38%。

  这一趋势在KfW的美元债发行中也同样可以看到,在今年的指标美元债发行中,亚洲买家的平均购买规模占比约为32.2%,去年全年为25.1%,路透根据KfW的数据进行的计算显示。

  2018年1至5月,这一占比为23.6%。

  一般来说,这些次主权债与美国公债之间存在较大的利差,因其流动性远不如美国公债。但最近利差有所收窄,显示出投资者对这些与政府有关联的机构的亲睐。

  例如,欧洲投资银行发行的2024年10月到期的美元债与五年期美国公债的利差从两年前的50个基点降至目前的13个基点,尽管近期美国公债价格上涨也是导致利差收窄的因素之一。

  尽管中国和其他外汇储备管理机构可能也会越来越多地购买欧元资产,但仍有充分的理由支持其继续投资美元资产。

  “从政策角度看,如果你规避美元资产,将会面临货币风险。对中国来说,美国永远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和贸易伙伴,没有美元资产,他们的机制难以发挥作用,”Lombard  Odier investment Managers的首席投资策略师Salman Ahmed表示。

转自:倍可亲

固定链接: 中国分散美元储备投资 避免在美债一棵树上吊死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bitman 于2019年06月06日发表在 百家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中国分散美元储备投资 避免在美债一棵树上吊死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中国分散美元储备投资 避免在美债一棵树上吊死: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