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百家 > 正文

既要提振经济又不能丧失独立 美联储当何去何从?

专题:人民币最新消息汇总

  鲍威尔(Jerome Powell)正面临着担任美联储(Fed)主席以来最危险的一个阶段:既要竭尽全力帮助美国经济免于衰退,又要承受总统川普(Donald Trump)针对市场动荡和经济放缓的指责。

  川普对美联储的强硬批评让美联储内部人士感觉到,他们既要为提振美国经济而抗争,又要努力保持美联储不受政治干涉的独立地位。

  

既要提振经济又不能丧失独立 美联储当何去何从?

  在7月份下调联邦基金利率后,鲍威尔正在引导美联储进一步降息,尽管情况仍可能发生变化。美联储官员之间的争论包括利率调整的幅度,调整利率的时机,以及怎样才能把利率决定以最佳的方式传达出去,因为无论是市场还是白宫都会审视美联储的利率决策。

  鲍威尔定于周五在怀俄明州杰克逊霍尔(Jackson Hole)举行的年度央行会议上发表讲话,许多人希望这次会议将为美联储的下一步行动提供线索。

  川普表示,经济放缓是因为美联储去年将利率提得过高,而许多商界人士和美联储官员认为,是川普自己的贸易政策引发了市场不安,减缓了企业投资。

  一些分析师说,鲍威尔有时会让市场对美联储的计划感到困惑。他在去年12月份推动加息,并为进一步加息辩护,加剧了年终市场的波动。这些分析师表示,事后看来,这是一个错误。后来,美联储官员在鲍威尔的领导下于几周之内改变了政策方向。

  这在很多方面都关系重大。华尔街预测人士提高了对衰退可能性的预期,而且2020年的经济状况将影响川普能否连任。

  川普周日说:“我认为我们的经济非常非常好”。他称:“如果增长放缓,那是因为我必须挑战中国和其他一些国家。”

  上周市场下跌后,川普指责鲍威尔“搞不清楚状况”,这是川普任命鲍威尔担任美联储主席以来,针对后者发表的最新一条贬低性言论。川普曾赞扬那些央行受严格控制国家的经济系统,例如中国,这种观点令现任和前美联储官员感到担忧。

  美联储前主席耶伦(Janet Yellen)上周接受福斯商业新闻网(Fox Business Network)的WSJ at Large节目采访时称,川普在各种采访以及推文中已经明确表示,他认为美联储不应该是独立的。

  耶伦说,川普的攻击对任何一位美联储主席来说都会感到压力。她称:“我赞赏鲍威尔一直以来的做法。我想他已经试着不去理会了。”

  在美联储官员看来,央行的独立性对于市场和经济至关重要。美联储官员认为,一些重大问题,包括上世纪70年代的两位数通胀,都归咎于美联储面临的保持过低利率的政治压力。

  鉴于失业率下降且通胀率达到了美联储2%的目标,美联储去年四次加息。这些决定也得到了美联储官员的普遍赞同,他们预计今年通胀还将继续上升。然而,在2018年年底通胀意外走软且市场波动性飙升后,美联储搁置了继续加息的计划。

  芝加哥(专题)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埃文斯(Charles Evans)表示,今年,不均衡的经济发展“让我们所有人都在思考…我们是不是去年就错了?”

  埃文斯说,“或者,这是因为我们对经济增长前景的评估”受到了“企业面临的一些贸易不确定性的更大的挑战”。

  美联储官员和非官方预测人士表示,川普的贸易政策使他们的任务变得复杂。今年,鲍威尔分别在5月初和美联储7月31日降息后两次试图表达这样的观点,即美联储的行动足以保持美国经济的扩张,这是对投资者希望美联储推出更多刺激计划的回击。但这两次川普都在几天内加剧了贸易紧张局势,为美联储的经济展望平添了不确定性。

  美联储上个月将联邦基金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2%-2.25%区间,理由是全球经济增速放缓以及通胀意外疲软带来风险。就在次日、即8月1日,川普宣布计划对尚未被纳入25%关税范畴的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10%关税,标志这美中贸易争端显著升级,该消息对市场造成冲击。

  PGIM Fixed Income首席经济学家Nathan Sheets表示:“每天都很难预测川普政府在政策方面的确切行动以及下一条推文的内容。”Sheets曾在奥巴马(Obama)政府时期在美联储和美国财政部担任高级职务。

  Sheets称,经济预测总会存在一个误差范围,“但这是一个性质完全不同的任务了,美联储没有接受过应对这一问题的训练”。

  中国和德国公布的低迷经济数据上周引发股市下挫、债市上涨,3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跌至历史最低水平。这一市场反应凸显出投资者对有关贸易摩擦和全球经济增长的担忧越来越敏感。

  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的是,鲍威尔不得不促成美联储内部的共识。美联储决策团队在鲍威尔上个月推动降息时出现的分歧要比他18个月任期内的其他任何时间都更加严重。

  采访纪录和公开声明显示,在7月30日至31日会议前,美联储的12名地区联邦储备银行行长中有半数曾表示不太愿意降息,主要是因为他们认为美国经济不需要这样的刺激。与此同时,与会成员几乎没有人支持大于25个基点的降息幅度。

  波士顿(专题)联邦储备银行行长罗森格伦(Eric Rosengren)反对上个月的利率决定,他表示,鉴于贸易问题的不确定性,美联储内部出现不同的观点是正常的。

  罗森格伦在7月30日至31日会议前接受采访时称:“若我假定贸易政策不变,而其他人却假定贸易战会削弱企业和消费者信心,那么即使经济数据是一样的,我们双方也会得出完全不同的预测。”

  鲍威尔在公开讲话中提到了贸易政策,但他避免对川普的决定作出任何判断。他在7月3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不是在以任何方式批评贸易政策。那真不是我们的工作。”

  鲍威尔的许多同事本周将出席杰克逊霍尔会议,在这个会议上,预计鲍威尔和他的高级副手将开始在美联储9月17-18日会议之前取得共识。

  除非爆发危机,否则美联储官员往往会以谨慎的态度推进重大决策,这种文化正在挑战川普的耐心。

  埃文斯称:“美联储主席的工作非常艰难,不仅要看数据……还要引导决策委员会在正确的位置上形成共识。”埃文斯支持上个月的降息行动。他表示:“如果我们在这件事上齐心协力,效果会更好,只要我们不拖延太多时间。”

转自:倍可亲

固定链接: 既要提振经济又不能丧失独立 美联储当何去何从?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bitman 于2019年08月20日发表在 百家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既要提振经济又不能丧失独立 美联储当何去何从?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既要提振经济又不能丧失独立 美联储当何去何从?: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