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百家 > 正文

华尔街日报: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尚难撼动

  随着中国与美国的贸易战加剧,很多企业正急于在越南等国建立新的供应链。但他们很快就发现,没有任何地方能像中国那样可以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

  

华尔街日报: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尚难撼动

  Omnidex越南制造厂的工程师平阳省的一家合作工厂内监督生产。 

  随着美国和中国陷入一场激烈的贸易战,越南本应从中受益。但越来越明显的一点是,这个东南亚国家和其他雄心勃勃的制造业目的地要想取代中国成为世界工厂,还需要数年时间。

  相比于使中国成为智能手机、铝梯、吸尘器和餐桌生产强国的专业化供应链,越南此类供应链的发展程度远远不及。在越南也不容易找到拥有美国所要求安全认证水平和资本密集型机械的工厂。

  而且,由于全球制造商纷纷在越南设厂以避开美国关税,人口不到中国十分之一的越南已陷入劳动力短缺。

  Omnidex Group负责帮助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工业设备制造商McLanahan Corp.生产大型水泵。Omnidex Group运营主管Wing Xu称,中国有15年的领先优势,无论你想要什么,总有人在做。

  Omnidex已经将部分生产转移到越南,但鉴于模具必须完全重新打造,在矿业用泵所需的80多个零部中,越南工厂迄今只有能力加工20个部件。

  Wing Xu表示:“你不可能把业务迁到越南,然后就指望什么都能找到。”

  商界领袖表示,他们在为美中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之间旷日持久的贸易战做好应对准备。几乎没有企业计划完全从中国撤出,但那些在中国集中了大量生产业务的企业正急切寻求将业务分散到中国以外的地区。

  一些公司正把部分生产线转移到东南亚国家或其他地区,同时继续在中国生产产品以服务中国市场和非美国市场,该策略被称为“中国+1”。另一些拥有大量订单的公司则希望能说服他们的中国供应商将业务迁出中国。

  一些企业高管称,受此影响,一个新的全球制造格局正开始形成。离开中国的生产业务分散到了其他发展中国家,只有一小部分生产在自动化技术的帮助下转移到了美国。供应链的这一重新布局可能会让中国在整个供应链蛋糕中所占份额有所减少,但中国依然占据了相当大的份额。

  新产业集群的形成不会一蹴而就。越南拥有廉价劳动力,但相比中国的13亿人口,越南的1亿人口规模太小,而且其道路和港口已经拥堵不堪。印度(专题)有足够的人力,但技能水平不够,而且政府规则的限制也相对较多。

  战略咨询公司化险咨询(Control Risks)驻新加坡分析师Giang Le表示:“每个人都在问的问题是:‘我们该去哪儿?’答案并不好找。”

  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相机生产商GoPro  Inc.  (GPRO)正将其大部分供应美国市场的生产迁至墨西哥瓜达拉哈拉,同时继续保留中国业务供应其他市场。总部位于亚利桑那州、生产智能家居科技产品的Universal  Electronics Inc. (UEIC)在菲律宾有了一个新的合作伙伴,还在墨西哥的蒙特雷扩大业务。

  生产Hoover真空吸尘器的香港(专题)上市公司创科实业有限公司(Techtronic Industries Co., 0669.HK, 简称:创科实业)将在越南建造一座新工厂并扩大其密西西比业务的产能。该公司表示,其在中国的部分生产将至少保持十年。

  过去20年的中国模式之所以能取得成功,主要得益于供应商之间都离得很近,这加快了生产速度,降低了成本,并提高了效率。现在,各供应商生产业务的分散可能导致成本上升,交货时间也可能延长,并使企业需要应对多种税收和劳工制度。

  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专门研究制造业的经济学家Willy C.  Shih称,企业开始关注复杂的本地含量规则,以越南为例,这些规则规定一个产品需要有多少比例的零部件在越南生产才能被视为“越南制造”。他表示:“良性贸易环境的时代已经结束。”

  供应链重组正是越南一直在等待的机会。为应对中国不断上涨的工资,劳动力密集型的运动鞋和毛衣制造业多年前就已迁至越南。韩国巨头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已在越南投资数十亿美元。越南政府渴望进一步扩大处于价值链高端的电子和工程行业。

  越南的各个工业园区接到了大量问询。美国私募股权公司华平投资(Warburg  Pincus)支持的BW Industrial  Development去年开始建造用于出租的工厂。该公司的设施现已被预订到12月份。该公司市场营销主管Michael  Chan表示,一些租户从赴现场查看厂房到签订合同只用了短短一周时间。

  越南制造商Hanel  PT主要生产用于火灾报警器和运动传感器的电子产品,该公司表示正在谈判其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一笔交易,相当于目前所有合同价值的一半。Hanel  PT主管Tran Thu Trang表示,该公司有20年历史,客户主要是日本(专题)大公司,但已首次获得美国公司接洽。

  

华尔街日报: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尚难撼动

  Duc Kim Tinh工厂。

  总部位于胡志明市的Seditex Co.Ltd.帮助外国公司与当地工厂建立联系。去年9月关税上调后,该公司每周收到20份业务请求,而之前为每个月20份。外国公司想了解一系列产品的制造事宜,包括背包,钳子,蓝牙扬声器,船盖,拉杆箱轮*和衣架。

  Seditex创始人Frank Vossen表示,此前习惯于在中国运营的公司正努力适应越南的情况。他称,越南没有现成的解决方案,只有到现实中去检验。

  目前在越南招工已经变得困难。当地一家管道和软管出口商收到了大量属于关税打击范围的产品订单,但只能招到所需100名工人中的30名。一家为无印良品(Muji)品牌生产产品的日本家具制造商表示,由于劳动力短缺,该公司自1月份以来多次出现生产延迟。

  东京公司Generation Pass Co. Ltd.的规划经理Yotaro Kanamori说,现在公司自己租用了一家工厂,而不是依靠外包。他费力地向越南供应商解释为什么一张桌子的底面需要像桌面一样做工精良。

  制造业向越南的转移已酝酿多时。耐克公司(Nike Inc., NIKE)等较早采取行动的公司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就开始找越南工厂代工。随着中国最低工资水平提高,更多的服装、玩具和鞋子订单转移到孟加拉国、缅甸和越南等劳动力成本较低的目的地。

  日本跨国企业佳能(Canon  Inc., 7751.TO) 2012年开始在越南北部生产打印机。但是打印机、相机这类产品的供应链很庞大,很难重建。佳能的高级经理Dao  Thi Thu Huyen说,佳能在越南的供应链网络有175家供应商,但其中只有20家是越南当地公司,它们主要生产塑料零部件和包装。

  她说,几乎所有的电子元器件都来自日本、中国和台湾(专题)。

  

华尔街日报: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尚难撼动

  BW Industrial Development JSC在平阳省建造的一家工厂已被一家日本木工公司租用,该公司计划9月份将生产搬到这里。

  生产线迁往越南的步伐去年开始加快,企业管理人员在评估了越南的潜能后下定决心赌一把。

  Christopher   Devereux在本世纪初创建了一家名为ChinaSavvy的公司,一边承接西方公司对于复杂金属产品的订单,另一边与中国的工厂合作生产,生产成本是他曾经标榜的“中国价格”。但到2018年末、在美国加征关税后,他的客户开始询问:你把业务迁出中国的速度能有多快?

  Devereux在越南考察了几十家工厂,有时候一天就跑六家,他把公司更名为"Omnidex",以展现其全球形象。

  要把为宾夕法尼亚州的McLanahan   Corp.生产水泵的业务迁移产地,需要花费相当的功夫。水泵由七八十个部分构成,每个部分都必须精准铸造,以防渗漏。Devereux首先只是在胡志明市附近的工厂试生产小部件。但越南方面的经理Truong  Khac Long表示,就连做到这一点也不容易。

  鲜红色杜邦(DuPont)粉末涂料很难获得。没有那么多合格的代工厂可供选择,为国内市场生产的涂料也并不总是有质控专员。来自中国的工程师不断往返越南,越南的供应商一次次地制作样品以保证完全符合要求。

  高管们决定较大零部件的生产不能迁移。水泵将在两个国家生产,无法完全避开关税。

  到2019年春天,负责威斯康辛州电动工具公司ECM Industries产品制造的Peter Zhao已对贸易战的结束不抱希望,他上谷歌(Google)搜索东南亚的代理商,并联系了总部位于越南的中间商Seditex。

  Zhao指示他们找到一家拥有万用表生产经验的工厂,这种仪表可测量电压,目前在中国制造。Seditex的代理人员搜遍了他们的网络,但无法找出一家。最接近要求的是一家名为Viettronics的公司,该公司生产电视和其它设备。

  在Viettronics的办公室,该公司的一位研发专家拆解了Zhao发来的万用表样品。他的结论是:该公司可以找到本地供应商生产这种仪表的塑料外壳和缆线,并在其工厂组装万用表,但某些主要零部件,比如集成电路,将需要进口。

  这对Zhao来说是个问题。自从万用表的生产10年前从台湾转移到中国以来,他已经习惯了在中国购买几乎所有零件。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工厂利用其强大的供应网络优势开发了一款经过微调的型号。

  Zhao没有参与解决设计问题或寻找零部件,他只关心成品和最终价格。他主要与主要供应商打交道,而不是底层供应商,同时维持着精益运营。

  Zhao表示,为了将生产转移至越南,他将不得不从零开始开发跨境供应链,为越南无法生产的零部件在中国挑选工厂,并就质量标准、兼容性和价格进行谈判。他说,在这方面,他没有足够的人力和预算。

  

华尔街日报: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尚难撼动

  平阳省一家工厂综合设施鸟瞰图。

  不过,Zhao正在考虑建立一种合作关系,这样一来来自中国的主要零部件可以装在越南制造的塑料外壳内,然后在越南的一家工厂进行组装。Zhao担心的是,如果出了什么差错,他的中国和越南供应商会互相推卸责任。

  Zhao说:“这是有风险的。这种方法可能行不通,而且成本也许太高。”

转自:倍可亲

固定链接: 华尔街日报: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尚难撼动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bitman 于2019年08月24日发表在 百家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华尔街日报: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尚难撼动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华尔街日报: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尚难撼动: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