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百家 > 正文

陆媒财经:经济放缓 李克强国常会上释放强烈信号

专题:李克强最新动态!

  

陆媒财经:经济放缓 李克强国常会上释放强烈信号

  在业内对降准已有预期之时,9月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下称国常会)对货币政策的表述受到瞩目。据中国政府网9月4日消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专题)当天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提到,及时运用普遍降准和定向降准等政策工具,将资金更多用于普惠金融。其中的“普遍降准”是近期表态中首次提及,上一次普降还是在今年1月。

  业内人士认为,我国当前有降准的空间,9月实施普降和定向降准是大概率事件。也有人士表示,宽信用才是货币政策目标,重要的是目标而非工具。

  国常会提“普遍降准”

  9月4日召开的国常会提出,用好逆周期调节政策工具,在落实好已出台政策基础上,梳理重点领域关键问题精准施策。坚持实施稳健货币政策并适时预调微调,加快落实降低实际利率水平的措施,及时运用普遍降准和定向降准等政策工具,引导金融机构完善考核激励机制,将资金更多用于普惠金融,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

  “实施稳健货币政策”这一基调,与过去一个多月内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央行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等多场年中重要会议保持一致。8月3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的第七次会议中也指出,要加大宏观经济政策的逆周期调节力度,下大力气疏通货币政策传导。继续实施好稳健货币政策,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

  不同的是,此次国常会提到“普遍降准”。公开资料显示,今年以来,央行共实施过两轮降准,第一轮是在1月,分别于1月15日和25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属于全面降准;第二轮分在5、6、7月三次实施到位,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属于定向降准。

  同时“三档两优”的存款准备金率新框架也基本确立。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介绍,根据这一框架,6家大型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为13.5%,中型银行为11.5%,包含村镇银行和农村信用社在内的小型银行则为8%。“两优”则是指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和比例考核政策。

  降准有空间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当前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有空间也有必要进行调整。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全球经济增速放缓、贸易摩擦加剧、全球央行货币政策重启宽松、美联储近期重新开始购买国债,包括美联储9月18日进一步降息也是大概率事件。与此同时,国内投资、消费面临下行压力,从这个意义讲,要发挥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支持作用,在稳健货币政策前提下,还是需要进行普遍降准。

  降准的“必要性”在不及预期的7月金融数据公布后,就曾被不少机构提出,不过彼时定向降准的呼声较高。中信证券指出,考虑到货币乘数高位,同时广义货币(M2)增速再次下降,有必要通过定向降准政策扩大货币乘数,支持货币增速。

  从调整空间来看,天风证券研究所固收孙彬彬团队在8月下旬的一份报告中分析称,目前美日欧整体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均在3%以下,加拿大(专题)、澳大利亚甚至完全取消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我国平均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约为11%,远高于发达国家,在发展中国家中也处于比较高的水平。

  “准备金率的下降是长期趋势,如果从发展阶段(主要是资本流动)来看降准空间,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应该可以降至6%以下,达到3%至4%的水平。”该团队表示,在“三档两优”的法定准备金率框架下,中小银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甚至存在降至0的可能性。

  窗口期或就在本月

  央行的货币政策“工具箱”中并不只有降准或降息,在本次国常会之前,业内目光已聚焦在本月千亿“麻辣粉”(中期借贷便利操作,下称MLF)到期续作是否会降价、以及改革后的第二次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下称LPR)会有何变化上,这也关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据8月20日新LPR首次报价显示,1年期LPR为4.25%,较贷款基准利率低10BP,较原LPR降6BP;五年期以上LPR为4.85%。LPR参照的MLF一年期利率为3.3%。

  虽然LPR有所下行,但还不足以给实体解渴。温彬分析称,LPR新的机制中,商业银行可“加点”,影响因素主要包括商业银行资金成本、风险溢价等,想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就要降低银行加点点数。但短期内降低银行经济资本及风险溢价成本不会非常明显,最有效的就是通过降低银行存款准备金率来给银行负债成本减负。

  他认为,9月实施普降和定向降准是大概率事件。之所以要进行普遍降准,是因为尽管可以通过MLF补充市场流动性,但对银行来讲融资成本比较高,且只有个别金融机构能够获得MLF支持。而进行定向降准,是为了确保市场流动性充裕合理,对资金达到精准使用,防范资金流入到房地产。“一是可以整体三档降低0.5个百分点,二是可以针对普惠金融额外降准0.5个百分点。”温彬预计。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也对新京报记者表示,9月若美联储降息,我国大概率不会跟随,但存款准备金率的调控可能有更好的效果。“定向降准主要针对小微、三农,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采取普遍降准,能够鼓励银行放贷。”董登新称。

  也有业内人士持观望态度。江海证券分析师吉灵浩分析称,过去也曾出现过国常会表态降准后并未落地的情况,即使央行真的采取降准操作,经济的企稳甚至回暖会更快到来,对市场的影响可能是短多长空。但在目前的政策导向下,进一步从严要求银行加码宽信用才是货币政策的核心目标,重要的是目标而非工具。

  为什么不会是降息?

  7月金融数据公布后,也有业内人士认为,降息的窗口期已到。恒大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分析称,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全球降息潮、政治局会议宣告货币政策重回宽松,且汇率破“7”、核心CPI保持稳定、PPI负增长通缩,表明货币宽松的空间已经打开,时机已经到来。

  但董登新表示,即便有降息空间,但要防范可能发生的“马太效应”。他分析称,降息会刺激资金需求方的胃口,且优质客户仍然能够拿到优惠利率,而中小企业尤其小微企业还是很难拿到贷款。从对资金供给端的银行来看,降息也不一定能提振放贷积极性。

  “如果采用定向降准等创新货币工具,有结构性调控作用,效果比利率的普调有更加精准的效果。降准实际上是对贷款提供方给予更多可贷资金,放大了银行的可贷规模,在利率不变情况下会刺激银行主动放贷,从这个意义上讲,降准是从供给角度改善资金给出,所以通过改善金融机构银行放贷环境可能是更好的做法。”董登新说道。

  而在机构人士看来,比降准降息更重要的,还是资金的传导效率。蓝石资管投研总监赵博文表示,不同性质的银行享受的牌照优势不同,比如大银行在公开市场一级交易商、跨区经营对冲区域风险以及中收业务如主承销商等方面享受优势,自然应承担不同的传导责任,监管约束更为严格。“在当前杠杆周期高点,且人民币(专题)贬值压力较大情况下,以金融改革疏导政策传导效率,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可能比降准降息更为合理。”赵博文说道。

  吉灵浩也引举三鼎控股集团债券“17三鼎01”面临违约的例子称,LPR报价机制调整后,整体信用环境边际有所改善,但低资质企业再融资渠道并未得到缓解,这值得警惕。

转自:倍可亲

固定链接: 陆媒财经:经济放缓 李克强国常会上释放强烈信号 | 三个硬币

该日志由 bitman 于2019年09月06日发表在 百家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陆媒财经:经济放缓 李克强国常会上释放强烈信号 | 三个硬币
关键字:

陆媒财经:经济放缓 李克强国常会上释放强烈信号: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